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59章 谁愿意这样继续下去

    掏空一切的生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可能从我们再也不会轻易的相信别人的瞬间开始,也可能是我们无法再去感天动地的说一些爱情故事开始,有时候也会觉得奇怪,明明那些演绎故事的人本身就有着很多的问题,但为什么演出来的故事却可以让看得人动心,这是什么道理啊?

    然而,这一定是一个未成年人才会问出来的问题,因为不懂得这些生活的人,是看不出这些虚情假意的真正面目,他们无法感受到这些等待的画面里面包含着怎样的空虚,所以也同样看不出这些空虚背后所呈现的真实画面又是什么。

    是无端的懊悔,是无情的离开,是决绝的不曾放在心上的感叹,其实我们内心深处都有一个小小的,孤独的世界,有着别人无法涉足到的地方,也深藏着我们永远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一切,我们到底是为了什么才会在乎这样的感情困扰,亦或者我们压根就不曾真正的在意。

    没有什么是可以重新再来,再次变得开始的话题,就连感觉的觉悟也一样,正如我们内心深处的渴求和期待的道理是相同的,本以为这个世上会出现的热血,最终都变成了冷淡的回应,没有人搀扶一把摔倒的可怜孤儿,正如没有人会同情这个世上行尸走肉的自己。

    觉悟,感受,这些体会在心灵深处的一切,都变成了最孤寂的身影,直到最后的最后,我们发现,其实折射出这些身影的我们,竟然很早的时候,就明白了这样的道理,只是我们为了生活而不得不自欺欺人的活着,也意外的将这一切变成了一种无法被构想出来的结果?

    再过的废话都无法给与你真正的安慰感,甚至也没有什么可以取代你生活之中的恐惧,那些所谓的金钱和利益,那些所谓的不劳而获的一切,都只会愈发的掏空了你对生活之中的全部感想,因为你在放纵的不是生活,而是在放纵着自己的生命。

    将这些标准变成了一种衡量的话题,是多么可恶而又无法改变的事情呢,仿佛我们一直都在期待着别人的出现,可以妄图就此拯救着我们与这样的水火之中,我们看似得到了一切,其实到了最后都会在某个瞬间被消耗掉,用另外一种方式,以另外一种悬念而构成。

    倘若我们可以重新悔过,那么后悔的事情会有多少,就说明了自己对过去生活里面有多少的不满,曾经也会说着什么真想重来一次的废话,但是当自己真正的可以这样去选择的时候,才发现这压根是一件无法做到的事情,甚至也是一件不能够答应的事情,因为改变了过去的自己,所以也会没有了现在的自己吧?

    无论自己走过了多少年,也无论自己经历了怎样的奋战和煎熬,当自己忽而对待人生有着一种清楚的看法后,那么倒是可以恭喜自己,终于将人生的混沌解开了最后的疑难杂症,我们看似不同的生活角落里面,都积满了无情的尘埃,其中的每一张画面也都布满了不同的符号,强调着不同的结局和最终发展下去的方向吧?

    于是,我们就这样按部就班的前进么?我们可以有多少的选择重新开始,我们一次次的返回,一次次的回头去重新选择之后,其实到头来还是成了最初的答案,因为我们的心里很清楚,这才是最适合我们的一切条件吧。

    没有什么白马王子,也没有什么金童玉女,我们只要做好一个正常人,维持一个普通的生活,享受一段安静的环境,就已经可以被称为这个世上最幸福的人了,反正,生活是自己的,如果自己都不能让自己的生活变得自由自在的话,那么还算是什么自己的生活呢?

    别人说什么都是扯淡,唯有自己开心才是最重要的,哪怕是别人说什么你好自私的话,那就承认了也没什么不好,我的确很自私,我自私到了只会让自己感到快乐,只会让自己过得开心有错么?就算是真的有错,那就认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生活,就是生下来再活下去,既然无法选择生我们的人是谁,那么别人也无法掌握我们怎么活下去,反正怎么活下去也是我们自己的事情,于别人无关了呗,最讨厌那种对着别人的生活指手画脚的人,最讨厌那种说清楚后还纠缠不放的人,这种纠缠不清的人真的是讨厌至极了呢,真正的放手也是一种最基本的尊重,如果连这点都无法保证的话,那更别提是什么人格品质了,这样的人直接一辈子都不会接受!

