正文 第1185章 仙人下界

    “小曦儿,不用这么感动,这东西舅舅已经记在脑子里了,不需要原版了”罗天感慨万分。

    万万没想到,送出此物让小姑娘如此感动。

    最后的一点不舍彻底消散。

    越曦:“”她也不想的,只是眼睛莫名就酸了,搞什么啊!

    越曦收敛了情绪,仔细拎着玉滴观察,刚才那一瞬间波动后,再看就没有那么影响她情绪了。

    所以,什么也没有看出来。

    犹豫了一下,还是神念探了上去,以为像玉简一般能收到功法信息,结果一无所获。

    越曦:??

    “你滴血试试”

    这玉滴是罗天当年穿越前后都有的,地摊货,看着跟块劣质玉差不多,他以为和自己的穿越有关。

    不过,除了垂死时血流上面获得了神魔功法外。

    就是有一次将他从必死的险局中救了。

    那次后,玉滴产生了一道细微裂痕,似乎耗尽了某种力量,除了功法还在,再无其他神异。

    罗天一直反复研究过。

    这玉滴大概还能进行最后一次功法传承。

    要不是神魔功法有着某种神异的先天道韵,没有修炼到一定地步无法传授,他自然无需将玉滴送出。

    他自己是记得功法,可惜无法完美的传授下来。

    希望小越曦能成功修炼,并且

    罗天正想着,就见越曦两只手指捏着的玉滴突然一下子碎裂了裂了

    大帝帝君罗天:“”

    没见小姑娘滴血上去,那么,这是那枚玉滴自毁了?

    “功法”说了两个字,他停下了,遗憾无比,他猜测应该是这件传承依托当年救他时就到极限了。

    他推测的还能最后传承一次,也仅仅只是猜测。

    “功法舅舅这里有,只是没有先天道韵,唉,可能”没有缘份吧,有些传承是很讲缘份的。

    他看到越曦表情有点呆,似乎吓到了。

    安慰道:

    “是这玉滴经年日久过于脆弱,舅舅再给你复印一份”神魔功法的缘份对越曦只是锦上添花。

    她的气运、天赋、背景都不是少一点机缘就可以轻视的。

    罗天看重她。

    一是彼此缘份,二是天赋心性,三是背景靠山,所以,见自己那件玉滴碎裂了只难过了一息,就为她继续寻找功法。

    越曦似乎出神了一会儿,等罗天将新的功法玉简送到她手上。

    她才醒神一般。

    越曦皱眉:“舅舅,我刚才看到了一幕场景”

    玉滴不是越曦有意捏碎的,而且,在罗天看来玉滴是碎了裂了化为玉粉洒落,但在越曦看来。

    那玉滴神念探之无果,正要依便宜舅舅所说滴血。

    玉滴却瞬间化为玉粉融入她指尖。

    那一刻,有无数信息涌入,同时,越曦仿佛目光穿透了无数空间,看到了另一处广袤博大的世界。

    也不知什么牵引,她无形中又看到

    “看到了什么?”罗天也努力回视之前玉碎的那一幕,浩瀚的神目在其中扫过,

    “咦?”

    再次细察下。

    似乎玉碎时确实有点奇异又无形的波动产生。

    “时间?空间?”

    空间还好说,修者六阶后就稍稍触及这一法则,八阶时,基本上都是本界的空间操控好手。

    每一位当界大能,没人对空间不加强研究参悟的。

    但时间这是想参悟都难。

    玉滴和‘时间’法则有关?

    罗天心中一揪,但瞬间就恢复了心境,是他的跑不了,不是他的拿手上几百年也研究不出个所以然来。

    罗天毕竟心态绝顶,不再遗憾。

    而是坦然询问越曦看到了什么。

    越曦沉吟了一会儿,将看到的内容组织了一下,

    “似乎是上界的地方,有被光晕遮掩看不清容貌的仙人让几位殿下仙人下界寻找什么”

    像是信号不-良一般,越曦看到的也很模糊,听到的更是断断续续。

    在越曦说出这句话的同时。

    苍瀚大世界,发生了她所述说的一模一样的场景,有几位真仙一身氤氲仙气,华袍高冠向几处接引通道而去。

    那是通向不同下界的通道。

    将光芒刺目的令牌向守卫的两位仙人一示意,其中一位玉面星目冰色高冠同色外袍的真仙和认识的守卫仙人寒暄了几句。

    留下话。

    “阮兄,等我下界返回,再找你品茶!”

    “寒泉兄早去早回!这真武界和其他界不同,里面可有不少有来头的,你下去了可得小心”

    看在熟人的份上,守卫仙人提醒了两句。

    寒泉仙人了然,感激一拱手,待付了仙晶通道打开,全身寒光一罩,径直而去。

    上面除阮兄外的守卫仙人见有来头的真仙离开了。

    好奇的打听起来。

    “阮前辈,我们守卫的这处下界有什么不同吗?”

    阮兄想了想这也不是什么大秘密,于是告诫了同僚几句:

    “这真武界曾经也是一处大世界,可惜后来遇劫降级,机缘巧合下成了我们这一界的下界。”

    “曾经的大世界!?”同僚仙人眸光大亮,有点蠢蠢欲动。

    “别瞎想!”阮兄轻呵了一声,凝眉慎重道:

    “有好处你以为还能轮到你?”

    阮兄认真告诫:

    “先别说真仙下界会受到下界天道强大压制,你下去也就跟凡俗修者一个档次,危险无比!”

    “其二是”阮兄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

    “那一界早就破碎不完整了,里面不光有各方传承镇守,还有无数上古危机遗留,非本界之人跟送食一般”

    下去一个死一个,当然,这是很多年前的事了。

    守卫仙人茫然:“这么危险?那之前那位”

    “寒泉兄他应该也知晓,并不敢久留,还得全力隔绝自身气息法力”

    守卫仙人认真想了想,确实挺麻烦的,这隔绝全身气息法力等于不能出手,还要被天道压制。

    又很危险,又有上面的人留守的看着。

    算了,他还是老老实实守着吧。

    不过,到可以等等看,从这一界飞升上来的到底何等模样“我来这里守了几十年了,都没见过一次飞升的,这个下界的人都不飞升的吗?”

    上界和下界间,时间差距通常都有十倍以上。

    十倍是基本数。

    论时间,守卫仙人认为自己看守的这几十年,真武界至少也几百年了吧,他忍不住又询问了起来。

    一同看守关系还算熟稔的阮仙人只能再次告诉他:

    “真武界不同,并不是只有我们这里一处飞升通道,所以,几十年没有飞升很正常,常百年能有一人就不错了。”
其他书友在看:血界风沉最强修真学生诸天布武云侠仙路重生之游戏策划师对不起,我是神仙王者荣耀之奇迹之巅学生会之归路醉入红楼灵气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