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七十八章 你排一百零一号

    北原秀次睡梦之中好像又隐隐闻到了那股包围了他40小时的奶香味,而且隐隐感受有人在揪他的被子。他挺累的,一时睁不开眼,而很快那股奶香味开始变淡,似乎要离开,他终于醒了过来,支起身子一看,发现一个小小的黑影正要离开堂屋,连忙问道:“那个有事吗?”

    他闻香识萝卜头,觉得应该是冬美。

    冬美讶然回头,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吵醒你了?”

    她受了春菜怂恿,忍不住想问问北原秀次是不是喜欢自己。她是个急性子,洗完澡便跑来了,但过来了又不太忍心吵醒他,只是给他掖了掖被角便又打算回去,反正以后日子长得很,也不必急于一时,没想到北原秀次还是醒了。

    北原秀次披上了一件外套坐了起来,拉了两下灯绳,把节能灯调到弱光状态,笑问道:“没关系,是有什么事吗?”

    冬美犹豫了一下又蹭了回来,老老实实跪坐在他不远处,小声道:“是有点事想问问你”

    “请说!”北原秀次啃完了人家后,态度那是相当的端正。

    “就是那个”

    冬美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而北原秀次看她这欲言又止的样儿,微微沉吟了片刻,心里有点猜测了,但也不敢确认,怕说错了话,便谨慎问道:“是什么事?”

    冬美歪头憋了一会儿,爬起身想要走,闷闷道:“没事,就是看你累坏了,过来问候一下!”

    北原秀次无语了,我本来睡的好好的,你又不是不知道,问候个鬼啊!

    他离开了被褥——穿着睡衣裤呢,没光屁股——好好盘腿坐下了,摆出了认真交谈的架式,叫住冬美道:“是为了为了那件事吗?”

    除了自己啃了她,似乎也没什么事值得半夜跑来问了——有可能是不放心怕自己说出去,又来叮嘱一遍。她其实相当保守,事关她的名誉问题,不放心完全可以理解,自己好好再保证一次也是应该。

    冬美又缓缓坐回去了,心里想了想刚才春菜的话,觉得确实有必要快刀斩乱麻,无论答案是什么,必须有个答案,直接鼓起勇气迎上了北原秀次的目光,认真问道:“你喜欢我吗?”

    北原秀次愣了愣,仔细看了冬美一眼,发现她刚洗完澡,小脸红扑扑的,一头乌发盘在头上,用一条白毛巾包着,露着纤细的脖颈,显得很优雅,但眼神勇敢又坚定的,似乎必须寻求一个答案。

    他一时没敢答,怀疑小萝卜头这是半夜找他表白来了,而且也不确定自己喜不喜欢小萝卜头——他的理想型是温柔的女生,这怎么看也和小萝卜头不沾边。

    但是,小萝卜头除了脾气坏一点,心眼小了一点,性格别扭了一点,财迷抠门了一点,整体来说混蛋了一点儿外,基本还是符合他的审美的,至少和她在一起,感觉很放心,她能把家里打理的很好——他是从小就渴望有个温暖家庭的。

    而且现在住在一起,整天抬头不见抬头肯定看不见她,那只要低头就能看到她,就算交往了似乎也不用像别的男女朋友一样,需要在约会上浪费大量时间,而且她除了照顾家庭外,本身也是以学业为重的,两个人将来约会似乎可以一起学习,共同进步。

    虽然和计划不符,有自己把自己脸打肿了的嫌疑,但想想其实也没多少坏处,只能算是把计划提前了十年而已十年后未必还能碰到这么靠谱的萝卜头,就算现在交往了,两个人分开上大学,依小萝卜头的品行性格也不可能变心。

    更重要的是,自己已经犯了错误,把人家啃了!如果对方要自己承担责任,自己也不能逃避,真来句:“你不是说那件事无所谓吗?”

    那不是一个有担当的人该说的话、该做的事!往好了说,一个成熟的人要为自己的言行负责;往坏了说,自己拉完臭粑粑当然要自己擦屁股——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无可置疑!

    他脑子转了一圈,直接点头道:“喜欢!”

    他干什么都很认真,事前想来想去,分析利弊,墨迹的要命,但真下了决心,也是十分痛快,永远不再犹豫——事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大概自己命里就不可能有一个温柔型的伴侣,那选小萝卜头也不错。

    只是自己可能终究无法避免娶一个咸蛋的命运了!

    冬美见他半天没说话,眉头正往一直凑呢,猛然见他答得坚定不移,顿时腰一塌有点坐不太住了,眼睛也不敢再直视他,开始左右闪躲起来,有些害羞地问道:“你你不嫌我矮吗?”

    她今年好像没长,怎么量还是一米四五、四六,有一次量出了个一米四七,差点喜极而泣了,但第二天不知道为什么又缩回去了,而北原秀次目前一米七七、七八了,感觉正长得猛,将来一米八以上指日可待。

    这身高差距确实挺大的,当前三十公分就挺闹心了,要是扩大到四十公分

    北原秀次诚实答道:“我不敢说自己不注重另一半的相貌身材,但我敢说这绝对不是我喜欢一个人的先决条件。长相漂亮,身材好我会感到高兴,但要是普普通通或者更差一些,只要我喜欢她的品行,我也能接受。”

    冬美听着他的话感觉还算满意,至少很诚恳,但还是撇了撇小嘴说道:“我就是矮了一点,但我长得漂亮!”

