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77章 唐成和计云藏的计划

    当越曦和云从风消失在台阶上时。

    那广场上黑色石碑上的‘云从风’满脸的茫然和不可思议,抬头看了看天,似乎不太明白。

    为什么往常最吸引进入者的黑碑。

    居然没能吸引人靠近。

    特别是。

    为了获得那克制它,又带给它希望的某件东西时,它都按记忆中布置了最让人无法克制的‘抢炼化’场景。

    记忆中不是说。

    一般一同组队的人,如果有人先一步遇上机缘,这机缘又不是瞬间可以获取的那种,那么

    争抢是必然。

    “难道我应该变成其他形象?但我没有其他的未消化生命力啊”莫名被卡在黑碑外无法回去的假云从风抱着脑袋苦思。

    秘境外。

    修者们的耐心一向极好,特别是这些本来就活了至少几百年的强者。

    因为一次闭关就能三年五载,甚至更长时间。

    没有耐心,也无法修炼到如今。

    所以。

    只是几天时间,对他们来说不过弹指,此刻,刚刚结束了大罗一方和异修化神间的友好交流。

    确定不需要打起来后,双方各自进了一间宫室静而打坐。

    毕竟,又不是至友或论道。

    谁有几天几夜都说不完的话题呢?

    计云藏和唐成是例外。

    两人对彼此都有交好之意,又阵营相同,又涉及到越曦让唐成中转和计云藏间的联系,两人不时传音。

    除了中转联系外。

    两人不时谈谈修炼,谈谈天下大势,都收获良多。

    突然!

    唐成面色微动。

    虽然轻微无比,让人几乎难以觉察,但离他最近又正好在与他交流的计云藏却敏锐发现了。

    “主上怎么了?”

    自从知道主上莫名陷入凶牢后,计云藏就不时忐忑,可惜通明秘境其他地方他都可以说较为了解。

    唯一,或者说得唯三中的唯一!

    凶牢是对他们兄弟来说都神秘无比的区域!

    他们进去过。

    但都死出来了。

    而且,没有死去前的半点记忆!

    很诡异!

    但他们也找不到原因和办法,随着时间过去,凶牢对他们来说越发危险,自然没敢再次进入。

    也没有必要。

    因为他没有感觉到那里有什么吸引他们的,只有让他们不安的一种危险感存在。

    “神主进入了凶牢通道尽头的一处黑暗宫殿,然后,联系断绝了”

    唐成传音中,声音不疾不徐。

    本来听到联系断绝震惊中的计云藏莫名的就放松了几分,也是,他意识中的禁制也没有消失。

    星光锁链的存在他隐约有感。

    认为那是一种特殊禁制。

    “我对凶牢毫无了解”计云藏有点沮丧,唐成看了他一会儿,不再多言,只闭上眼继续全力感应。

    半天后,又传音问:

    “你还能让人进入秘境吗?”

    计云藏有点震惊:“你未满两百岁?!”唐成目前已经隐隐七阶气息,相当于化神真君,武侯一级。

    未满两百岁的七阶,天下罕见之极!

    唐成瞥了他一眼。

    以他的知识体系自然知道,年龄方面的计算,不同的世界肯定是不同的,他在星际世界的年龄其实不等于这里的。

    如何换算并不清楚。

    肯定不可能是一致的,毕竟星际的年是以最初母星的公转一圈来计时的。

    “我非本界之

    人!”

    唐成淡淡道。

    这个事实很多人都知道,只是这些人当他们是来自‘姜泌’的洞天世界。

    计云藏恍然。

    “也对,有的洞天世界和本界规则不同的话,里面的时间流逝也是不一样的,年龄方面确实”

    他在储物空间里找了找。

    取了一件长梭形的法器递给唐成:

    “这是天机阁炼制的测骨龄的法器,不过,对一些特殊体质容易误啊?怎么是波动的?”

    刚说完,他就闭嘴了。

    妥妥的特殊体质!

    两人目前在云宫隔出来的一间独立宫室内。

    计云藏看着那波动巨大的数据啧啧称奇:“几十几百年的误差波动我都见过,但你这种上万年的误差波动是什么意思?”

    上面数据十几道。

    最高有万年以上的,最低有几年的,中间数基本上处于几十上百的居多,但都波动不定,像是随便显示的。

    唐成神情无波,直接问:“能让人进吗?”

    他本人大概知道哪一道算是他的真实年龄,内心惊奇又思绪汹涌,强大的自制力让他将波动的情绪压下。

    计云藏也不再纠结唐成年龄的问题。

    而是认真沉思了一会儿。

    用力点头。

    “我可以在里面的人传送出来的时刻,试着打通一丝缝隙,但是时间上只有一瞬,而且”

    他表情慎重起来。

    “而且我如此做了,大概无法再监控外圈的情况”

    探查和救助主上自然是最重要的事情。

    问题是。

    如果主上并没有事情,主上安排给他的唯一任务是关注越晋和贺勤两人,至于大罗的其他人则是顺便。

    唐成瞥了他一眼,有些一言难尽。

    “你现在也只看看而已”据他所知,那两位神主的亲人并不是毫无自保之力的弱者。

    神主也有所布置。

    防御足够让他们在遇险时,有机会脱身传送出来,所以,计云藏和神主的担心纯粹有些多余!

    后者还可以说是关心则乱。

    而计云藏嘛

    唐成觉得自己可以调整一下对他的智力评估,这人脑子也和他的骨龄一般,上下误差波动巨大!

    “也是!”

    计云藏恍然。

    同时,他发现了唐成的目光,脸一下子黑了。

    “是云蔚影响了我!”他脱口而出。

    唐成目光更诡异了。

    你家兄弟不是还在云州城处理公务吗?这个借口也太遥远了点吧!

    计云藏抽了抽嘴角,不想解释了。

    也解释不清楚。

    他发现云蔚和他融合后,他的智力可能受到了一定效度的中和有些思维方式也是但这让他怎么说?

    “你能激活传送符让人提前出来吗?”

    唐成转移话题。

    他十分的善解人意。

    计云藏绷住了自己从容的表情,让瞬间想冒出来的生无可恋情绪沉到意识底部,他快速道:

    “传送符虽然是我们制作的,但并没有留下手脚!”

    也不方便留。

    如果被大罗其他人发现,总是会引发一些麻烦的,这是计云藏想避免的,毕竟通明秘境并不是百分百安全。

    如果知道他能动什么手脚。

    又有谁意外没能出来。

    那么麻烦可想而之。

    “只有等!不是我制作的传送符,只要从秘境传送出来都可以!”

    “那等吧!”
其他书友在看:血界风沉最强修真学生诸天布武云侠仙路重生之游戏策划师对不起,我是神仙王者荣耀之奇迹之巅学生会之归路醉入红楼灵气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