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35章 消失的寿命?

    越曦若有所思。

    师尊就不说了。

    计氏兄弟是云州之主。

    目前却因为一些目的算是成为了她的属下?

    而从他们那里了解了一些和狴犴有关的信息后,她之后打算帮助狴犴脱离桎梏的行为,似乎算是挖了一面墙?

    所以,留一个身份到时候也方便周转。

    念头一闪已决。

    到时候再看。

    越曦之后和越晋两人交流这一年多来的事情,然后关注到其他人身上,有点惊讶的看向贺勤贺义父。

    他怎么

    贺勤看着两小也笑得亲切。

    看到越曦惊疑的目光,他略有几分自得和自嘲的道:“为父也五阶了,是不是有点惊奇?好歹为父天赋和机缘都不错”

    越晋确定自己最弱,但他没太大感觉。

    比妹妹弱不是很正常吗?

    比贺叔弱。

    不更正常吗?

    人家都快四十岁的人。

    以他所知,四十岁就晋级的五阶确实可以称之为天赋异禀,只是妹妹拉高了天赋异禀的水平线而已。

    越曦却摇头:

    “不是指修为,而是”越曦目光中金银之光交叉闪过,贺勤心中一颤,强笑道:“好了,是指为父的脸吗?”

    “天生长这样,我也没办法”

    越曦打断他的话,小脸沉了下来,小小的模样气势却并不显弱,她声音冰冷的道:

    “脸的事一会儿再谈!义父!你的寿命怎么回事!?”

    “谁夺走了你大半的寿命!!”

    贺勤看着面色红润,眼中精光闪烁,气势气息半点没有异常,但是,越曦如今正是天河分身。

    道器筑就的完美根基。

    感应极强!

    当然,就算是她其他分身出现,靠近了也一样有所感应,她目光不动一直看着贺勤,显出固执的一面。

    “夺去寿命!?”越晋大惊。

    就算和贺勤相处时间不长。

    但他也从娘亲那里获得了与贺勤有关的信息,这人对他来说,如亲舅舅亲叔叔般的亲人存在。

    是他父亲的生死兄弟和至友。

    是他外祖差一点收为嗣子的,和娘亲一块儿长大的外家舅舅!

    除了他娘亲、妹妹、前段时间去寻发现被其师长带离去其他州历练的姐姐外,贺叔就是他的男性亲人中。

    师尊、亲爹以外的最重要一人了!

    寿命何等重要!

    这一年多的真武堂学习生涯中,越晋也了解了足够的修炼常识。

    听到妹妹所说,他半点没有怀疑,弹起身,几乎想扑到贺勤怀里查看,但被贺叔一把拎住。

    贺勤满脸又喜又忧。

    将手上挣扎的小子放到一旁,拍了拍他肩膀,正面对着目光纹丝不动的小姑娘,莫名又心虚了一刹那。

    快速道:“不是谁夺去的,与我的修炼功法有关!”

    他看了一眼还在一旁侍立的唐成,稍稍犹豫了一下,后者向越曦一行礼,瞬间淡化消失,仿佛从来不曾存在。

    贺勤瞳孔微缩,他苦笑了一下。

    看到两小还一直盯着他,只得仔细解释了一遍:“武修的寿命在晋级中获得的提升其实比道修异修少”

    这谁都知道。

    两小一动不动都大睁着眼等他说。

    “正常五阶武修的寿命是350500之间,这和功法有关,一般五阶武修能拥有四百左右寿命”

    “但你比最低线低太多”越曦声音幽幽。

    在越晋不解的表情中,说出了她的判断:“恐怕,只剩下一个零头!这也差距太大了吧”

    零头?

    越晋突然思考了一下,50还是100?他双目一下子大睁,整个人又要弹起,但被一双大手压下。

    “贺叔!!”

    “别急!听我说!”

    贺勤这才确定小姑娘不是虚诈于他,而是真的看出点什么来了。

    他也不再次两小当成小孩。

    因为手下小少年带来的压力,大概有着正常四阶后期或极限的水平,当然,在真武堂,也就四阶中后期战力。

    但这足够让人心境沸腾了。

    一个八岁,目前五阶,有道君师尊,天赋和靠山都不用人担心。

    另一个今年十二岁,四阶中期,修炼一年多一点,有武侯师尊,天赋和靠山虽然都比前者弱上一档。

    但也当世少有!

    青岚剑侯是位传闻中,有道君潜力的强者,深受大罗高层重视!

    “这是我快速晋级的代价!”

    他先简洁的道,然后细说原由,“我目前寿命是正常未修炼人类的极限寿命,大概差不多也就是120岁左右!”

    排除了他已然活过的近四十年。

    其实还有八十年左右。

    这八十年也并不是很准确,大概缩水一点,五十到六十年左右,当然,这些小细节就用不着说了。

    他看向越晋问:

    “小晋,你觉得贺叔强吗?”

    越晋目光茫然一空,啥?

    然后又听到贺叔重复询问,他侧头瞟了一眼妹妹,坚定的摇头:“不强!!”

    贺勤:

    怎么不按套路来呢?

    这让他如何组织语言说下去?

    他都只问这只有四阶的小家伙了,明明他比这小子强这么多,他还说他不强?贺勤一时心情复杂。

    他移开目光,装做没听到,接着道:

    “为叔五阶了,在五阶中也自信是少有的强者,这次大演武在五阶真传中靠自己的实力抢夺了一个名额!”

    他声音中充满了自信。

    越晋在一旁小声道:“我也有名额”

    越曦也平板的开口:“我也有名额”

    贺勤:

    他将喉咙处那口老血咽下,按自己的节奏讲了下去:“但为叔这般的实力,还是不敢去做一件事!”

    越晋认真道:“不敢就不去!”

    越曦附和:“等变强了再去!”

    贺勤差一点被越晋的回答又逼出一口血,他对回答正确的小姑娘温和的点了点头,无视越晋。

    然后又神色沉寂的道:

    “可有些事,不得不去做!”

    他刚刚想说,你们的修炼目标是什么之类的激励话语,但看了越晋一眼,还是转换了思路。

    不再想用言语打动人心。

    就怕对方反过来扎他的心。

    直接道:“小晋,你想见你爹吗?想让他早日回来吗?想一家团圆吗?想”后面其实还有很多为国为民的激励词语。

    他想了想,略过了。

    越晋整个人都呆住了,他爹?

    贺叔的寿命问题怎么转到了他爹身上?

    混乱的脑子突然敏锐的抓住了贺勤言语中的一些重点,变强、他爹、早日回来?

    他爹还能回来!?
其他书友在看:血界风沉最强修真学生诸天布武云侠仙路重生之游戏策划师对不起,我是神仙王者荣耀之奇迹之巅学生会之归路醉入红楼灵气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