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75章 本座来自飞莲境(5更之2)

    潜返回来准备探查一二的越曦眸光一闪,知道已经被发现了。

    因为这片城市中心的宽敞广场附近并无水源。

    她只能以‘星遁’隐蔽在一旁,同时六阶的‘隐息叶’也复制了一片揣身上,理论上来说。

    达到了她能做的最大隐匿。

    如果时间再充沛一点,她还能布下禁制增强隐蔽性。

    本来,让她安心的是,这里是狴犴的地盘,亲近熟悉的狴犴会自动为她提供一层更隐蔽的隐息。

    但她返回后就发现了。

    本来应该能联系上的狴犴的气息,一下子变得极为遥远和虚弱,像与她隔离有一个世界一般。

    所幸不是完全没有感应。

    狴犴出事了!

    这一点越曦无比确定。

    离开还是继续。

    越曦只思考了一息,刹那间无数念头闪过,留下唯一。

    她在以前见过的洪州牧面前,露出了自己飞莲界降临体的容貌,因为这本来就是她使用过数年的外型。

    所以没有半点违和。

    而水之道,天然变幻无形,以她对水行一道的理解,达了法则的层次,变幻的身形就算在同样六阶的文修洪州牧看来。

    也没有一点虚假。

    “姜泌见过洪州牧!”

    凭空出现的少女五官模糊但眸光明亮而清澈。

    一身气息柔和纯粹,带着高贵威严和浩瀚的气机,洪恺之圣域展开罩在自己和法身离去的阎航躯体上。

    给两人披上一层纯白色的防护。

    并不以此为失礼。

    洪恺之气势内敛却并不弱势,浅笑平和的回应神态略带几分傲然的少女外型陌生强者:“姜道友,本官少见了,不知从何而来?欲往何处而去?”

    官威隐隐。

    微带锐利的目光,加上天网那骤然增加的洞察感。

    越曦收敛心神,回忆自己神祗时的一些淡然心态气质,身上浩瀚之气越发纯粹,面上学着对方不动声色。

    轻声道:

    “吾友之徒儿正陷在险境,姜某受托看护,放心不下”

    这是她一开始给自己这个形貌增设的来历,毕竟身份修为高了后,成为天器传人后,看了更多的典籍常识。

    她自然知道,大罗对武道以外的修者态度并不像她从前以为的森严。

    前提是,无害又强大的那类修者。

    有人担保!

    担保的人越是身份重要功勋卓著,被担保者自由度也越高,一般只要有平阶担保者就可以了。

    五阶的身份自然是没法与六阶的州牧进行平等对话的。

    她想了解鬼域的状况。

    狴犴的情况。

    不能直接打听,就只能侧面的了解了。

    当然,如果能不被人察觉的混进去,她早就这么做了,可惜,下面那通道周围布满了无数带有两位官府六阶意念的能量。

    密密麻麻!

    而她又刚刚返回就被发现了。

    官府的强者还是不能轻视啊!

    越曦收起先前灭杀了六阶大妖王后,对安雅莫、耿勇等人产生的一种居高视之的想法,谨慎对待官府强者。

    伪装成六阶强者咳!

    她在飞莲界本来就是六阶神祗,不算伪装。

    越曦理直气壮的想。

    要不是分身还在入定中,打听不到什么消息,她又被发现了,虽然遁离也不难,两大遁术还

    是让她有一定自信的。

    但如果能和平探听到自己想知道的消息。

    也是挺好的!

    “不知姜道友的友人是?”洪州牧一时分辨不出面前少女的等阶实力,态度比较谨慎。

    一眼望去,天网观察下,似乎是五阶。

    但收敛得太好。

    又像是四阶?

    甚至三阶?

    这自然不可能!

    对方的气势态度还有那隐隐的同阶的法则气机环绕其身,这隐瞒不了同样涉及到了法则之力的六阶文修。

    五阶在六阶面前,天然势弱。

    不是指身份之类。

    而是双方在天地间,修行道行间的天差地远的差距,神魂和法则上的差距,对道的理解,换句话说,就是在这个世界拥有的一种权限。

    高阶者与天地更为亲和熟悉,掌控更多能量法则。

    就算是不同的法则。

    但只要掌控了,涉及了,拥有了,就与低阶截然不同,气质神魂上,这种不同是明显可以分辨的。

    类似于,更接近天人!

    当然,这是古代的一种说法,天人合一,悟道的深浅,法则的掌控和理解等等,一切高阶修者都是求道者。

    而同阶,代表了大家处于一个层次。

    彼此间也理解和尊重。

    越曦面上淡淡,眸光清澈而高远,仿佛无限深的碧波,又仿佛天上横挂浩瀚的天河,声音继续轻淡回答:

    “天水沙真君,其徒越曦!”

    借用师尊的名号她心不虚,气壮理直,淡定无比,反正师尊也失踪了,就算没有失踪没失踪自然更好。

    师徒之间亲善友好。

    称之友人并不为过。

    想来师尊也不会介意他唯一的弟子用他的名号的。

    洪州牧眸光深了深,面上却笑的温和,他在同僚面前是挺有君子风度的,但只有君子风度是当不好一州之政首的。

    他笑着试探道:“姜道友来自天水吗?”

    “非也,本座来自飞莲境!”

    将小世界代称为秘境。

    这在越曦看来合乎逻辑和真实,毕竟一处小世界,地域和资源也就相当于一些普通面积还可以秘境了。

    在大罗世界这处巨大的高阶世界眼中。

    飞莲界也就相当于一处秘境。

    六阶面前不能说谎,大家都有听音辩真假的能力。

    所以,越曦早就有所预计,只要遇上了六阶强者,‘真实’和‘无虚’一定要保证,‘诚实’才是双方互信的基础。

    洪州牧面上表情更温和了一点。

    对方说的都是真的。

    理论上一推,也是合情理的。

    沙真君放任自家唯一的天才小徒弟一个人到处跑,才是不合逻辑的事情,安排了友人看护极为正常。

    而天水城稍有些复杂,请了没有利益纠缠的友人看护

    洪州牧又打量了一眼一身气机柔和纯正的‘姜泌道友’,通常修者的气机也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其所修炼的功法属性和人品性格。

    古代还有只通过法力气机分正邪的。

    修者的气机和法力能量波动,其实就相当于普通人中,‘相由心生’这一点,而且准确度还要更高。

    洪州牧刚要继续开口,突然收到了从通道传来的几条信息。

    他看了后,看向‘姜泌道友’的目光更柔和了。

    警惕更少了几分。
其他书友在看:血界风沉最强修真学生诸天布武云侠仙路重生之游戏策划师对不起,我是神仙王者荣耀之奇迹之巅学生会之归路醉入红楼灵气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