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九十二章 送别老父

    当夜酒宴一直持续到后半夜才了,等兰千阵次日起来时已是晌午,曹进宝早已设好午宴等候兰千阵,两人在江边风和日丽的秋景里饮酒甚欢。宴罢,两方终于可以道别,曹进宝酒量很差,喝了一点就醉倒了,临别时曹进宝拉着兰千阵的手千叮咛万嘱咐的叮嘱兰千阵,一定要把北方的银子送到京城来,兰千阵自然点头应允。

    送走曹进宝和他的大队人马后兰千阵总算是可以携众人往渡口去了,此时已是下午,还好京口就在眼前,要不然今日兰千阵又不得渡江了。一行人入城来到渡口,也不声张,到地方雇好船只便安排行礼马匹上船,呼延浩与亲兵们收拾好东西后便在船上招呼兰千阵道

    “掌柜的,该上船了。“

    在亲兵们忙碌的时候兰千阵一直在码头上和兰子义一并站着,父子俩也没说什么话,就是

    看着亲兵搬运行李。现在行李已经搬完,也到了上船的时刻,兰千阵干咳一声后对兰子义说道

    “子义,那我就走了。“

    兰子义率领着桃家兄弟拱手作揖道

    “父亲一路小心!“

    兰千阵看着眼前的独子,努力想说什么,试了几次却总是说不出口,最后他也只是伸出手去摁在兰子义肩上淡淡的说道

    “你也小心。“

    说罢兰千阵转身登船,只是在他的脚落在长板的一刹那,他突然回过身来抓住兰子义的手道

    “子义,跟爹回去吧!我兰家坐拥二十万虎狼之师,进可除奸讨贼,匡扶大正,退可雄踞塞北,称霸一方,犯不着在京城里和这些秀才们勾心斗角,犯不着的。“

    兰子义看着自己老父亲,颔首笑了笑,他道

    “爹,我就是秀才。“

    兰千阵闻言哀叹一声,摇头不已,唯有两只大手紧抓兰子义不放,许久后他终于放开自己儿子,然后道

    “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是谁的话都不听,你既然一心要留就留下吧,只是记得,如果京城形式不妙立刻折返归镇。那个月山间是公公的人,心思不在你身上,切不可在她身上耽误功夫害了自己性命。“

    兰子义弯腰拱手道

    “谨遵父名。“

    兰千阵又看了兰子义一眼,终于转身踏上长板,这次他再未回头,就这么登上船去,决绝的走了。

    兰子义携桃家兄弟一直在码头上为兰千阵送行,直到兰千阵的船离岸,消失到江面之外。送走了自己的父亲兰子义也可以折返回京,他伸手向旁边桃家兄弟要马,桃逐兔立刻为他递上缰绳,同时桃逐兔在一旁咋舌道

    “从来没见过将军如此的…慈祥。“

    一边桃逐虎伺候这兰子义上马,然后自己也上马,听到桃逐兔的话他道

    “人家亲生父子见面,不慈祥还吵架不成?将军为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是那种吼得儿子不敢吭声的人吗?“

    几人这时都已上马,正勒着缰绳缓步行在京口街道上,桃逐兔让开一个行人后说道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啊,咱将军和自己儿子就是和别人不一样。“

    桃逐虎笑道

    “怎的?你还想让将军待你如待少爷一般?“

    兰子义在旁闻言,赶紧解释道

    “大哥这话太见外了,我爹一向将三位哥哥视若己出,昨个大哥你当着我爹的面教训我,我爹不也没说什么吗?“

    桃逐虎笑道

    “不一样,不一样。“

    桃逐兔这时插话问道

    “对了少爷,将军昨晚上和你说什么了?连我们都回避。“

    桃逐虎道

    “既然回避了你你就别问!怎么这么多嘴?“

    桃逐鹿则说道

    “怕是咱刚才船头听到得就是将军昨晚和少爷说得吧?“

    兰子义闻言仰头微笑,并未出言肯定,但桃家兄弟都是聪明人,见状也便明白了兰子义是在默认。

    桃逐鹿又问兰子义道

    “刚才将军让少爷提防你的月儿,少爷回去可会这么做啊?“

    兰子义一听月儿两字,脸立刻烧得通红,他羞得低下头连连摆手道

    “我爹只是让我不要沉迷女色,没说让我提防月儿,二哥你想到哪去了?“

    桃逐兔插话道

    “将军何时管过少爷女色?将军从来都是发愁少爷你不近女色何时管过你女色?少爷你别找借口了。“

    桃逐虎摇头苦笑道

    “求不得乃是世间至苦,少爷情窦初开,又是单恋,遇到月山间那种老手还不得把心肺都掏出来。“

    兰子义被桃逐虎说得脸上更红,他连声哀求桃逐虎道

    “我的好大哥,亲大哥,您行行好,放我条活路,我没你说的那么不堪。再说我和月儿哪是单恋?月儿明明对我有意思来着。“

    兰子义的话把桃家三兄弟逗得大笑,桃逐虎道

    “才是有意思?少爷你堂堂关内侯,大正代公亲儿子,哪家小姐跟了你不得死心塌地,结果她月山间一介奴婢,竟然对少爷你只是有点意思?这他妈叫什么道理?“

    兰子义被桃家三兄弟取笑的面红耳赤,恨不得现在就跳下马去投入江中遁走。没得办法,兰子义只能连连挥手。桃家兄弟一番戏谑惹得街上行人瞩目,大家这才意识到自己闹得过头,赶忙收声加速溜走。这一溜众人便出了城去,又走了几里地兰子义惊呼道

    “遭了,刚才光忙着跑,也没管时间,这个时候根本回不去京城,刚才我们就该直接在京口投宿,出城干嘛?“

    桃逐兔摆手无所谓的说道

    “没留京口就不住京口了,路上有的是村镇投宿。再说好不容易出来一次,少爷何不借此良机游玩一把,我和哥哥们都带着弓矢,不如我们上山去游猎一番,打些野味,寻得到村镇便找一处歇脚,寻不到村镇便在外面野营,这有什么可怕。“

    兰子义点头道

    “三哥说得对,京城里糟心事那么多,能潇洒一回是一回。走,正好我也想练练骑射。“

    四兄弟想到一起还有了去处,当即开怀大笑,四人手里马鞭一扬,径直就往山上去了。

    四人借着日落前的太阳在山里好好游猎了一回,等到天黑下山时桃家三兄弟马鞍后已经挂满了野兔野鹿什么的,只有兰子义马鞍空空,不过兰子义本就不会骑射,没猎到东西也是正常。

    四人下山寻着火光投了一处村子找了家农户安歇,给了银两让农家做饭,同时还把野味也留给农家,当夜无事自然不必多说。次日兰子义等人起床后别了农家返回京城,路过东辑虎营时正好遇到张偃武与高延宗整装出发,兰子义又与二人置酒小叙,之后他才回到京城。
其他书友在看:时光里的远望星任侠无踪浮生辞之长生诀蜀汉复兴者本丸记事手札[综]仙王石漠修罗宰天方艾热血龙神机甲最强系统之诸天强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