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38章 赤阳洞府(36之35)

    “有些不对!”

    同样有这种感觉的是一些没有进入伏云山脉的镇守强者,各方各势力的都有。

    此刻。

    伏云山脉仿佛成了巨大的磨盘,将进入的生灵压榨搅碎,本来只是前去探查一二的人,进入后都轻易的插入了战斗。

    简直混乱到了极点!

    “是云海宗的算计?还是有大罗一方的支持?双方联手了吗?”

    一些人产生了怀疑。

    “商青!你去将我们一方的人救出来,小心一点!”

    计云蔚拥有‘通明神通’,目力极远可以看透看穿虚幻和空间,此刻他神色严肃道,并安排小青鸟行动。

    伏云山脉中。

    大罗一方自然也混入了好些监察司的专业人手在其中,遍布了数个层次。

    并且激活了一些暗伏在其他势力的暗子。

    但是,这些人明明应该只暗中行事的,却在计云蔚此刻的观察下,一些人仿佛失去了理智一般

    当然,混乱还是造成了。

    但情况明显不对!

    伏云山脉的下方极深处,数万米深的区域。

    无暗、无声!

    这里,普通没有修行过大地法则之人基本上很难到达,当然,拥有一些土行法宝护体的,勉强可以潜下。

    大地之中,有着元磁之力。

    那是土之法则中的高阶之力。

    大地元磁与天河重水是同一等阶的高等法则之力,与之相对等的有九天罡风之类及太阴太阳之力等等。

    当然!

    大地元磁之力位于大地之下极其深的区域,普通人,甚至普通修者一生都不一定能触及到。

    这是非五行的特殊之力。

    一般只有六阶及以上的强者,才能依靠自身的法则之力稍稍抵抗几分,不会触之瞬间死亡。

    此刻!

    这片危险无比隐隐透着元磁之力的地下区域内。

    三位黑光笼罩的人,正努力的冲被阴河环绕的赤色宫殿使力,想要破开面前的恐怖禁制没靠近时,禁制甚至不显。

    “赤兄,都到这时侯了,还不愿施展后手吗?”

    漠魔君察觉到自己留在上方的禁制消失了,心情有些急躁了起来。

    那仿佛无边海洋一般的地下阴河,弥漫着白茫茫和赤色的雾体,几人正在阴河最狭窄的一角小心缩着。

    远处那雾中的赤色宫殿形态模糊。

    但隐约间的一丁点浩瀚气息,就让人为之颤抖不已。

    “这戊土之力消耗完了,我们三人就只能无功而返,如果只是这样到也无妨,但上面的动静这阴河越加上涨,等阴河漫过了那洞府宫殿”

    漠魔君声音低沉缓慢的道。

    带着一种说服人的真诚意味,血砂子听了青白的脸上有些犹豫,怜红玉皱眉,看上去也有点焦急:

    “要么动手要么撤!磨蹭个什么劲啊!”

    她其实更想撤离。

    一种直觉中不太舒服的感觉产生,这种感觉她总在追杀者围堵她前产生,由产自救了好多少次!

    所以,她不耐烦的说完后,将警惕提到了最高。

    脑中一个先前就产生的疑惑再次升起:‘以漠魔君的实力和妥善的准备,为何会需要她们两人只是因为实力吗?’

    ‘如果说是给予好处好招揽但总感觉有哪里不对’

    这种感觉,在判断出血砂子赤方拥有这次古洞府探查的特殊手段后,提升到

    了最高。

    怜红玉让自己不动声音的离两人远了一点。

    “漠兄看来知道的事情很多?”

    血砂子赤方突然开口,怜红玉也没有打断他,其实她也很好奇,说真的,此刻她有一点点后悔。

    或许应该留在上方洞府内?

    或是

    总感觉上面那位年青的同阶,虽然古怪了点,但感觉只要灵厨一事能办妥,似乎安全上用不着担心

    咦?

    明明是位比自己还弱的同阶,为什么是自己担心安全呢?

    怜红玉莫名的想。

    似乎对方那极自然居高临下,无视的态度,底蕴和姿态展现之极,有种比漠魔君装出的高深莫测还要更为她思考了一下形容

    更为高深莫测!?

    “本座只知道,这是处上古赤阳门的别府,而赤阳门留下有以赤姓为主的传承者,一直守着洞府”

    漠魔君声音舒缓。

    “赤兄一直没有隐瞒这一点,不是正想吸引拥有地图的人前来吗?”

    怜红玉左看看右看看:“”

    以为隐修久了有点傻人的人,居然也深藏不露,这个世上果然没有人是简单的能修到六阶的没有真傻子。

    血砂子苦笑:“呵呵!”

    没有怜红玉想象中的,被人戳穿后的本面目暴露,张扬、自信、承认什么的。

    漠魔君也眸光闪了下。

    他也没想到,这血砂子似乎态度与想象的不同,难道他找错人了?不可能有错,他已经暗查了近百年

    “漠魔君如果早来两百年”血砂子表情古怪之极。

    似乎格外复杂。

    漠魔君黑漠眉心微动,平静问:“此言何意?”

    血砂子面上复杂的情绪几乎没有隐藏了,他目光转向那看似普通仙气袅袅的阴河,喃喃道:

    “我还以为魔君两位拥有进入的办法,谁知道”

    漠魔君心中一松。

    他还以为血砂子说,这里已经被人探查过了,只留下空壳呢。

    现在看来,或许是他如今道路已定。

    就算找回祖辈传承也无法再继续继承赤阳门的一切了吧?

    “办法的话,本君到知道一点,不过,需要两位的配合”漠魔君也不打算再浪费时间了。

    他目光平平的扫过两人。

    血砂子表情还是有些犹豫,似乎想说点什么,他看向了离两人有点远的怜红玉。

    最后,他还是点头。

    如果,对方想的办法不是他想的那种呢?

    赤阳门!

    赤阳洞府!

    祖辈守了无数年,只甘心在远处守护,而不敢靠近亵渎的血脉传承之地,他是真的想进去看看!

    看看这让赤家传承万年,都要守护的地方!

    到底有何值得?

    有何必要?

    “咯咯~魔君一开始可没有说好,这临时说要本后配合,这可有些奇异了不如我们返回洞府看看,将那位也一块儿邀来?”

    怜红玉说到这里,就准备向上飘回。

    她是那种不安感达到了极点!

    这时,就听到漠魔君那依旧平静温和的声音传来,“不用了,阴后只要被动配合就好了,很简单的”

    怜红玉心中一寒,正要遁离。

    这时,她全身一僵,一时无法动弹,那漠魔君提供的防御法宝绽放黑光将她牢牢捆住!
其他书友在看:血界风沉最强修真学生诸天布武云侠仙路重生之游戏策划师对不起,我是神仙王者荣耀之奇迹之巅学生会之归路醉入红楼灵气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