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56章 切瓜般轻松的战斗

    伏云山脉的一隅。

    山谷上方。

    狂笑声戛然而止。

    巨大刺目的剑芒刚刚被无量天河所包裹,卡在天河虚影中,就见天上到处都是的天河之水虚影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

    唰唰唰!

    包括他们施展的那能量形成的巨剑也在以惊人的速度缩小。

    仿佛仿佛被什么吸食了一般。

    先前那种天地之力被吸走的感觉又来了,甚至那股对一切能量的吸收强度还更提升了一截。

    悬浮半空的人感到脚下有些不稳。

    一个个有些摇摇晃晃。

    凝于法宝上的灵力也在快速消失,包括凝于脚下、全身用于飞行的能量,这种先前消失速度并不算快的能量。

    “怎么可能!?”

    消失后又突然反复,还强化了的恐怖吸力让异修众人面色大变。

    怀疑是大罗众人的手段。

    长天剑派几人快速后退,想如先前一般,看看能否脱离受影响范围。

    “这是真无量天河阵,怎么可能?”

    无量宗的几人也一脸的不敢置信,毕竟无量天河阵带给他们全宗上下一种极其强大的自信。

    高阶阵法都自带防御空间。

    一般情况而言。

    就算有这种异常灵气消失的状态,在阵法形成后,就会被阵法排斥和防御住。

    要不是激活阵法需要的能量比较高,还需要无量宗内掌阵一脉的血脉才能施展,越阶施展损失又太过巨大。

    无量宗那人也不可能最后才施展。

    他是抱着回去躺上十年也要灭掉大罗几人的想法!

    当然,他想象中,山谷内据传有高阶以上的天材地宝现世,毕竟异常环境必有异宝是一种常识。

    如果抢到了异宝,说不定能抵消这次的消耗。

    “灭灭灭!!”无量宗异修满脸狰狞,再次喷出一口精血,加持和激活阵法,想先将下方的人灭掉!

    可惜!

    正在快速缩小的天河虚影让阵法威能快速下降。

    这是能量在消失。

    哗哗!哗哗!

    仿佛天河水在不断流淌的声音再次在众人耳边响起。

    随之而来的还有破空声。

    无量天河阵凝聚的能量在飞快消失,任谁都看得出来,那先前仿佛覆天般的庞大到现在缩成小溪般大小。

    恐怖的法则威压淡化了。

    “咦,这能量挺充沛的,还有点特殊?”清糯的女童声在不远处响起,抵抗着无量天河阵残余威能的杨辰白几人惊喜抬头。

    “娴姐!”

    “队长!”

    “阿娴!”

    “席队,小越曦也来啦!”

    看到席娴抱着半人高的巨型莲花携同越曦小姑娘奔跃前来,几人更是目光发亮,一下子想到了什么。

    仔细一看,那莲花不正是能量汇聚的中心吗?

    “快走!!”

    异修自然也看到了不远处到来的人和物,念头一转之下,猜到此地异宝被人抢夺了去,内心不甘,却只能离去。

    事后再想办法夺回。

    席娴眉头一拧,这些人如果跑了,事情就麻烦了!

    “不要放跑他们!!”

    席娴喝道。

    杨辰白几人却露出苦笑,他们自然不想放过敌人,但现在几人状态在那不分敌我吸能的莲花压力下。

    都无法能量外放。

    那无量天河阵虽然威力缩小,但还一直存在着,并牢牢的锁住了他们。

    nb

    s 这让他们怎么追?

    “队长,我们”

    康圆正要解释,就见队长席娴身旁的小姑娘突然腾空而起,并不受目前灵吸压力的影响,一闪之下就消失眼前。

    噗!!

    噗噗!

    噗噗噗!

    天空上天河如一条小溪一般蔓延极远,小姑娘突然在那小溪一般的天河上闪烁着出现,并手上寒冰之剑挥动。

    将奇异的不动弹的异修们斩杀!

    仿佛切瓜一般轻松。

    一直战斗得格外艰难的康圆、刘晏、杨辰白、何齐等几人看得目瞪口呆,一时之间,连努力挣扎想脱离阵法都忘了。

    僵立当场。

    什么情况!?

    这些人是五阶异修金丹吧?

    就算灵力不能外放,也不至于这么弱?

    一个个仿佛将脑袋伸出任人宰割的牲畜,在小姑娘以奇异的遁术靠近时,都一动不动任人斩首。

    几个眨眼。

    差不多数息时间。

    天空上本来位置并不靠近的九位异修,就这么简简单单的死在了一个七八岁小姑娘手上。

    看得莫名又胆寒。

    只有何彪和齐海两人,先前受过一次震撼,这回虽然一样惊讶,但还能接受眼前的一幕。

    只是舔了舔干燥的嘴唇。

    对视了一眼。

    天才嘛,总是与众不同的。

    “队长”

    康圆喃喃了喊了一声队长,一时也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

    一直沉默寡言的冷漠少年宫佑却最先反应过来,他看了看天空的小女孩,又回头看向站在不远处地上的席娴。

    “队长!可以先放我们出来吗?”

    声音如平时一般平静,但平静中也充沛着席娴能察觉的震惊颤音。

    席娴满脸无奈。

    为什么这些人都认为她能控制这古怪的莲花呢?

    她只是位搬运工罢了。

    处于莲花吸灵的最中心位置,席娴也和其他人一般,无法施展任何身体力量以外的外放能量。

    而且,这莲花吸灵时,比先前更重了。

    她就算想奔跑,也得提起全身真元加持力量,开启真体何况,她又不懂阵法,让她如何将众人放出?

    “小曦!”

    席娴保持着平静温和的表情大喊了一声。

    康圆几人呆了呆,并不笨的脑子一下子仿佛明白了点什么,同时抬头张望,只见小姑娘不知道在那天河虚影上摸索着什么。

    听到席娴喊她,脆声声应了一下。

    然后看向目光有些呆滞的几人,小手一挥,仿佛一道银色星光从她手上射出,随后,大概几息后。

    身上被锁定的束缚感消失了。

    随后,半空中的天河虚影开始融入那仿佛泛着蓝光的阵法。

    滋滋!

    但那仿佛流动中的天河虚影一直在缩小,以推动姿态压着天河小溪流融入下方的越曦眉头明显皱起。

    只见她朝下方冷喝道:

    “停下!!”

    康圆几人有些茫然,叫谁停下啊?

    他们刚刚从阵中脱身,正要向席娴走去,闻言同时顿住,齐刷刷的抬头看向半空中的小姑娘。

    席娴冲他们道:

    “不是叫你们!”

    声音中充满无奈,正想等事实变化后,再解释给他们听,却发现,手上那莲花突然更重了。

    但吸力。

    不光没有停下,反而更强了!
其他书友在看:血界风沉最强修真学生诸天布武云侠仙路重生之游戏策划师对不起,我是神仙王者荣耀之奇迹之巅学生会之归路醉入红楼灵气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