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46章 炼器大师的来历(5/5)

    随手又坑爹一次,越曦一无所知的按刚才的经验再炼制了一次雷衣铠甲,刚好将劫云内的天雷消耗完。

    至于她自身的炼体,有身上雷衣禁制的不断渗出。

    没有受到影响。

    而晋级五阶时的关键她早就计算好了,意识星海全力收凝,磨到现在已然化为一颗无比凝缩又银色耀眼的星辰。

    嗡

    引天地雷霆之力入额间。

    辟空间!

    筑紫府!

    灵台生!

    道种下!

    轰隆!

    响彻天地的雷霆之声其实不是来自外界,而是自越曦额间紫气氤氲的神秘空间传出,与天地间某道旋律交融。

    本来弥漫了越曦整个躯体的雷光开始收敛。

    劫云消散。

    天空中盘坐的小小身影手托着一小团雷光,周身星光弥漫闪耀,看不清具体容貌,但却在乌云消失后独坐天穹。

    紫光、星光、雷光互相映照其身。

    等到紫光收敛、雷光消散。

    天地骤然间一片黑暗,黑暗中,星辰忽现,仿佛一道星河悬挂半空,让人深感浩瀚永恒无尽。

    心神沉浸。

    难以自拔。

    当黑暗中星辰隐匿。

    下方出神的众人才恢复心神。

    各自骇然!

    但已然黄昏的天空上,已经空无一人,只有计氏兄弟中一人的声音传入他们耳中,

    “散去吧!”

    结束了?

    众人神不守舍,但回过神却又情绪波动不已。

    安排众真武堂弟子回归住所后。

    几位领队再次聚会,一个个感叹不已,“七位法宝,一口气放出七件极品法宝,看上去都潜力非凡,好大的手笔!”

    “是渡劫吗?”有人疑惑,不知道回头汇报如何写。

    有人摇头。

    “不可能一边渡劫还一边炼器,应该是沙道君一系有特殊秘法或阵法能引天雷降下,利用来炼器”

    提到新晋道君沙经天,没人再有疑惑了。

    “那炼器的大师是?”

    问题的关键在这里,毕竟道君级的强者谁敢求到面前去请人家炼宝,但眼前这位大方的炼器大师就不同了。

    不说其一看就是位爱护后辈,喜欢提携小辈的存在。

    就是这次光明正大的动作。

    也代表了种种含意。

    “扬名和加强大罗的关系?”目前看来是这样,在众多真武堂真传中选择了机缘赐予者,第一位是意外。

    但这个意外有位剑侯师尊。

    三位堂首兴致勃勃的讨论着,准备回头如何去拜访一二,正好趁他们现在没有其他任务,与大师拉好关系。

    最后一位没有开口的堂首来自云州。

    是云州真武堂秦堂首。

    他一直沉默不语,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随着几位熟悉的战友,现在的同僚唤他老秦,并追问他是否知晓这位炼器大师的事情后。

    他终于开口了。

    “你们确定是炼器大师?”他声音缓慢,带着明显的疑惑,手抚长须,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能借天雷炼器”有人笑言道。

    却半截断了,缓了缓,补充道“就算天雷炼器不是炼器大师所独有,之前还有位道君弟子也炼过,但是”

    说到这里,在场其他几人都同时沉默了。

    好一会儿,才有人开口

    “先前那位传说中高阶炼器师的小姑娘,是不是也晋级渡劫了?然后借渡劫的天雷炼器了?”

    “这里是曦城”秦堂首缓声道。

    几人都是阅历惊人之辈,看着同伴的表情,结合他们所知道的更为真实的情报,一时表情难以言喻。

    震惊都难以形容他们此刻的心态。

    又是一阵沉寂。

    只听有人小声反驳“应该不至于吧,这么妖孽可能吗?那劫雷不会弱于七阶了吧”

    秦堂首面无表情的回答“上次小越曦城主渡劫,最后一雷就有七阶了!”

    几人

    “记载上记载上不是说六阶天雷吗?”有人弱弱道。

    秦堂首再次无波回答

    “你看的是普通内部版吧,回头以功勋和权限可以兑换核心机密版,你们应该有这个权限”

    七阶天雷?

    众人一时无语,感慨都不知道从何感慨了。

    赞年轻有为?

    人家目前修为可能不光不弱于他们,还综合全方位的在他们之上了,亏他们之前还向秦堂首争取。

    想让那越曦小姑娘去他们所在真武堂留学一下。

    承诺无数。

    结果老秦却无动于衷。

    他们还以为是人家道君师尊看得紧,不允许呢,结果居然是人家根本就不需要再上学了?

    现在,还有可能是他们都想结交请见的炼器大师?

    这个变化,也太吓人了点吧!

    “她真的只有八岁?”

    这个问题一出,几人表情都复杂了起来,秦堂首眸光也深邃不已,只回答“各种法宝道器观测是八岁!”

    这个回答很正规。

    但几人还是不由得联想起来。

    有人手一招,将一间房间进行再次封锁,让交谈的安全度大增,但秦堂首却开始皱眉,不愉的看向他。

    后者讪讪的笑了一下。

    摇了摇手。

    “别误会!我只是想说,就算那是位老朋友,以记载中的事迹来看,也不是那种无法接受其存在的”

    秦堂首继续瞪他。

    这位看上去比满头白发的秦堂首年轻不少,看着只有三十多岁,但真实年龄不比他低的旧友老头不在意他的目光。

    看向其他几人。

    “你们印象中有这种可以引天雷炼器的大师吗?”

    年轻老头想了想又补充“不一定只是炼器大师,是那种最近些年不再有具体传闻传出的炼器大师或宗师”

    “你想干嘛?”有人警惕的问。

    年轻老头笑了。

    “了解一下具体情况,然后找到她过去的仇人,或过去的亲人主动施恩结交你们难道不懂吗?”

    他之所以比其他几人年轻,自然是他更擅长专营。

    只要没有坏心。

    他并不认为这样不好。

    “当世的仇人亲人也可以啊,比如,那位运气极好的小少年,啧,这位还是青岚的弟子,回头再找青岚聊聊”

    他的说法让其他几人默认了。

    就是秦堂首,在确定他们没有多余想法后,也只能听之任之。

    不过,他还是有些坚持。

    “虽然我确定那是小越曦城主,但她的情况不一定是你们所想的,而且,她还有位道君师尊,你们忘了?”

    “这反而让人联想到一点,你们说,会不会是天器一脉从前的”

    几人一翻推理,得出了几个结论。

    并定下了明日白天送拜帖再次求见,总之,趁着离得近,多拉拉关系没有坏处。
其他书友在看:血界风沉最强修真学生诸天布武云侠仙路重生之游戏策划师对不起,我是神仙王者荣耀之奇迹之巅学生会之归路醉入红楼灵气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