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13章 ‘危险’云州(36之10)

    越曦的坚定拒绝,让大青鸟好奇的看向她。

    商青本来对当陌生人坐骑是不愿意的,特别是这位陌生人实力还不如他,看气息也就勉强元婴?

    做为灵兽,他很看重实力强弱。

    为强者当坐骑。

    无所谓。

    但弱者或同阶,他就不那么愿意了,就算有好处也一样不乐意,这是关系到他青鸟一族最美雄鸟面子的问题!

    “姜”

    计云蔚还要再劝,并瞪了青鸟一眼,比划了一下威胁的动作。

    青鸟低头,焉焉的准备从了。

    越曦却懒得再与之拉扯,化为一道极暗淡的星光。

    嗖!

    消失在青翠群山之间。

    计云蔚抓了抓头皮,顾不得青鸟的兴奋拍翼转旋飞动,意识瞬间连线自家兄弟,追问起来。

    为什么好不容易寻到的合适姑娘不理会他?

    还怀疑他?

    大量灵气充沛的洞窟内。

    全身环绕着无尽灵气和金光,闭目盘坐的计云藏再次受到打扰,他面色狰狞了一下,深呼吸了好几下,才将那口恶气压下。

    不爽的回答:

    “谁家正经女郎会对一位刚认识的陌生人无比信任的?”

    “除非缺心眼!”

    “你说洪山寨那边的女郎会?”

    呼!!计云藏再次眼中冒火,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箭射到地上,留下又一枚指细深洞,深不可测。

    他大声咆哮:

    “你想去洪山寨当上门夫郎就收拾包裹自个儿哥去!你说九公主当年一看你就喜欢?呵呵!”

    他俊脸涨红,怒道:

    “你特么不想想你当年豆丁大的模样,谁会对一只奶娃娃幼崽产生太多怀疑或其他,你一百多年没照过镜子吗?”

    “再打扰我修炼,出来我弄死你!!”

    又被自家兄弟隔断了联系的计云蔚不怎么在意的掏了掏耳朵,反正也习惯了,自家兄弟偶尔暴躁是常有的事。

    他自然会体谅对方。

    只是还是忍不住暗自嘀咕几句:“还弄死我,真想弄死我你自杀得了,像公主娘娘说的,太傲娇了”

    “明知道晋不了级还非要修炼好玩吗?”

    “是想将公务推到我身上吧”

    想到公务,就想到了又病倒的云州州牧,仰天叹息:“一个个都这么执着干嘛,好好的安稳的当他的州牧不好吗?”

    “又要换人了”

    “还好云州人少,各城自治,用得着州牧的地方少,不然三年两载的总要换州牧,影响多大啊!”

    青鸟冲着他啾啾了几声。

    计云蔚表情几乎皱到了一块儿,他伸手扯了扯青鸟的羽巅,冲扭头看他示意他上鸟背的青鸟商青认真道:

    “不想说人话你好歹神念传音啊!”

    “回头你再叼一支生机灵药给那州牧送去,好歹让他坚持过两年再退,再这样下去云州都没有州牧敢来了”

    啾啾!

    青鸟随意叫了几声就不理会他,用鸟喙理了理自己的青色华羽,在山巅巨树上暂作休息,姿态舒闲之极。

    “你不听话,以后就别想从我这儿得到好果子吃!”

    巨大的青鸟羽翼一抖,抬头看他。

    双方对视了一会儿。

    唰!

    几丈高的巨大青鸟突然化为一只小巧的只有巴掌大小鸟,拖曳着长长的青色尾羽,跳到计云蔚肩膀上,轻悦的鸣叫着,仿佛在唱歌。

    n

    bs  啾啾啾!

    计云蔚狐狸眼眯起,笑了起来,伸出手,刹那之间手上多了一颗拳头大小的灵果,色泽金黄灵气如云雾般环绕。

    “云藏说的果然没错,用这句话威胁你最有用了!”

    随后他又掏出一只青色玉芝。

    一样灵气氤氲。

    在青鸟愉快的吞了灵果后,朝青鸟一抛,示意他衔住,挥手道:

    “快去快回!”

    青鸟刚刚展翅,突然又停了下来,旋飞回来,灵动双眼看向计云蔚,双方又对视了一会儿。

    还好计云蔚翻译鸟语和读表情都是绝顶。

    他沉思了一下,问:“你是问,那州牧如果不在州牧府,要到哪里去寻?他姓甚名谁?修为如何?”

    计云蔚沉默了一会儿。

    “你等等,我问问云藏”州牧换的次数多了,他就懒得记对方姓什么了,反正有需要直接称官位好了。

    可惜,他兄弟刚刚将他拉黑了。

    计云蔚只能叹息的往云州境内赶返一截,毕竟在境外,他也无法查询只记录在天网内的信息。

    云州州牧府。

    异常寂静,空荡荡的仿佛无人。

    书房内。

    苍老无比满脸皱纹的,正咳血、染血胡须的州牧一边咳嗽,一边奋笔疾书,最后将信息印上自己的官印。

    上传天网!

    咳咳咳!

    “本官愧对陛下!无法抓到奸徒的逆法证据和把柄,无法还云州一个公正,无法咳咳咳愿以死报咳咳”

    突然,窗外青光一闪,飞来一只小青鸟,将一只青色玉芝扔到他脸上。

    啪!

    旋而飞离,毫不停留。

    “这是?咳咳异鸟为本官赤血丹心所动,衔救命灵药助我,真是天助我大罗,万幸万幸!!”

    老州牧服下玉芝,整个人以肉眼可见速度,皮肤展开,灰发转黑。

    看上去一下子年青了几十岁。

    从老年化为中年。

    中年州牧看了看自己恢复了几分两年前模样的躯体,狂喜,又一次奋笔疾书,将遭遇记录上传。

    不时手舞脚蹈,愉快之极。

    大罗帝都。

    收录各州紧急情报的监察殿一处内殿。

    有人正埋头整理。

    “咦?又是云州的紧急情报?”新来不久的监察殿官员忙起身,准备将情报向几处重要地点发送。

    并复制一份准备亲身送去上官处汇报。

    多重汇报是为了防止中间有所疏漏。

    怀疑事态紧急的他在立刻行动。

    这时,刚刚离开了一会儿的老官员返回了,见他一脸慎重,问了一句,得到云州的回复后,笑了。

    “别急!云州的事不用这么处理!”

    新官员怒道:“大人难道要我玩忽职守不成!”

    老官员咳嗽了几下,无奈的伸手,“拿来吧,我刚才才交了一份,再跑一趟吧,长官应该也习惯了”

    新官员怀疑的目光扫过他。

    “一块儿去!”他坚持。

    半响后,两位情报接收处的新老官员同样看到上官面色扭曲的古怪的面容,老官员一脸了然。

    新官员眉头紧皱。

    事情太过危机了吗?

    听说云州是危险边境,是有大城沦陷还是遇天级灾难?或是拳拳报国之心在熊熊燃烧,新官员面色更加肃然凝重。
其他书友在看:血界风沉最强修真学生诸天布武云侠仙路重生之游戏策划师对不起,我是神仙王者荣耀之奇迹之巅学生会之归路醉入红楼灵气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