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38章 贺勤的谨慎(2/5)

    轰隆!!

    当城主府上空再次乌云密集,滚滚黑暗从四面八方云聚,气氛压抑到了极点,天威的逼近让天地仿佛末日。

    越曦半点不觉奇怪。

    分身晋级都有雷劫,她身为主体晋级有天雷不是很正常吗?

    静静的坐在石桌旁。

    黑发随着天风乌云的狂肆流动而随意扬起,在小女孩如白玉般晶莹的无波小脸上,任意抚摸。

    她抬头看天。

    等待着。

    蕴养着星辰光点般的魂力,在意识中如龙卷风般将一切能量收敛,凝一,等待那如同开天辟地般的时机!

    唐成悬立在城主府外。

    锋芒刺骨的目光将一些震惊中靠近的人压迫得退后,当计云藏兄弟也到来时,加上白琪,四人四方守护。

    制止了一切可能的靠近者。

    无法靠近的人在离城主府较远的外围,一个个看着天,又看了看城主府,眼神中情绪万千。

    “又是渡劫?这回是谁?”

    “上次听说是沙道君的小弟子,这次看威压更强,说不定是大弟子”

    有人胡乱猜测着,引来不少人赞同,只看着天上威压更强的恐怖雷云,不时承受不了天威的后退。

    只有刚刚和越曦交流过的越晋和贺勤。

    知道城主府目前基本上没有其他人,只有越曦和她那两位属下入驻,道君并不在,也没有外人在。

    那么,问题来了。

    这引雷劈的是谁?

    不,是渡劫的那位是谁?

    小曦人呢?

    贺勤目光从天上的唐成身上扫过,又瞟过其对方方向的那位监察司记载了姓名的六阶强者白琪。

    她是洞天之主姜泌的属下。

    监察司的记载是:

    【姜泌:自称沙道君友人,或疑似其大弟子,天品或仙品洞天之主,延州供奉晋大罗供奉,战力初步评估七阶初,擅神通。

    能掌道器之威,可借道器之力,短暂近八阶。

    阵营友善,于大罗有开疆守护之功,无贪婪擅权之行为,品格高尚,极其重视沙道君明面唯一弟子越曦,疑似血脉至亲?

    其属下五人,皆六阶极限强者。

    名为:唐成、任聆、叶禹、白琪、方鹏。另:唐成为其中最强,擅长】

    关于姜泌的记载几大篇,其中分析其属下就占了大半,唐成因为与天华道君一战,被称为与青岚剑侯相当的绝代天骄。

    潜力非凡!

    因此,姜泌这位本来借道器闻名的洞天之主。

    被提升了综合评价。

    列为仅次于八阶的极其重要一档。

    贺勤忠心与私心并列,他不打算利用自家可爱的小越曦去获得沙道君、姜真君两人的详细情报。

    虽然这对他来说肯定是大功。

    但他拒绝。

    所以,先前他只听了听越曦的讲述。

    就算提到那两位存在,他也压制住寻秘的渴望没有追问,就怕日后小姑娘被她的两大靠山不喜。

    甚至他没有求助那两位强者的想法。

    他知道,任何一个要求都会消耗那两位对小越曦的情份,这世上,再深厚的喜爱和情份都敌不过贪婪无尽的索取。

    他其实还想提醒小家伙几句。

    但想到所在位置,暂时忍了下去,准备等到了通明秘境再说这些。

    n

    bs 隆隆隆!

    天上闷响不断,云层叠叠,其厚度参天。

    但城主府内却环境迷离,在外面就算身在高处也看不清其内细节,这是有阵法显威,但阵法能与天雷相抗吗?

    没看到越曦的贺勤心中一阵紧张。

    但看到越晋从住处出现,并满头大汗硬抗着越靠近越强大的天威压力,向他这边靠拢时,他又收敛了面上的紧张。

    退后至越晋处。

    告诫他不用担心。

    这里是道君地盘,有其师沙道君在,完全没问题云云,一本正经安慰越晋后,他自己也几乎被他的说辞说服了。

    ‘是啊,有沙道君在,根本不可能出问题的’

    ‘但为何人没有出现?’

    ‘对了,一定是被道君收入其道境空间去了,那里恐怕比城里任何一处地点都安全,以免有敌人用小姑娘的安危干扰那位渡劫者’

    贺勤如此判断着。

    其实和他看法相同者众。

    毕竟这般可怖的天威下,刚刚晋级不久的小姑娘根本无法靠近不说,靠近了还容易引起劫雷变化,因其体内残余的天雷余波。

    那么。

    只能让其远离渡劫区域。

    但这般恐怖的劫雷,渡劫者之危险可以想象,沙道君一系的强者必然全力关注防备,对小姑娘的安全守护必然降低。

    不到十岁的五阶绝世天才。

    不是谁都想看到其顺利成长起来的。

    就算怕引起道君暴怒,但有时候,如果伤害到小天才的正好是自己的敌人,不是刚刚好吗?

    贺勤脑中无数可能的阴谋布局闪过。

    眯起眼打量了周围靠近的强者。

    最近四位护法者他并不怀疑,至少能在此刻靠近还没有被道君驱逐的人,不可能是拥有敌意的。

    但其他人就不一定了!

    贺勤将越晋留在外围,在对方刚好能借天威磨炼意志的位置,他上前一截,一路用他的观察力打量众人。

    看谁都像不怀好意。

    当然,其他人看他也一脸的不爽。

    敌意隐隐,要不是时机不对,真想这丫的从眼神到脸颊,从头顶发丝到脚底鞋板儿,都让人无比手痒!

    只是,看到这位从五阶强者可坚持的天威区域迈过。

    将无形的威压视若未睹。

    五阶强者们瞳孔微缩。

    震惊下,敌意到浅了一截,毕竟这人怎么回事,大家也大致有所了解,也算相处了一段时间了。

    除了天生让人不顺眼外。

    到也没有其他让人唾弊之处。

    修者如果连自己的情绪都完全控制不了,那不如当个以本能生存的无智妖兽好了。

    外围一圈的五阶强者收敛了情绪。

    城内六阶强者较少。

    贺勤走过其所在区域时,互相间的打量更是锋芒四溅,剑拔弩张,气氛之紧张不亚于天雷带来的。

    贺勤更是一个个对比判断。

    ‘十位六阶秘境进入者,都出身真武堂,有根有底的存在,众目睽睽之下不敢轻易动作,四位领队堂首亦是,而三位新投原东域的异修’

    他移动着脚步,向后三者靠近。

    直到离对方几十步距离,他仿佛有些承受不住天威压力,停在那里,身上皮肤都在高压下不断起伏。

    谁都怀疑他下一刻就将承受不了压力重伤。

    天威可不是普通的压力!
其他书友在看:血界风沉最强修真学生诸天布武云侠仙路重生之游戏策划师对不起,我是神仙王者荣耀之奇迹之巅学生会之归路醉入红楼灵气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