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41章 送你一面镜子(5/5)

    幸好没中要害!

    其他人庆幸。

    就是不知道那姑娘心态如何,是否宁愿插中要害得了,知识面极广的唐成如此想着,表情有点难以言喻。

    神主真的跟那两人没仇吗?

    反正五阶武修的自我恢复力惊人,只要无残余异能在体内。

    就算要害被插几下,一时半会儿也死不了!

    下方众人目光有着不忍直视的悲凉感,那位炼器的大佬是不是极其恶趣味啊?

    俊美小少年脸伤了。

    冷漠少年大腿洞穿。

    漂亮少女不能形容的位置被侧着串了。

    下一个是谁!?

    将被神兵扎到哪里呢?

    从三人的容貌气质中,旁观者们以为他们了解了神兵的认主范围,那就是年轻、好看的少年少女!

    这很符合逻辑。

    就算那位不知道是在渡劫还是在专引天雷炼器的大师,应该也是想给予这些天赋出众英才们一个机缘。

    众多长相不符,修炼年龄较长的人开始向后退去。

    “将机缘留给年轻人吧!”中年人外貌的大罗堂首向同伴以目示意,彼此都笑着退开了,退远了。

    三位异修中一位看上去也是少年模样。

    他犹豫了一下。

    打量了那几位躺地上的少年少女,突然恍然,叹了一口气,俊脸一皱,果断的跟着同伴退离了。

    “怎么,不甘心吗?”

    同伴揶揄的问。

    异修少年形貌的那位六阶强者摇头,边退边道:

    “也不算,虽然看样子只是地煞法宝,这里的五阶法宝水平,但灵性极高,不亚于一般的天罡法宝可惜与我无缘!”

    不待身旁两人再问,他又补充道:

    “你们没发现,三位小辈都是超越了自身极限,已经无法再向前,只能躺地上的那种吗?”

    他们身为六阶后期的强者。

    在天威下的极限自然不同,如果非要坚持到倒地不起,只能他向城主府看了一眼,又抬头。

    那几位强者本就限制了他们的前进距离。

    如果违背对方的规定。

    法宝之主大概也不会愿意将机缘赠送给他们这是两难之局无解,只能像那几位年长者一样。

    保存脸面的退去。

    路过贺勤时,少年奇怪的看了一脸原地不动的他,又打量了一下他的脸,随后,脸又皱起来了。

    忙扭开不看他。

    贺勤:

    好象他很丑似的,这些人真特么过分!

    贺勤正在犹豫自己要不要也退去,突然,他警惕中的那三位异修中,其中一人掏出什么东西向他扔来。

    他目光一凝!

    正要闪避或者攻击,下一刹那及时止住了动作,伸出手将那半个巴掌大的镜子接住,奇怪的用神念一扫。

    普通的镜子?

    没有任何玄机的普通质量比较好一点的精致镜子!

    他顿时茫然。

    这人给他镜子干嘛?

    身旁哗哗哗的退去了无数人,只剩下他高居首位,身后不远处,是十几位容貌稚嫩的少年男女。

    连一个青年都没有。

    贺勤恍然。

    一阵愤怒后,顿时生无可恋,这是要让他照照镜子啊!!照个鬼!他还不知道自己长什么样吗?

    心情起伏了一会儿,他面无表情的退了。

    不退不行啊!

    那么多人齐刷刷的目光就看向他,有人比他还早一步理解镜子的含意,此刻正揶揄带笑的看向他。

    以他的年龄他的修为对比!

    他如今也正是年少!

    要不要寿命损失太多,造成了晋级五阶后,容貌不光没有年青下来,还看着又长了几岁

    如凡人三十多岁的他,面容成熟无比!

    在这些人中。

    也就只比那几位寿命到了后期的六阶堂首中的两位中年人年轻,在眼前城中众人里,容貌年龄大概顺着能排前三!

    太扎心了!

    他幽幽的抬头看向乌漆漆的劫云层,小曦,我还是你义父吗?

    难受的退远。

    将场地留给了剩下的十几位少年。

    来到退出的众人附近,一小少年傻笑着抱着有些偏长的法宝长剑靠近他,突然挠了挠头,满脸认真:

    “贺叔,要不我这剑给你?”

    他随后果断的将剑递出。

    其他人眼中赞赏。

    视法宝如常物,真是好心性!

    贺勤面无表情的推开,小屁孩讨打啊,明明知道是谁扔给他的,这是故意刺激他?

    “不用!”

    越晋又推让了几次,通通被拒绝了,他有点心虚的瞟到其他人那柔和的目光,贺叔那快冒火的眼神。

    将剑横抱着。

    不是不想负背上或抽腰间。

    问题是,这剑它没有鞘啊!

    正常的法宝是收入识海中,就算是武修,五阶后也能做到让法相炼化法宝,收入体内,可他也没有法相

    虽然剑器不再伤害到他,但总这么拿着也怪怪的。

    回头让妹妹好歹给弄件鞘

    越晋认真的想着。

    至少法宝给了他,还给了外人都没有给贺叔一事,越晋认为,这应该是妹妹准备给贺叔炼制更好的。

    毕竟他才四阶,而贺叔五阶!

    因为担心被人以四阶无法使用法宝将剑器收去,没有师尊在这里的越晋只好使用了一点小心机。

    就算有妹妹。

    但越晋也不想什么事都留给妹妹处理啊。

    如果贺叔愿意帮他将剑器收容一阵,他其实是很感激的,目的也是如此,可惜,贺叔似乎想岔了

    “咦?又来了,贺叔你”

    天上劫云中,又是带有法宝气息的神兵光芒一闪,越晋正想催促一下贺叔上前,说不定这把是妹妹给贺叔的。

    但贺叔反而瞪了他一眼,他只好闭嘴。

    然后

    就见天空光芒一闪,冲着他们方向而来的流光半路上突然仿佛折翼一般直线落下,视线中光芒还在。

    下方又传来隐隐闷哼。

    又扎中了一个!

    无数人齐刷刷的视线看向被扎中者的扎中位置,目光晶亮,眼红这些机缘者的人,只想从围观中获得一点安慰。

    “什么位置?”有人被挡了视线,急问。

    “丹田啊!!好险!!”有人惊呼。

    “是啊,要不是这些都是入体溅血就能借血淬火,当下就能认主的新炼制法宝,还残留有天雷气息,纯粹无比”

    这人不紧不慢的悠然道:

    “这被利器刺中丹田可不是小事,若非是自身法宝,这人恐怕就受重创了”

    “没这点胆量,凭什么获得机缘!”有人冷声道。
其他书友在看:血界风沉最强修真学生诸天布武云侠仙路重生之游戏策划师对不起,我是神仙王者荣耀之奇迹之巅学生会之归路醉入红楼灵气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