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73章 妖文和妖族血脉

    血缘测试术的结果明明白白。

    越曦和云从风都一时无言。

    所以,她们应该认真思考那位半妖到底如何将一枚‘已经’诞生的‘蛋’,偷渡进了秘境。

    还是重新理解一下雄性下蛋的新常识?

    隐约间。

    似乎有什么无形之物在破碎。

    云从风双目无神,不知道在放空大脑想着什么,表情极其古怪,然后他将白骨收起,专注的打量那枚蛋。

    “你家的,给你!”

    越曦直接将蛋递了过去。

    她不喜欢养需要额外喂食的生物,这有种自己的食物被侵占的不爽感。

    云从风没有接,他苦笑道

    “羿青庭前辈毕竟还是天道宗叛逆,他的血脉我带回去也不方便,而且,他本身天赋和神通都极强,觉醒的妖族传承也很是强大”

    也就是说,蛋如果孵化了,有极大机率收获出色妖宠一只。

    那又如何?

    越曦脸上毫无心动神色,直接将蛋向云从风一抛,像是抛一块无生命的石头一般。

    后者忙双手接住。

    小心翼翼。

    越曦不在意的说

    “现在中域各宗不是对妖族血脉没有那么敏感了,不是吗?”在大罗威胁越发强大时,曾经的敌人都快成盟友了。

    这点常识越曦还是知道的。

    云从风神色微滞,小心打量越曦表情。

    越曦又道“那墙壁上妖文不是记载了吗?他当年算是被陷害了吧,看你的样子你们宗门也知道一些真相情况”

    云从风摇头

    “杀师一事早被确认是受陷害,但羿青庭还是杀死了不少本宗之人,又偷走了本宗至宝还”

    事情最初是不是受到陷害其实到了最后已经不再重要。

    因为追捕中。

    羿青庭为了求生还是反击了。

    记载中,这位曾经的宗门天骄对本宗造成了极大的损伤,间接或直接导致了数位化神长老的陨落。

    已经不是解释清楚前因就可以释怀的。

    他虽然有些同情对方。

    但如果这位半妖前辈还活着,他也一样不会放过对方,只是死后,才会为之唏嘘叹息,以礼相待。

    毕竟对方生不逢时!

    如果是现在

    半妖血脉真的不算什么,天道宗如今专门有几主峰次峰收拥有妖族血族的弟子,开发血脉神通秘术

    “再检查一下这里,我怀疑这里的平静与天道宝盒,或这些妖文有关!”

    越曦没有理会云从风的反应。

    也不去管那枚蛋。

    一枚生机弱得像要随时断绝的蛋罢了。

    确定来历和确定不再有危险性就行了。

    她又回头去记忆那些妖文,里面虽然蕴含了一些信息,但妖文本身就如同符文一般,拥有奇异的力量。

    应该说。

    妖文就是符文的一种变体。

    既能蕴含能量,又能蕴含信息,是文字和符文的融合体。

    越曦认为这些妖文对自己很重要,特别是那位叫羿青庭的半妖,留在妖文中的一些关于虚空界的内容!

    越曦极为重视!

    只是妖文有些模糊,似乎被什么腐蚀了,中间有些许缺失,断断续续的,她读取其中信息有些困难。

    前面自我介绍生平时,反而清晰一些。

    越到后面越模糊。

    越曦连猜带蒙的将妖文转化为人类的语言重新整理了一下“虚空界妖皇传承上古遗留妖文”

    里面关于虚空界的内容,似乎有点眼熟。

    越曦边认真读取边思考着。

    突然,她扭头问一直蹲在不远处研究那枚蛋,纠结满脸的用一堆灵石将蛋围住,还喃喃自语中的云从风

    “那位半妖叛宗是多少年前的事情?”

    云从风随口回答“六百多年前吧,那位羿前辈当年名头比我现在还响亮,是出了名的绝顶天骄”

    越曦皱眉,这样时间就对不上了。

    黑冰妖王记忆中。

    那次妖皇界虚空界的开启,似乎是在四百多年前相差近两百年时间!

    难道说的不是同一个地界?

    “那他进入通明秘境的时间呢?”越曦又问。

    通明秘境年龄上限是两百岁,对方还确定最后死在了这里,基本上黑冰妖王的虚空界之行时。

    这位已经死了!

    “第一次通明秘境开启时,似乎是五百四十年以前!”按一个甲子开启一次算,本次是第十次开启。

    这个时间很好反推。

    咦?

    越曦没有对第一次秘境开启就进入有什么反应,只是注意到叛宗时间为六百多年前,进入秘境为五百多年前

    而进入秘境必须两百岁以下。

    “他叛宗时多少岁了?”

    “没有我现在大不满百岁吧!”

    这也是云从风为之叹息感慨无比的原因,那位天赋潜力绝顶,和他现在在宗门内的地位差不多。

    莫名有种同理心。

    两人在很多方面都相似

    也隐隐被一些人用来对比,好坏都有,这也是他一直以来坚定的拒绝宗门给他配道侣的原因之一!

    “哦。”

    越曦平淡的应了一声,然后继续看妖文。

    “越曦道友学过妖文?”

    云从风沮丧的从毫无变化的蛋上移开了视线,将之用玉盒盛了,装潢了极品灵石在其中。

    放置地上。

    他又看了几眼墙壁上的妖文,几息后就移开了视线,总要有一个人保持警惕和清醒,确定是妖文后。

    他更不敢轻易查看了。

    “没不记得了”

    越曦也不知道自己学没学过,初见时还挺陌生的,多看一会儿就有点眼熟,并能隐约知道意思了。

    似乎还知道读法?

    “这不是和玉简一样吗?”她有点不确定。

    研究记忆妖文能量激活方面的读法要更困难一些,所以,目前她只是专注于其中蕴含的信息。

    读法只是顺便。

    “你是用的感应法?”

    云从风眼中似乎晶亮,带着某种期待。

    越曦认真回忆了一下,没有从看过的知识典籍中找到相关的内容,她眉头微皱,回头看了云从风一眼。

    面无表情的回答他

    “我不知道什么感应法,反正就是用眼睛看,慢慢的,就能看懂了,你解释一下。”

    反正预定了的属下。

    越曦也不介意在对方面前再暴露点什么。

    假话没有必要。

    云从风先注意了一下没有动静的黑雾旋涡,然后冲越曦传音道

    “如果没有学习过妖文的话,听说只有拥有妖族血脉的人,才能直接通过感应读取妖文的内容和音节!”
其他书友在看:血界风沉最强修真学生诸天布武云侠仙路重生之游戏策划师对不起,我是神仙王者荣耀之奇迹之巅学生会之归路醉入红楼灵气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