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76章 你们不是已经死了吗

    双方同样认为对方颠倒是非黑白,越曦神念中‘扫’到这一幕后,到放弃了出面的打算。

    看情况。

    这里的乱子让宋如她们来处理最好。

    毕竟她并不是特别理解这里的秩序和规则看过记忆,并不代表她就一下子成为这个世界生活了十八年的人了。

    何况。

    给她记忆的原主,也不过只有刚刚二十出头的记忆内容,后面几年还并不太过清晰

    营地外又争辩起来。

    宋如以一敌十,几乎舌战群‘雄’其实也就那么几个人,其他人大部分都很是茫然,有人抬头看天

    “哈哈!你说我们家团长在城内杀了人!那尸体呢?”

    宋如是见过越曦手一挥,地上某些兽尸就彻底消失无迹的一点情况虽然越曦以为她瞒过了宋如。

    还为了不露出炼化的能力,让被宋如发现的兽尸让她记下位置。

    并带返回营地。

    所以!

    宋如脑子一转,就算没有看到事情的前因后果,也快速敏锐的应对着。

    总之!

    不心虚!

    理直气壮!

    至于被人看到了什么这个世界各种伪装布置,总有些弄得像真的一样!

    以她这些年因为感应天赋被请去探查的种种事件来看。

    并不算稀奇事!

    只要预先有所准备,弄出些欺瞒住‘观察者’和星网记录的事件来,难度是有,但只要有钱买到黑市的那些道具

    就能做到!

    宋如想到这里,笑容更嘲讽了几分。

    并强力阻止面前军队的入内搜索之类,不管如何,她要先看到合法正式的搜索文件,还有搜索无果后的补偿条件等等。

    “合理合法!我的要求并不违法吧?”

    “难道长官要我这位联邦的一等公民去做违法的事情?给你们的违法行为提供支持?”

    “你们军人也是人!难道就要为了一些人的私欲就”

    “本人还是信任联邦政府的,所以”

    “”

    “”

    宋如几乎一个人嗨遍了全场。

    如果‘主上’实力不足,她也不会如此理壮。

    但现在!

    有这般强大的主上在身后。

    轻易退缩才是给主上丢脸,让他丢失威望的事情!

    眼前还有这么多非官方的白银级呢!

    这几天基地城内的传闻她也有所听到几分,她第一时间就确定了这是自家主上所为。

    灭兽为重点!

    救人为顺手!

    想到这里,她又嘲讽的笑了,这次是冲那些没有开口的,退了数步距离表示中立姿态的白银强者们。

    这些人中,有几位眼中清晰可见的愧疚存在。

    被征召中,他们无权自行退离。

    宋如目前由于精神力天赋天启,以前的感应天赋在其支持下,又大大的提升了一截,本来在晋级白银三级时就提升了。

    算是双重提升!

    “我家团长是什么品性,难道某些人会不清楚?居然和军队的人一块来围攻我们营地”

    她故意装做并不清楚这些人的来由。

    在某几位品性不错的狩猎团长连连摇头并解释时,又扯了好一通目的自然是给予自家主上‘处理’掉麻烦的时间。

    为此。

    已经返回主楼阳台,默默盘坐着的

    越曦。

    只有一个感觉:‘这位属下挺能说的,一个人就和外面全部的人进行了一场群体争吵或辩论?’

    似乎还吵赢了?

    厉害!

    如果是她的话,她只会平直的应对,最多拐一下弯?唔,有点麻烦,有这个时间,直接打趴下多好?

    越曦既有点新奇,又有点心累。

    早点解决了她好继续下一步计划!

    如今。

    有了星光锁链这一优势后,她在收集资源和打听消息两方面,都有了绝对的优势,几年时间内完成目标。

    指日可待!

    她闭上眼,感应着意识中隐隐联系着的几百道或浅或深的意念,将命令从意念中直接传达。

    ‘就是不知道,这种星光锁链在大罗世界好不好使用’

    大罗世界有着种种神功秘法。

    控制人的秘术自然不少,但解除和探查这种控制的秘术更多,不管哪个大势力都有不少这方面的。

    特别是后者!

    而此刻在星辰狩猎团营地外。

    事情的发展已经到了宋如‘勉为其难’的,‘好心’看在其他白银强者大半夜不休息前来辛苦的份上,答应了某些‘搜证’。

    收到命令后。

    宋如面上装出不满,却想死的心都有了:

    “”

    没有人死掉!

    那她在这里拖时间是为了什么?

    难怪感应到里面一些视线中,充满了一种古怪的感觉,她还以为是那些新入伙的对她表示钦佩。

    但也坚持外面的进入者,不能超过某些限制。

    不能将里面发现的一些狩猎团的机密透露出去,不能轻易损坏里面的物品,损坏要数倍赔偿等等。

    然后

    喜闻乐见的事情发生了。

    “黄团长,你们你们不是已经死了吗?”震惊的某些‘知情者’一脸的懵逼,脱口而出。

    后者从思索中回神,冲来人翻了个白眼。

    怒道:“你特么才死了!老子活得好好的!你死了老子都不会死!要不要赌斗一把试试?你敢么?”

    知情者:“”

    性格没有变,还是如此暴躁

    “魏兄,你怎么在这里啊?”

    这位忍住了问你怎么‘没死’这两个敏感的字,仔细打量眼前的人,与自己熟悉的魏河进行对比。

    记忆中。

    天河狩猎团的支团长魏河,是位记仇又阴险的小人,睚眦必报,但对外表现一向柔和的仿佛没有脾气似的。

    喜欢和人称兄道弟。

    魏河脸光滑如女子一般,笑容阴秀。

    他摸了摸自己依旧滑嫩的下巴,笑容柔和的道:“原来是孙兄啊,我是来参加星辰狩猎团的猎兽大组团选拔啊,你们也要来吗?”

    “猎兽大组团?”

    在一一确定了‘死亡’人员全部都活着后。

    众人的震惊脸已经僵化。

    前来探查的几方人员最后的一点疑惑就是,情报中‘死亡’的人员们,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特别是,为什么这处营地会封闭?

    这不是显得更可疑吗?

    当然。

    这一点疑惑当下就得到了解释。

    在得到‘观察者’无异常,是活人,修为水平与记录中基本上一致的确认后,有人问出了这个关键问题。
其他书友在看:血界风沉最强修真学生诸天布武云侠仙路重生之游戏策划师对不起,我是神仙王者荣耀之奇迹之巅学生会之归路醉入红楼灵气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