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69章 我死后请将我妥善保管

    轰隆!轰隆!

    战斗轰鸣声不断。

    越曦少有的与人背立而相协作战,虽然一高一矮身形过于悬殊分明,但战斗气势却占据了主控位。

    轰!!

    面前半圈靠拢的人形或非人形凶怪们被扫飞,双枪同使,一远一近,以攻代守,霸气无双!

    将面前一圈敌人暂时逼退。

    越曦喝道:

    “换!”

    两人瞬间交换位置,让云从风面对压力松懈很多的这面,越曦冲着之前的背面位置再次抡、扫、砸、刺、挑!

    轰隆声再次不断响起。

    后方压力再次为之一轻,云从风苍白着俊脸,一手风轮一手玉符一面战斗一面输入神念感应着什么。

    两人战斗中不断移动。

    “有感应没有!?”

    战斗中,越曦节约每一丝法力,没有传音,而是直接开口大声询问。

    两人目的是寻找天道宗至宝‘天道宝盒’的位置。

    目前危机难解。

    越曦不想放过任何一个可能,她对如何脱离凶牢没有线索,但云从风这位目标一直是凶牢的中域天骄不同。

    既然知道是凶牢,还敢派人来。

    至少有一定把握脱身才对。

    否则。

    就是送人头来了。

    云从风汗如流水般下淌,他顾不得自己变得如此‘水润’,咬牙坚持,一些不涉及重创的攻击都不曾闪避。

    身上全是伤痕,又在不断恢复。

    状态狼狈之极。

    “向前,继续向前!感应断断续续,应该就在不远的前方!”

    两人前方是一片如汪洋般无尽的凶怪们扑满了通道,一望无垠,云从风眼中生无可恋,这可怎么杀!

    但身旁幼童形态的道友却沉着冷静。

    这带给他极大支撑和安慰。

    相信她!

    按她说的去做!

    本来已经不再敢相任务目标的事情,却在听到越曦询问后,云从风将自己几乎遗忘的感应玉符取出。

    之前他一个人时使用过。

    完全没有反应。

    后来‘死’的次数多了,他基本上对任务不报什么希望了,秉承着找到了算捡着了,没找到当丢了的想法。

    无比随心。

    但现在,他对活下去增添了不少希望。

    “前面,更前面”他一面移动着指着前方,一面不顾及形象的大声说,视面前无尽的凶怪群如无物。

    “哈哈!杀杀杀!”

    看着越曦面前如倒麦杆一般齐刷刷倒下的怪物们,虽然自己身上还在受伤,还在疼痛,云从风却笑得格外痛快。

    越曦嘴角也微微翘起。

    说实话。

    一位不怕死又靠谱的战友,就算实力不如她,其实也让人在这看不到尽头的凶险通道中,产生极大的安慰。

    因战友存在产生踏实感的不仅仅只有云从风。

    身后之人这大笑豪爽的模样。

    比之前更让人顺眼。

    越曦决定。

    之后就算招揽出现意外,她也将看在这次的共同作战情份上,不将对方喂狗了她侧头瞥了一眼。

    云从风整个人张扬肆意的和凶怪们以伤换伤的战斗着。

    不时狂笑。

    气质全无!

    唔,或许可以喂鱼?

    脑子里和自己开着玩笑,又是长枪一挥,倒麦一片。

    越曦一直在和分身联系,但受限于某种桎梏,她做不到让意识空间和紫府传递

    出能量以外物质。

    她的乾坤袋一直存在于意识空间。

    是件能融于灵魂的至宝。

    而其他能直接存在于意识空间的,还有师尊的炎阳鼎、源宝、神通种子和符印、天器一脉传承的神魂至宝等等。

    其中。

    后三者一直在使用中。

    而乾坤袋这件可随意从主体分身中转移的至宝,其实是一件越曦预备的,及时救援带人传送来的至宝。

    最初她进入秘境前。

    还打算将白琪和方鹏一同带上,就算没有进入名额,但可以通过乾坤袋走私进入。

    但现在看来。

    这通明秘境比她想象的还要麻烦。

    居然限制了她的这一手段。

    让她通过让分身取出乾坤袋,然后装满强援,将乾坤袋再次转移到主体意识中取出,将强援带出的想法。

    失败了!

    分身直接通过与主体的联系传送。

    也失败了!

    目前她唯一没有尝试的,就是将意识中,炎阳鼎内的师尊唤醒。

    这是她最不想做的事情。

    一是师尊目前状态特殊,不想轻易打扰影响,二是她总是遇险就找师尊,时间上还距离极近

    越曦小脸皱了皱。

    将这个备选计划再次推远。

    她还没有到达极限!

    战斗中。

    一次又一次的到达极限,破开极限,战力不断上升,一身实力在战斗中几乎运使得炉火纯青。

    不再是纯粹的以强压弱的战斗方式。

    不再是靠本能的战斗天赋随心而为的战斗模式。

    在源力有限的情况下。

    她在战斗中首次注重起对能量的细化精控,以一丝之力发挥出两丝、十丝,甚至更多的地步。

    她成长了!

    不是之前伏云山脉对抗道君时,那种意志上的成长。

    而是更综合的。

    偏向战斗方面的纯粹提升!

    曾经见过的战斗中的一幕幕化为她的经验被她吸收,成长着,两个小世界之间所掌握的关于战斗方面的知识融合着。

    之前晋级太快造成的一些问题。

    在这次不曾停歇的战斗中,不断被修复。

    甚至心态也有所转变。

    整个人沉静了下来。

    轰轰轰!

    又是一路战斗前进了数十米,看似平时一步能迈到的距离,此刻却足足花了近两刻钟却挪移到。

    越曦面上溅上的鲜血被雷衣防御自动弹开。

    她面色却更沉了。

    身后之人动作更慢了。

    气息衰弱之极。

    又要死了

    “我死后,请将我妥善保管,小心存放”云从风声音缓缓仿佛吟诗一般优雅悠然,越曦听得脸黑。

    随后只感应到后方之人呼吸一断。

    她全力排开面前的凶怪后。

    将身后的残缺‘尸体’用一张大网一网,然后背在背上,继续战斗!

    人已经快速挪移到了通道右边的墙壁旁。

    全力防御反击。

    直到一刻钟后,身后传来一点动静,她上前两步,空出身后位置,将大网往墙上一扔,青色火焰中满身血污的人走出。

    一面走一面换了身衣袍,抹了一把脸,再束好头发。

    气息平稳强大!

    但越曦还是眉头轻拧,并且有些沉重,战斗中,无声呢喃:“又推迟了复苏时间,要一刻钟了吗?”
其他书友在看:血界风沉最强修真学生诸天布武云侠仙路重生之游戏策划师对不起,我是神仙王者荣耀之奇迹之巅学生会之归路醉入红楼灵气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