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18章 试炼?

    ,最快更新天道制霸计划!

    阵道宗师刘真君,是季长风的师尊。

    也是万湖秘境四大传承阵道之主,天水城城主之一。

    越曦在第一次到万湖秘境时,被师尊领着见过这位女性真君前辈一次,回想当时那位衣着打扮朴素清丽,神情无波的刘师伯。

    印象还算深刻。

    她在飞莲界时,对阵道的学习和理解,很大部分基础来自于对方赠送的阵法典籍和复制的几件精巧阵盘。

    没有对方那现在想来很是大道暗藏文简意精的阵法理论描述。

    越曦在阵法和禁制上的收获可能更小。

    或者说,基础没有这么牢。

    算是有教导恩惠!

    所以,在知道要去拜见刘师伯刘真君后,一路上越曦显得乖巧无比,睁着清澈大眼思考中透着喜意。

    还带有一点兴奋之色。

    她不知那位刘师伯刘真君能不能破解她在水神时,领悟的以万物本源之力归化为技巧施展的水神禁制。

    要知道,水之一道偏向于‘融’!

    当然,这是越曦个人的理解、偏向、领悟!

    这也使得她的禁制和阵法一道很有些融于自然、天地、地脉、山川的意味,也能融于其他人的能量法力。

    隐蔽性极高。

    在人身上。

    就是以对方自身的本源化为形成封印禁制的力量。

    简单来说。

    就是借用对方的门和锁,从屋子里面将人锁了起来,然后将钥匙扔了,要出去只能破坏锁和大门。

    但这两样又是对方的根基本源所在。

    破坏了。

    这屋子也要塌了。

    这种禁制算是无解的。

    除了她这位‘融’之一道的水系掌控者,只有被下了禁制的宿筠本人对方本人自行修炼到五阶。

    这是越曦的推算。

    修炼到五阶将会有一半的机率,能在晋级凝结道种,和紫府开启之机时借天地间猛增涌入的本源之力。

    抢先一步成长。

    由内而外破开越曦施放的禁制。

    类似于成长至比屋子还庞大,屋子自然锁不住你了,也能与外界联系了。

    当然。

    无解之处在于!

    如果水神禁制不破开,对方根本无法修炼,无法从封闭的屋子里获得提升的力量,更不用说提升到五阶了。

    越曦就是想知道。

    除了她判断的两种办法外,还有没有第三种!

    阵法宗师能解吗?

    “小曦,你很开心吗?”

    刚刚到了一处宽敞精美,杨柳依依的庭院内,季长风留下三女,自己闪身消失,没留下只字片语。

    除了宿筠有些紧张外。

    孟清如今越发笑容明艳大气,毫不忐忑。

    越曦看着周围自然清丽的花园假山景象,特别是那石桥下流淌过的清澈碧波,近处的池水、莲花,若有所思起来。

    “嗯!”

    随意应答着。

    然后移步到十几米外的荷花池边,想了想,坐在水边直接将脚放了进去,还晃了晃,水波涟漪不断。

    看得孟清一阵挤眼、提醒!

    这里可是阵道宗师真君强者的地盘!

    可惜小姑娘没有理她。

    “小曦,你来过?”

    孟清沉吟了一息,果断的选择有难同当,也跟着坐下犹豫了一下,也没有脱鞋就将脚放入水中。

    nb

    s   反正特殊材料做的鞋,并不影响一些感觉。

    离水后也能自动干掉。

    “没有!”

    越曦看着池内亭亭玉立的荷花,淡定之极的回答。

    孟清听得一愣,压下张大的嘴,闭上,然后抿了抿唇,摇头沉吟几息,也跟着坦然了起来。

    反正做都做了!

    怕啥!

    总不至于她洗个脚就被逐出师门吧?

    如果这样的话,就求小曦收留一下好了,感觉以小曦的成长速度,跟着她说不定修炼还更快一点!

    孟清头脑理智而清醒。

    露出浅浅笑意。

    荷花池假山不远处,青石铺就的路上面,不时有尖细长叶随风飘落,色泽金黄,风声和玩水之声重叠。

    噗噗沙沙!

    宿筠在一旁听得有些茫然。

    她和孟清一样,第一反应是有前辈高人在根据她们的行事对她们进行评价,这不是书中常有的试炼心性吗?

    表现得好,说不定能得前辈青睐。

    看中收徒什么的!

    想想都有些激动。

    当然,孟清和宿筠想的不是拜师收徒,前者有师父了,后者只希望能得前辈顺眼,帮她解决一下反噬封禁的问题。

    但现在!

    这一大一小两姑娘是故意表现出那位前辈的偏好?

    肆意、活泼?

    是这样吗?

    还是她们并不在意这次机会,故意脑中好坏两种念头闪过,宿筠闪动的眸光在下一刻清明透澈起来。

    打量着玩水的少女和女童。

    后者伸手想要摘取池中灵气袅袅的一株白玉莲花,孟清见她手短距离不够,很直接的下水游过去帮她摘了

    摘了

    正常模式不是应该守礼不敢冒犯这里的一草一木吗?

    宿筠眼中露出一点羡慕。

    却没有跟着去做任何事。

    对方有底气,不需要这次机会,她却很重视!

    再说,既然有前辈试探,那就拿出本心来应对,她的真实个性也不会在非自家的庭院内做不合礼仪的事情。

    就算不合前辈的心意。

    她也不想再次违背本心!

    宿筠站立的姿势笔直了几分,腰背挺立,只看了孟清两人几眼,就继续打量这处平凡中尽显自然和谐的庭院花园。

    “似乎哪里不对!”

    喃喃的声音从孟清口中传出,被她看着的越曦继续把玩着手中灵气依旧有她脸蛋大小的白玉莲花。

    这是种灵莲。

    池子中还有灵气更充沛的高品阶白玉莲花。

    孟清虽然准备好了被逐出师门的心态,却依然没有去贸然摘取四阶以上的灵莲,只摘了朵外观出色的三阶灵莲。

    就算放飞了心态,她也是有点小心机的。

    只摘了三阶莲花,就算受罚,至少比摘取四阶甚至蔓延远处小湖泊中心的那朵灵气惊人的巨大白莲来得弱是吧?

    “尝尝~”越曦撕下一瓣晶莹剔透的莲瓣塞入孟清嘴里。

    一股清凉苏爽感直冲头顶。

    孟清僵硬了。

    那种不对劲的感觉更强烈了。

    她看了眼越曦,试探着伸手从对方手捧着的白莲上又撕了一瓣下来,看着平静表情的越曦,她脑中一道灵光闪过!

    不对!

    小越曦的护食劲,怎么可能分享好吃的食物给她!

    是这个小曦不对,还是
其他书友在看:血界风沉最强修真学生诸天布武云侠仙路重生之游戏策划师对不起,我是神仙王者荣耀之奇迹之巅学生会之归路醉入红楼灵气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