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45章 竹篮打水一场空(万更求订阅)

    有什么比你千辛万苦排除一切困难的来到了古修洞府外。

    正要收获惊人财富时。

    突然!

    你面前的洞府飞了!

    那心情的难以形容

    不光洞府飞了,你艰难的避开的恐怖阴河,未来可能弄点阴性材料来蹭点阴气,提升一下品阶或者坑一下对手。

    总之用处不少的绝佳恐怖环境。

    也飞了!

    他当时目光应该是呆滞的难有其他反应。

    他明明是心狠手辣翻脸无情的魔君,他能微笑着将同伴捆了扔阴河里,他能平和的将手指插同伴胸口里,他能

    但这事后的发展不对啊!

    竹篮打水一场空!

    不光如此!

    人家只是道君级的威压外露出一点,你只是擦着碰着了一下,就神魂裂了裂了漠魔君心情此刻没有心情!

    和血砂子这位难兄难弟一般,只剩下茫然!

    大脑一片空白!

    为什么呢?

    最近怎么诸事不利了呢?

    漠魔君绞尽脑汁的思考,他一直以为自己是执棋的棋手,天下风云尽在他手指间,对未来布局深远,只要再给他一点点时间

    他就能乘风而起!

    逍遥九天!

    收敛心情,苦笑了一下,漠魔君总结道:

    ‘不到七阶不能下场,希望本体能得到这些经验,还有大罗气数正盛,得暂避风头’

    他已有不好的直感。

    再加上神魂重创无法施展术法和手段,神魂上还有恐怖的金红色炎阳之火在燎烧,他只能斩断与本体的联系。

    不让伤势传递到本体身上。

    这才是八阶之威!

    深入神魂!

    如跗骨之蛆!

    嗖!

    嗒嗒嗒!

    一道高大的人影从山林外步入,脚步声如踩踏在人心间,让人心惊肉跳,神魂难安。

    没有迟疑。

    也没有受幻阵隐息阵的影响误导,脚步平稳。

    明明无声无息,却给人一种高山巨仞的锋芒感,一身黑袍在身,却显得神圣肃穆的男子渐渐走近。

    漠魔君目光平静的看着对方。

    微笑道:“兄台贵姓?”

    “可否让黑某知晓,死于何人之手?”

    近乎两米的高大男子面色无波,他渐渐靠近,身上绽放五色光芒,并有一道水蓝色法则光辉化为一片水域将山林覆盖。

    轰轰!!

    嘭嘭嘭!

    十几息后,手上托着一方金蓝色神印的黑袍男子从山林中走出,天上细雨绵绵而下,男子身上无一丝水光。

    却仿佛笼罩在了无尽珍珠水涟之中,消失水雾之间。

    一些察觉动静的修者赶来。

    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越曦坐在一片熟悉又陌生的炎阳鼎内空间中。

    悬浮在金色火焰的上方,并没像从前一样,居于那五行灵树形成的小秘境空间,而是无视火焰的半空盘坐。

    她小手一招。

    又一滴金色天魂精精华被下方的火焰炼化提纯了出来,她将之服用。

    随后。

    她又闭目开始施展一种复杂无比的禁制法诀,手指翩飞,如虚影一般,更复杂困难的三万多的手印法诀花了她近一个时辰。

    将蕴藏她魂力的法诀融入炎阳鼎中枢后。

    与炎阳鼎间的契合度又提升了一点。

    炎阳鼎自身的中枢禁制也层次提升了

    一点点。

    这是第三套,她艰难学会的,相当于七阶时的炎阳禁制,对掌控这道器一级的炎阳鼎有一定效果,却并不多。

    可惜!

    师尊并没有传授她八阶道器的禁制法诀。

    也来不及!

    那才是真正完美掌控和提升炎阳鼎道器的法诀,这毕竟不是她自身炼制的法宝,想要掌控和使用,都受到一些限制。

    目前的她,在不考虑魂力法力消耗上的问题。

    已经能轻松施展道器七阶的威能!

    八阶威能,她不敢保证算是时灵时不灵,不光消耗巨大,因为她没有法力补充炎阳鼎的消耗。

    所以,炎阳鼎在八阶道器中,都是略弱的存在。

    越曦只能努力多给补充加持七阶禁制于炎阳鼎中枢,算是给垒实一下基础,以求量变到质变。

    让道器在师尊醒来前,不会退化回七阶!

    毕竟她先前施展过两回了。

    又没有八阶法力补充。

    只靠道器自身吸收能量恢复,那时间可能有点长。

    至于先前吸收的那方赤色宫殿,奇异的融合到了炎阳鼎的鼎壁上去了,形成了一方宫殿型的浮雕凸起。

    两者似乎在融合或是吸收?

    暂时看不出有什么好处。

    如果她有法力输入加持炎阳鼎的行为,应该能知道目前的情况,了解融合的程度。

    但她没有。

    她真实法力才三阶四阶都不是

    于是!

    她只能隐隐感知到。

    炎阳鼎正在吸收那赤色宫殿中的什么。

    越曦猜测应该能给炎阳鼎补全能量或法则,但她也不是走炎阳之道的修者,目前神魂等阶也才五阶。

    脱离了与道器的融合后。

    她也只是位神魂强度比普通同阶强的五阶单指神魂的话。

    越曦反复的施展法诀,消耗魂力,尽自己的全力帮助炎阳鼎恢复被她消耗的金色光芒,稳定刚刚晋级后的道器。

    类似于增添符文网的复杂程度。

    地基结构!

    这种复杂程度相当于法宝道器的根基至少符阵越复杂的法宝通常越强大,只是很少有材料经得起反复加持。

    她自然早就醒来了。

    人道金光带来的被动恢复力,让她比预计的沉睡一段时间,醒得早无数倍。

    但她不想出去。

    留真身在外盘坐着小身子闭目于无比浓郁的人道金光中,她甚至不想和外面的狴犴交流什么,只安静的待在炎阳鼎内。

    施展禁制法诀!

    恢复魂力!

    反复如此!

    又一次将魂力消耗一空,越曦探手一取,手上一空,重新复制出来用于恢复魂力的天魂精已经消耗殆尽。

    她准备再次复制。

    但失败了。

    越曦这才发现,她的源力也已经消耗一空。

    越曦表情有点木然,暂时对源力的消耗一空没有太多难过,因为她自身内心已经被哀伤环绕。

    炎阳鼎内这具躯体目前拥有越曦全部魂力。

    在外面时越曦对情绪的掌控力还好。

    但在身处熟悉的炎阳空间时。

    师尊的存在感莫名高涨,越曦只要一想到师尊就此消失,或是不知需要沉睡多久才能醒来化为器灵。

    就一阵阵悲伤产生。

    加固炎阳鼎禁制就是为了稳定等阶和加快师尊的醒来。

    可惜!

    魂力消耗一空无数次了。

    师尊还没有醒来。

    她很难过!
其他书友在看:血界风沉最强修真学生诸天布武云侠仙路重生之游戏策划师对不起,我是神仙王者荣耀之奇迹之巅学生会之归路醉入红楼灵气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