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01章 气运所钟?

    天光明亮,却隐约有风云变色,雷霆隐隐,奇异的天气不曾让人奇怪,大罗祭祀大典的气运融人部分已经完成。

    基本上到了后半段。

    按从前的步骤。

    就是由天碑地镜将剩下的人道金光吸纳,完成自身的圆满进化,剩下的无法被吸纳的自然会散于大罗天地间。

    被天碑地镜,还有大罗子民吸收的人道金光和气运功德并不是彻底消失了。

    这些相当于从以前的虚状归实。

    落到了实处。

    以前的气运功德散于天地间,属于大罗,但并不能真正起到什么作用,唯有大罗帝君和规则权限允许的大罗上层才能利用一二。

    就像是银钱堆放在那里不会变化,是死钱。

    散到人手上却流动益生一般。

    而现在。

    归于具体人身和器身内的气运功德。

    将带来一系列的增殖。

    大罗十年一次的祭祀大典就是一次气运再分配和投资行为。

    这是利用绿莲的视角旁观了整个祭祀大典变化的唐成等星际之人的结论。

    这个时间段中。

    稍有些紧张于‘星主’目前动作的唐成等人。

    因为无法再干涉什么。

    除了旁观已经不能直接看到内部情况的阴极之地诞生变故外,只能将目光投下大罗帝都的其他地方。

    特别是祭典范围。

    一是确定‘星主’重视之人的安危,二是关注大罗一方的得失和布置。

    越曦之前已经将她随后的安排告之。

    和不久前计划的一样。

    在离开本界前,星主和他们都将归属于大罗阵营,这一点不容置疑。

    所以,现在就得以阵营归属思考某些问题了。

    情报线索越多。

    越方便未来的布置与准备。

    “可惜星主拒绝将大罗纳入星海体系”星海空间中唐成眼中闪过遗憾,但也更明白星主的重情重义性格。

    计云藏眨了眨眼。

    他坐在唐成旁边,银色星云通过躯体接触不断修复某种消耗,神念体眼中还有明显的血丝白霭。

    他暂时不能使用通明神通了。

    但目前精神恢复得不错。

    他再次分出神念体与同僚联系上,除了脑子有点晕晕的,还需要一段时间休养外,没有其他异常了。

    听到唐成开口,他接下话:

    “这一界只是我们的历练场,帝君的道其实很厉害,虽然我应该不是人类,但以人道鼎盛为核心的大道,莫名让人热血沸腾!”

    唐成瞥了他一眼,冷静回复:

    “这是因为困难度太高,目标太大达成的可能性极小,如果是很简单就能达成的目标,你就不会有这种感觉了。”

    计云藏滞了滞,认真一想。

    好象是这样啊。

    当初他想到在跟随着‘星主’征战诸天时,一样心血澎湃到了极点,像有一股电般的麻舒感从脊柱直冲头顶。

    颤栗无比。

    原来是目标订的够远够大够困难造成的?

    计云藏陷入了沉思。

    随口忽悠了一下计云藏,评估了一下他目前的智力水平后,唐成借用绿莲的视野看向天空,又看向远处。

    等待着。

    某种变故的到来

    ‘星主之所以穿梭万界,就是为了治疗神魂上的问题?’从计云藏处了解到一些信息的唐成出神的想着。

    ‘星力和阴极之力,都是契合于魂力的力量体系’

    ‘希望计云藏的神通看到的未来,对星主的恢复有用这个世界既然存在让星主恢复的力量,自然要当成主要世界经营,不过’

    “这个世界的危险度大概也是最大的”

    唐成看向了大巫和一团五彩光球交锋的区域。

    大罗帝都内到底都是金光形成的护罩,几乎将所有聚集了人群的人方保护了起来,只留下一些宽敞的空地。

    而城郊空地中。

    一个个在祭典光罩外的巨人们,正不时拍打着什么。

    似乎在玩耍。

    一颗蕴含无尽威能的光球在众巨人手上被打过来,踢过去,像是一场球赛,光球上五彩光泽似乎有点暗淡。

    那一片区域像是空气中都充满了一种凝重感。

    空间几乎凝固。

    五行宗几人坚持着不恢复人形肉身。

    以五色光团模样被砸来砸去。

    好一阵了。

    根本无法找到空隙逃脱,砸他们的巨人几乎将空间固化了一遍又一遍,五人满心凄惨生无可恋。

    对上方传来的仙人言辞都提不起精神附和了。

    栽赃大罗?

    首先您得先将大罗最强者压下吧!

    让我们附和?

    那您也得分出一点力量让我们从这里出去啊!

    什么获罪于天就算是胡扯,光您一个人,不,一个仙人单独表演,没有捧眼的,这力度也不够啊。

    几位道君内心一阵吐槽。

    苦中作乐。

    特别是。

    感应到某种一直追寻的幽府轮回气息,想到在地下空间被影王抢走的那件至宝,沮丧无比。

    原以为大罗方没这快利用上那物,他们还有机会。

    结果居然到了这个地步了。

    他们果然输了。

    大罗似乎依旧受到气运所钟。

    就像当年大罗帝君几百年就飙升到九阶至强一般,让轻视大罗的无数宗门彻底失去了所控制中的王朝。

    任何针对都莫名失效弱化。

    任何布置对方都机缘巧合的躲开,并成功反击咦?

    气运!?

    失败和毒打让人脑中一清,联想到‘气运’两字,五行宗道君们突然反应了过来,互相神念一交流:

    “我们是不是”

    “被上天算计了!”

    “五行之力可以固化世界本源,若世界有变,我们这种大补丸消散天地大概是天地所需了”

    “该死!气运被压制到这般了,居然”

    虽然之前的想法行为都出自本心,但那种被负面化诱导的感觉,几位道君认真回忆还是若有所觉。

    一时心情凝重。

    “难道真要陨落于此?”

    五行宗几位道君几乎绝望,又心升一股暴戾,嘭嘭嘭!

    刚刚心神一动,持续不断的暴击让人从震荡和疼痛中清醒过来,“不好,心境受到侵染,心魔蕴生了!”

    “或许我们早就心魔蕴生了”

    五行宗几位道君一时情绪波动产生负面想法,一时受到暴打又清醒反省,不断循环,再顾不得什么仙人不仙人。

    他们只为自己的道途和小命担忧。

    怎么办!?

    ()
其他书友在看:血界风沉最强修真学生诸天布武云侠仙路重生之游戏策划师对不起,我是神仙王者荣耀之奇迹之巅学生会之归路醉入红楼灵气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