    所以,反过来的我们也是一样的,一旦被对方说了拒绝的话,或者是一旦有了分手的约定,那么就要坚持往下走,不要回头,也没有必要回头,沉默和冷淡就是一种明确的表示信号了,过多的纠缠只会让自己深陷其中而无法找到真正的意义。

    或者说,无法谈论在一起的人是无法走下去的,这也是注定了要去接受的事实,不是任何人任何生活都可以接受勉强这两个字的,即便是未来真的很痛苦,那至少眼前也不会让自己同样痛苦不堪吧,这样的纠缠注定了是要被搁浅的,谁都无法摆脱的无助里面是充满了最后的念头,也是充满了最有意义的格局。

    离开一个人也是需要勇气的,正如我们承认自己也是一样的失败道理一般,我们尽可能的摆脱这样的纠缠,我们也尽力的去看清楚自己脚下的道路,躲开那些没必要的追求和亢奋的表现,就是作为一个正常人最基本的表现。

    隔绝周围的一切,保证生活里面的简单和干净,本身就是一种充满了理论性的存在,我们还能怎样的支配自己的生活轨迹呢,甚至都不需要别人来回答了,做好当下的一切选择已经是一种最难得的事情了,充满了的绝望也充满了绝望背后的希望,回头的路一定不要走。

    黎曼瑾跟邵年合资的公司虽然只是之前的空壳套路公司,但是至少在黎曼瑾和邵年两人的努力带动下,也渐渐的走上了正轨,怎么说呢?

    黎曼瑾的确是自己给自己找事情做,反正她也不缺钱,至于这挣钱与否的结果倒是都已经不重要了,但比起其他的,黎曼瑾倒是更加在意这一批新晋公司的新人们如何了?

    话说,这艺人选择经纪公司也好,还是经纪公司去选择艺人也罢,都是一层接着一层的套路,很多时候,就像是老母亲跟孩子们似的,一个成长,一个看着他们成长,互相的关系之中牵连着一些利益的纠纷,很多人事之间的纠缠也注定了要牵扯出更多的爆料来,所以。

    大多数的人,在面对自己此后的道路时候,也会有着和更多的挑选吧,甚至连黎曼瑾自己都觉得,别总是将这个娱乐圈当成了一种跟其他地方不同的圈子,比起其他地方的环境,这里的一切只会更加的复杂多变不说,甚至也只会更加的暗藏心机。

    索性,在看着这一批新晋公司的新人之前,黎曼瑾倒是跟邵年先有着一番的沟通,说道。

    “这些新人里面,你有没有特别看好的?”

    黎曼瑾翻开花名册随口问一句,话说她之前也是参加过选拔角色的人,更是面对过很多的艺人,无论是新人也好,还是在这圈子里面已经混迹了多年的人都好,反正都是见多了这样的世面,怎么也看得透一个人在将未来是否会大红大紫的。

    闻声,邵年却是一顿,他哪里有着黎曼瑾这样的火眼金睛呢,倒是有些为难起来道:“嗯说起来嘛,我比较喜欢听话的那种,无论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最听话的也最好按照公司的规划进行培养嘛,怎么说呢,就算是在将来出现了什么问题,也好在后面加以调停。”

    邵年这样的话说的也是深有道理的,虽然他的话甚是官方,但却是实打实的硬道理,毕竟这也是他作为公司责任人的观点嘛,所以很多情况下,黎曼瑾也是可以这样理解的,毕竟大家都是奔着赚钱和背后利益去的,谁会白白的浪费时间和功夫做这样无聊的事情呢?

    半晌后,黎曼瑾甚是一阵沉默,邵年看着她这幅样子,索性也有了几分愧疚,倒是不敢接着往下说了呢,只管瞅着黎曼瑾的脸色看个不停,直到黎曼瑾应声道。

    “嗯,也对,那就挑选几个听话的吧。”

    邵年差点被这话说的愣住,倒是堪堪反问道:“啊?您同意啦?”

