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32章 洞府遗迹(36之29)

    赤阴洞窟深处。

    血砂子的洞府内。

    察觉到了上方传来震动的三人,一个个想到了什么,血砂子闭目感应,随后吐血气息虚弱了几分看向两人。

    “是齐老怪!”

    血砂子面色不光是青白了,在通道中的晶石莹光照映下,还带着几分泛黑的感觉。

    “他在攻击赤地,赤阴洞上方已经被他挖开了近千多米,目前还在继续,似乎铁了心的要”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

    面色难看到了极点,看向面前的怜红玉和漠魔君。

    “他是为了那里?对!他肯定是为了那处地下洞府遗迹,他从前都没有这样过,你们”他有点咬牙切齿。

    半点没有顾虑自己实力看起来三人中最低。

    “你们谁泄漏了什么?!”

    天象似乎只存在于地面之上,地下一点反应都没有,所以,面前三人都没有朝这方面想,只以为齐老怪知道了什么。

    他们的神念感应只隐蔽的向上一扫,发现了齐老怪的神念后匆忙断尾斩念。

    免得被对方撵上。

    而齐海齐老怪也只以为是周围那些各方势力的六阶们的探查,本待给冒犯他的人一个惩罚。

    既然退缩太快,就算了。

    只是更加抓紧时间了。

    努力向下!

    轰轰!

    漠魔君眼中快速闪过暗光。

    销骨阴后怜红玉皱了皱鼻子,看了眼依旧关闭的石室,当下问:“魔君大人,该如何早做决定,还有,本后可没有人传递信息!”

    语速都提了一截。

    “这位应该不知道洞府的事吧?”

    漠魔君也侧头看了眼石室,没有胡乱推卸责任,平静又快捷的道:“她应该是为另一件事而来,赤阴角或赤血玄芝”

    “但以防万一,我们马上行动!”

    说完,目光示意了一下两人。

    洞府的事,漠魔君也是最近百来年才得知。

    如果当年黑冰妖王前辈就知晓这件事,必然早一步就下去取了那洞府内宝贝,那里能否防得住七阶的至尊妖王还很难说

    近期的话。

    他相信自己对信息的保密程度。

    当然,现在不是追查这个的时侯,他瞥了眼前两位六阶几眼,不再多话的转头带头离去,遁光极速。

    那处地方确实不好开启。

    但这么多年的试探下来,他还是稍有几分把握,当然,前提是带上身后那两位一块儿去,至于那位黑冰前辈的人

    他还是有几分担心,对方有什么特殊的手段已经下去了。

    毕竟!

    不得不防!

    多疑一点不是什么坏事。

    不过,多做些准备也好遁光即将消失在血砂子洞府的漠魔君突然黑色遁光顿了顿,一道黑色流光如灵性之蛇一般飞出。

    穿过通道。

    正要像先前一样冲入石室门户,流光半空顿了顿,转了个弯,粘到了门户一旁的原禁制处。

    一点小技巧。

    是留言也是一种远距离感应禁制。

    此刻的血砂子和怜红玉也早已经同样化为一道遁光,跟在漠魔君身后,向赤阴洞的某些向下缝隙潜去。

    为了自保。

    也为了那种古代洞府内的宝贝!

    nb

    s至于还留在洞府内的,不确定还在不在石室内的年青女修不过萍水相逢,又无深交,谁在意呢?

    赤阴洞环境确实有些特殊。

    不说只能寻找天然缝隙向深处潜去的漠魔君三人。

    就是身为七阶化神期强者的齐海齐老怪,也一样在洞穿破坏山壁时受到了极大的古怪阻碍。

    越往下越是如此。

    以至于下潜的速度越来越慢,五千米深度左右时,更是一息间难破一米,让他焦急无比。

    “这赤阴洞果然诡异!”

    齐海暂停了下潜穿洞的动作,尽量将神念向周围扫视寻找。

    下来后,就算落入了一些天然巨大的洞窟空间,他也没有再看到什么天象了,这让他怀疑产生天象的宝物是不是在上层?

    他冲得过深,错过了?

    赤阴洞窟内,通道复杂交错。

    那些赤色山壁能一定程度上影响到神念的探查,当然,在这里待的时间越长,似乎这种影响越弱。

    呼呼

    刺骨的阴风从一些缝隙中刮来。

    齐海雪须微动,化为一道白色光带,嗖的一下顺着阴风吹来的方向遁去,有风的地方自然有通道。

    他不打算开辟出一道谁都能下来的笔直通道了。

    反正他已经进来了。

    这里又是赤阴洞,不是赤阳洞!

    他反复在脑子里如此重复,收敛心神,压制住自己暴躁的脾气,冷静的判断如果洞内有宝。

    应该在哪里位置最有可能?

    通常至宝所在位置,都是能量最为浓郁的区域!

    地热!阴风!

    这里已经是一处阴阳之力共存的特殊环境,按赤血玄芝这种灵药的生长上来看,两种能量相交的位置节点也有可能

    活了一千多年的强者,也不是傻的。

    恢复冷静后,行动力极强。

    嗖!

    他随手一道法诀探查了一下,就继续洞窟内节点位置遁去。

    齐海所在位置更下面几千米左右。

    血砂子离开前,还是冲自己的洞府打了数无道隐蔽,隐藏的法诀,尽量让其和山石融为一体,让外来者无法找到门户。

    有用的鬼仆他一向随身携带。

    重要的宝贝也是如此。

    最后拐道向灵药田时,他咬了咬牙,不舍的将其中两千年以上的赤血玄芝全部采集收取了。

    再低一些年份的,对他就毫无用处了。

    被采集的也很难再次栽下,继续提升药效,只是血砂子警惕这里被那齐海潜入,或洞府内那位能破开禁制进入他的药田。

    “只剩下些两千年以下的,对元婴和化神都没用,说不定还能”

    说不定回来还有剩下。

    血砂子身上能完美封锁药性的玉盒数量也是有限的,再加上是自己的东西,贵重和对他有用的取走了。

    剩下的算是普通。

    最后将药田的禁制再次打开,他化为一道赤光消失。

    他离开后。

    药田禁制上方,一只拳头大小的青色小鸟凭空出现,向着药田的方向似乎啾啾了两声,然后俯冲而去。

    眼前就要撞上禁制,突然消失当场。

    几息后,小青鸟叼着如血玉般的赤血玄芝飞出,绕着洞府飞了一圈,然后腾空消失。
其他书友在看:血界风沉最强修真学生诸天布武云侠仙路重生之游戏策划师对不起,我是神仙王者荣耀之奇迹之巅学生会之归路醉入红楼灵气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