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17章 总不能是化形劫吧

    晋侯再次问人口的问题。

    他到不是一定要将晋州的人口移民过来,毕竟晋州也并不拥挤,人口越多州域更繁荣,人道气运更浓郁。

    大罗开国才几百年。

    彻底定下三十六州疆域的时间更短!

    人口繁衍远远没到土地紧张的地步,除了内九州外,其他州其实都有些地广人稀,还需要休养生息。

    但晋侯留在这里。

    留在这片目前已经不需要他镇守的东域,自然是有心想和大罗新晋道君沙大宗师搞好关系。

    最好留一些人情。

    他思来想去,这两师徒外加那位姜道友到底需要些什么呢?

    人家有实力,有势力他看了看白琪和方鹏,这两位六阶极限强者,还有另外几位都是姜道友臣属。

    这般强者数量还有多少并不得而知。

    所以,强者人家不缺,人家手下强者数量大概还在他这位州侯之上。

    人称界主!

    这个称呼已经在大罗一方有所记录,‘姜泌’洞天之主的身份再次确认,还不是普通的洞天之主身份。

    其身份重要程度早被提到不亚于道君一档。

    在沙道君现身前。

    一直在天华道君攻击下,庇护住大罗众修者的是谁,没有人产生误会,除了姜洞主不会有其他人!

    这是位仅在道君级之下的大能强者!

    大罗监察司记载中。

    如此标记着。

    所以!

    有这位在,越曦小姑娘和她的封地,不缺强者已经是公认的了。

    缺的话。

    他除了自己,也不了什么。

    想到这里,晋侯嘴角抽搐了一下,看向渡劫中看不清身影的小姑娘的目光,无比羡慕两位大能的心中宝啊!

    就算是那几位武王嫡传弟子,可能都比不她受重视。

    自身天赋又惊世骇俗。

    这般的天之骄子,她还缺什么呢?

    有沙道君在。

    越曦小姑娘说缺法宝之流,谁也不会信,毕竟人家是天器传承,炼器大宗师本尊还在,这天下谁都想求其炼宝。

    自己怎么可能缺宝!

    至于缺材料?

    缺资源?

    洞天之主最有名的是什么?

    是其洞天之内几乎独属其一人的资源灵物啊!

    有名有姓的洞天内,都有其特殊灵物出产,都是天下各势力各强者都追捧的灵物至宝。

    所以,只要拥有一座洞天。

    经营之下,谁缺资源他们都不会缺!

    晋侯酸溜溜的想,他宁愿用一州之主的位置换一座洞天秘境,可惜,没有人会愿意和他换。

    叹了口气。

    最后,只能是人口了!

    洞天之中应该也有居民生存,但生于洞天的普通凡人却极难转移到主世界来生存,除非是修炼有成者。

    一般至少四阶,才能移出。

    有时甚至限制更高。

    这方面晋侯了解的不算多,只知道洞天中的人,特别是普通凡人是无法在主世界顺利长寿的生活。

    一般都会早死早衰。

    或有其他异常。

    不过,父母辈是洞天移出的,只要之后出生在主世界。

    这方面的负面影响就会一代比一代低,最后繁衍至代,就能彻底融入本界,再无异常。

    差不多六十年至百年。

    可曦城和小越曦的封地,总不能只靠洞天内移民繁衍吧?

    以大罗众所周知的某些常识。

    人口繁衍需如流水不腐一般,才能达到最佳的繁衍效果,各州对人口交流婚嫁都持支持态度。

    所以,晋侯有心从晋州移来部分人口。

    也算是一种投资。

    洞天内的人口与外界人口的繁衍,说不定会有些特殊体质或血脉天赋流传出来,其中最普通的人口不算什么。

    但其中诞生的天才!

    一位培养出来的本州天才,能带来多大的气运和利益,只有各州州侯们者知道,反正,没有一位州侯轻忽教育培养问题!

    大罗从上到下。

    文武方面的培养和筛选体系完整之极!

    “人口不急”

    白琪和方鹏对视了一眼,都想到了星际世界那恐怖之极的人口数量,只要带出一丁点来

    神主没有专门提人口问题。

    但他们猜想神主可能有这方面的想法。

    “东域各方的人口数量并不少,只是与各势力交融极深。”

    计云藏笑道。

    “不过,大罗曦城的名头大概也通过那些异修之口传了出去,想依附的修者及其眷属大概会在接下来不断到来”

    这里面自然也有他的推波助澜。

    目前东域内。

    太多修者及中小势力向大罗投诚,但大罗一方也不是见人就收,一些审核和观测时间都不短。

    这是律法所至。

    但曦城方面,却无需完全按大罗的律法行事,可以有所放松。

    而在曦城入籍十年后。

    也可以相当于大罗境内入驻十年,拥有入籍和子民身份和资格,这让不少想投靠的原东域人士。

    都有了更多选择。

    计云藏似笑非笑的扫了晋侯一眼,后者面无表情的瞪视他。

    两人间的眉眼官司无人关注。

    毕竟不远处城楼上,那乌云密布旋转低压,仿佛无边黑暗的劫云已经有所动静。

    雷劫!开始了!

    轰隆!!

    银蛇般的雷电直劈向下。

    城楼上仿佛末日降临一般恐怖压抑!

    黑暗罩顶!

    天威慑慑!

    越曦从入定中苏醒,头顶一阵发麻,刹那间就了解了自己目前的处境,这是在渡晋级的雷劫。

    雷劫?

    疑惑一闪而逝。

    但也顾不得多想,开始专心渡劫!

    她对渡劫的了解只来自于典籍中,还有飞莲界时,小火球化形时由天地生成的排斥或考验。

    经验不多,但也并不陌生。

    ‘六阶左右的劫雷气息?’越曦抬眼向上,城楼的顶盖并不影响她的感应,她大眼微微眯起。

    这并不让她感觉放松。

    毕竟典籍中。

    雷劫这玩意儿基本上都是一重强过一重,最初的气息可做不得准,基本上还与渡劫者的实力、业力有关!

    ‘我这到底是什么劫?’

    不明白渡的是什么劫,自然无法从典籍中的记载,获取劫雷的大概数量和次数。

    只知道是雷劫。

    但这雷劫从何而生,为何而起,越曦一无所知。

    ‘总不能是化形劫吧?’

    越曦冥冥中一道念头闪过,莫名这么想,随后失笑,她又不是咦?越曦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其他书友在看:血界风沉最强修真学生诸天布武云侠仙路重生之游戏策划师对不起,我是神仙王者荣耀之奇迹之巅学生会之归路醉入红楼灵气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