    邵年这个样子才让黎曼瑾失声反笑道:“你这是什么表情,难道非要我说不同意,然后故意让你为难着才会觉得开心和正常么?怎么我在你的心理就是这样一个不讲道理且十分难缠的女人啊?”

    邵年果然一个头两个大,怎么自己说什么了,就被黎曼瑾给怼成了这个样子呢,分明是她自己真的很难说话嘛,到头来却成了自己的错误啦?唉,女人啊,果然是怎么样都不行喽!当然,这话也就是在邵年的心理憋屈着说说而已,他可不敢直接说出来去。免得这位黎小姐又要有什么后话来教训自己了呢,话说

    明明黎曼瑾跟俞墨北先生的爱情当初也是进展的异常壮大的呢,就连他这样的小人物也在手机上看了好几天的热搜,面对这样的男强女强的结合体,他们这些吃瓜群众们也是都纷纷表示支持的啊,可当初支持这两人的观众们,此刻为什么也都成了一边倒呢?

    竟然也会跟着那些大潮流说着什么黎曼瑾小姐早已经在背后跟俞墨北先生离婚的事情了,这样的话怎么能说得出口呢,为什么要好端端的盼望着人家家庭不和睦?最终,邵年这一脸又是摇头轻叹,又是低声感叹的样子,反而更加引起了黎曼瑾的注意呢。

    黎曼瑾:“喂,你又怎么了?你有什么其他的意见要说么?我知道你们一直都觉得我的脾气不好,很难以沟通,甚至还在背后说我喜欢装高冷,明明都是嫁人的三十岁老太婆了却还要在外面装出一个小姑娘的样子,对吧。”

    邵年:“呃?没有!没有!绝对没有的事情,我们怎么会在背后这样说您呢?您可是我们公司的大财主,我巴结您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背对着您这样说话,这简直是”

    黎曼瑾:“我又没说是你说的,你这么激动干嘛,难道是嘴上没有这样说,但是心里也这样想了吧?”

    邵年:“苍天啊,为什么这个世上总是会有这么多的坑等着自己往里面跳呢,明明自己是无辜的啊,为什么老天爷要这样的戏弄自己?”

    邵年这一脸哀嚎的样子,总算是让黎曼瑾的恶作剧得到了满意的结果,最终才放下手里的花名册塞进邵年的怀中,当先起身往门外走去,更是丢下一句。

    “喂,跟上点,不是说要去重点挑选两个听话的新人嘛,那还等着什么呢?”

    黎曼瑾眼神一扫,这果然才是大老板的样子往门外走去,反而是后面跟着的邵年唯唯诺诺的像极了黎曼瑾的助理或者是秘书之类的跟班?

    面对这样的“误解”,邵年也习惯性的嘿嘿一笑,表示自己这样低调的做人也是相当有好处的嘛,毕竟他要是太高调了,惹得俞墨北先生不高兴,那到时候

    黎曼瑾倒是可以回家休息,接着做她的俞太太,但是他邵年岂不是要连同后半辈子都给栽跟头了呢,果然是大佬的女人不能惹,而这大佬更是不能惹啊。

    末了,邵年跟着黎曼瑾,早已习惯性的将自己的身份降低到了助理这一层上,而黎曼瑾虽然在很多事情上也是征求了邵年的同意才做出最后的决定来,但从气质上来看,到底还是黎曼瑾说了算哦。

    这厢,训练教室内,已经有着不少的艺人在等待这最后的选择会面了,对于他们很多人而言,这样的会面也是相当的重要哦,毕竟第一印象才是最好的印象嘛。

    “黎小姐您请。”22
其他书友在看:快穿:CP配对大作战王者荣耀之自然外星人的游戏机花香满园潇洒修仙路限时宠婚:感觉夫人坏坏哒影帝军少的超人冷妻漫长的告白!三生无幸,与君无缘大骑士从入门到精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