    这北原秀次承认,小萝卜头是矮了点儿,但小脸还是很可爱的,弯眉、月牙眼、唇色和小舌头一样,都是粉粉的,吐舌尖时都一眼都分不清哪里舌哪里唇,而且她是等比缩小,要是能长到雪里那么高,也是标准的长腿美人,只是眼下这情况,便只能说一声精致可爱了。

    他真不介意,感觉也行吧,至少穿衣省布,附和道:“你确实长得漂亮。”

    冬美心中更满意了,感觉有这番话也算值了,无论结果如何,总算没被北原秀次白啃了一口,不算猪拱了小白菜。她歪头对着空气——不知道的还以为那里有个隐形人,又认真问道:“那你喜欢雪里吗?”

    北原秀次一愣,怎么又提起雪里来了?难道不是在向自己表白?

    但这问题让他有些难以作答了,雪里那性格呆萌呆萌的,虽然有时给她辅导功课气得直肝疼,真恨不得像小萝卜头一样给她后脑勺两巴掌,但说不喜欢她也是挺难的——她大多数时间像只单纯到人畜无害的野生小动物,又天性喜欢乐于助人,整天还乐呵呵的,这种人根本没办法讨厌!

    除了喜欢蹭点吃喝外,雪里基本没什么大缺点,笨是天生的,这真不能怪她喜欢骗吃骗喝好像也不能怪她,该怪福泽直隆,他不知道怎么从小训练的雪里,害她肠胃一直在强制运动,特别容易饿。

    好像雪里的问题都该怪福泽直隆,他遗传的,他训练的,不怪他怪谁,雪里是无辜的,基本没缺点。

    北原秀次考虑了片刻,也不想欺骗冬美,无奈的点了点头,说道:“喜欢。”

    他说着话微微后仰了身子,防止冬美小身子一歪,直接躺倒拿小短腿踢过来——只听说话,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花心人渣型的混蛋了,感觉有点像要姐妹通吃。

    不料冬美没什么反应,只是长长吁了一口气,歪着头轻声道:“雪里的性格是挺讨人喜欢的,长的也漂亮,身材也好,你喜欢她也正常。”

    这小子倒是没骗自己,至少人品没问题。

    北原秀次无语了,我不是看她长得好看才喜欢她的当然也有点关系,她要是青面獠牙估计就不是呆萌了,而是痴傻了,但长相身材真的不占主因,就算她长得和春菜一样不起眼,性格也是很讨喜的。

    他赶紧辩解道:“我对她的喜欢和对你的喜欢还是有区别的,我对雪里就像是”

    哥哥对妹妹?不太像

    爸爸对女儿?也不太像

    朋友对朋友?更不太像了

    他斟酌了一会儿形容语句,也没想出该有个什么说法,只能叹了一声改口道:“我对她就是单纯的喜欢,不涉及男女之情。”

    冬美歪着头跪坐在那里脸儿更红了——那你对我就涉及男女之情了?早看出你小子对我的对我的那什么贼心不死了!

    她一声没说话,而北原秀次拿不准她的态度了,试探道:“福泽同学,你不是来找我负责任的吗?”

    冬美回过神来,惊讶地看着他,难以置信地问道:“什么负责任?啊,你以为我是来找你表白的?想和你交往?”

    北原秀次无辜的看着她,默认了,而冬美马上黑了小脸,又把头转向了一边,毫不客气道:“你死了那条心吧,我是不可能向你表白的!”

    那你问来问去是什么意思?北原秀次有点不明白了,而冬美斜了他一眼,也怕他误会了,又不高兴地说道:“你是男生,你要喜欢喜欢某个人,要积极主动一点!我不对,女生在交往中要付出更多,男生理应表达出诚意来!”

    冬美觉得她交往就是奔着结婚去的,根本不会拿感情当做游戏,那将来要是结婚了,她还得负责生孩子呢,搞不好还得挨刀,那凭什么北原秀次让她先表白,至少也得给她一个浪漫的回忆。

    北原秀次没恋爱经验,有些拿不准了,困惑问道:“你的意思是交往可以,但我得先表白?”

    冬美给他气倒了,平时精得像是猴一样,这种时候又不懂了?她没好气道:“你当然有向我表白的权利,但我也有不接受的权利我追求者很多,你排一百零一号,待选吧!”

    “我前面有一百个?都是谁?”

    冬美说完就后悔了,又不好改口,闷闷说道:“不知道,反正有一百个,我也是很优秀的,不是你说交往就会欢天喜地的那种肤浅女生!”

    “也就是我得先向你表白,然后你考虑一下?”

    冬美点了点头,又歪着头小声哼哼道:“预选人很多,我肯定要考虑一下!”

    北原秀次无语了,你这死要面子的死萝卜头,我特么的明明就是唯一预选人,你考虑个锤子啊!要不是和你生活了一段时间知道了你的本性,早就恨不得打死你了,依平时你在外面那鸟样,哪个男生会喜欢你?

    他也不拆穿冬美,开玩笑道:“那这样我也不急,我慢慢排队好了!”

    “那你排队吧!”冬美恼了,爬起来就要走,不过眼泪忍不住掉下来了——我又没要你的钱,又没要你的东西,让你先开个口又怎么了,女生就不能要点面子了吗?连这点面子都不给我,我能指望你以后尊重我吗?我又打不过你!

    北原秀次连忙拦住她,无奈道:“我开玩笑的!”

    40小时事件过去后,冬美已经对和他肢体接触很习惯了,给他拉住没任何反感,只是恨恨又坐了回去,也不正座了,盘腿坐在那里抱胸生闷气——狗屁的浪漫回忆,给这小子气死了!

    北原秀次也犹豫了,这该不该直接表白呢?雪里还以为是自己女朋友呢,这头答应了小萝卜头,那边她伤心难过了怎么办?
其他书友在看:拜师之极品美女神秘大裂谷快穿之我与你的缘永不消逝的北极星白左异事录无限维修系统为你痴狂帝国总裁放肆宠秀才家的俏长女萌妃可口:战神王爷请笑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