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章 大明不许有这么牛逼的人存在

    事实上对于给公主选婿,或者皇帝选妃,大明遵循的都是要寻常人家出身。皇帝或许还好,毕竟长得漂亮基本上就能解决很大的问题了,可是公主却不行。

    这是一个全民读书的时代,这是一个士人地位最高的时代,在这个时代,人尖子全都在这条路上狂奔。

    狂奔在士人路上的人,他们是不愿意娶公主的,因为他们要做官,娶了公主就没办法做官了。这也就导致了公主只能嫁给非士人群体,可是大明的精英人物全都在这个群体。

    除去这个群体,大明的精英人士还有多少?

    公主想要找一个好夫婿,绝对是难上加难,根本就不现实。

    心里面虽然想要改宗室,可是千头万绪,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一时间朱翊钧也理不出一个头绪来,索性就不去想了。

    见李太后还看着自己,朱翊钧笑着点头道:“母后放心,儿臣会留意这件事情的。”

    “或许可以用公主的事情试探一下大臣们的反应!”朱翊钧在心里面补充了一句,自己要开藩禁,这个消息暂时还没传出去,先用公主的事情探探路也是好的。

    见朱翊钧答应了下来,李太后这才松了一口气,继续开口说道:“皇儿,母后听说税务司的人在到处封店抓人?”

    朱翊钧一愣,李太后自从自己亲政之后就不过问政事了,今天怎么还问到这件事情了?稍稍一想朱翊钧就明白了,转头看了一眼武清伯李伟,朱翊钧的眼中闪过一抹森然。

    自己是不是对你们太好了?好到都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了。

    李伟见自己的外孙皇帝看向自己,目光很是不善,心里面顿时就咯噔了一下。他原本只是想自己的女儿帮着问问,没想到女儿这么直接就说出来了。

    显然自己的外孙皇帝心里面不满意了,这让李伟后悔不迭。

    朱翊钧收回目光,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容:“母后,这件事情申阁老刚刚和朕说了,内阁的意思是税务司所做的事情皆是依照大明律的。”

    说完这句话,朱翊钧便不开了,只是静静的坐着。

    李太后见儿子的态度,心里面就明白了,不过当着老爹的面,她还是有些挂不住,直接开口问道:“武清伯府有两家店铺也被人给封了,皇上知道吗?”

    看了一眼武清伯,朱翊钧心中暗自叹气,封了你两家铺子你就到宫里面告状?

    这么多年皇庄你赚了多少银子,这么多年玻璃作坊你赚了多少银子?现在只不过封了两家铺子,你居然跑到这里来告状,好好,你告状,朕让你告状。

    虽然心里面暗自发狠,可是朱翊钧脸上却依旧是云淡风轻,淡淡的笑着道:“竟有此事?不知武清伯被封的是什么店铺?朕回头问问看,如果是税务司做错了,朕让税务司的人去武清伯府赔罪。”

    朱翊钧这话一出口,李太后都听出不对劲来了。

    “皇儿休得胡言,税务司乃是朝廷衙门,行事又是有律法可依,怎么可以去武清伯府赔罪,朝廷法度何在,天家威严何在?此事休提!”

    李太后出言呵斥了一句朱翊钧,她此时已经意识到事情不对劲了。

    自己的这个儿子,李太后还是了解的,基本上都是温文尔雅的,很少有声色俱厉的时候。可是自己这边不过刚提了税务司的事情,他居然有炸毛的趋势了。

    让税务司去给武清伯赔罪,这话是绝对不能相信的。

    朱翊钧摇了摇头:“母后之言儿臣不敢苟同,对就是对,错就是错,如果税务司错封了武清伯府的铺子,还抓了人,那税务司就要受到惩处。”

    “武清伯,你说说看你做的什么铺子,放心,朕一定为你做主。”

    “如果税务司真的错封了你的铺子,错抓了你的人,朕一定严惩不贷。”

    李太后看着笑容满面的儿子,突然转头看向了自己的老爹,事实上李太后感觉到了,朱翊钧是真的生气了。这样的事情真的很少有,这么多年,自己也就见过这一次。

    出于对自己儿子的了解,李太后开始怀疑自己的老爹了。

    事实上自己的老爹是什么德行,李太后也是知道的,这些年管皇庄和做玻璃的生意,赚了不少钱,行事也很是荒唐无度,看来这一次又惹事了,而且还惹的不小。

    武清伯李伟肠子都要悔青了,这叫什么事情啊!

    自己被封的两家买卖,一家赌场,一家青楼,自己敢说吗?告诉自己的女儿,你老爹开赌场,开青楼了,别说自己的女儿是皇家太后,即便是稍有身份的人也会觉得丢人。

    “太后,陛下,臣两家铺子不值什么,税务司此举闹得人心惶惶,这大兴县又是天子脚下,臣是担心有不妥啊!”武清伯连忙开口补救道:“至于臣的铺子,自当按照规矩办事。”

    “税务司王大人臣也认识,那是一个刚正不阿的好官,臣相信他一定会查清真相的。”

    “如果是臣的铺子没做好,自然按照规矩办事,即便稍有疏失,税务司也是为了朝廷办事,为陛下尽忠,臣以为还是当宽宥的,王大人毕竟是不可多得的好官。”

    朱翊钧诧异的看着武清伯,他怎么也没想到武清伯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这招数是文官的套路啊!

    明明就是为了我家的铺子,但是我就是不说,说为了自己家的铺子,那多丢人。我是为了天下,为了大明,为了心中的公理正义,区区铺子,我怎么可能看得上。

    朱翊钧没想到武清伯也和自己来这套,心里面忍不住冷哼了一声。

    事实上这些年的生意做下来,武清伯还是有长进的,只不过长进也是有限。表面上看着还好,可是真的遇到事了,那依旧是草包一个。

    比如这一次铺子的事情,如果真聪明,他就不会傻乎乎的跑到宫里面来了。

    可是见到朱翊钧生气了,李伟又怂了,瞬间意识到事情不对了,两个铺子有什么值当的。为了两个铺子惹外孙皇帝生气就不值当,送两个铺子给皇帝外孙又怎么样?

    这样一想,武清伯就觉得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事情啊!

    事实上两种想法,代表着两个对象,前面的想法面对是税务司,自己堂堂武清伯,太后的父亲,面对一个小小的税务司,自然是不虚的。

    别说两个铺子,就是一文钱,那也不行,可是面对皇帝外孙的时候,那就不一样了,两个铺子算什么,二十个也不算事。

    听了自己老爹的话,李太后看了一眼武清伯,心里面松了一口气,自己的老爹总算是没蠢到底,便笑着说道:“皇儿,武清伯也是一片忠心为国,这件事情就算了吧!”

    朱翊钧想了想,笑着说道:“瞧母后说的,武清伯尽忠职守,当然是好的,朕怎么会苛责呢!”

    闲谈了一会儿,朱翊钧就告辞离开了,武清伯也跟着来到了前面的乾清宫。一路上武清伯都小心翼翼的,他知道这件事情怕是没完啊!

    “张鲸,武清伯府的两家铺子叫什么?”朱翊钧也不看武清伯,而是转头问张鲸。

    “回皇爷,得意楼和如意坊!”张鲸连忙答应道:“得意楼是妓院,如意坊是赌场,得意楼是大兴最大的妓院,如意坊是大兴最大的赌场。”

    武清伯李伟听着张鲸的话,很不得上去把张鲸给掐死。

    你说就完了,用的着说的这么彻底吗?我武清伯府是怎么得罪你了,居然如此坑害老夫。

    张鲸才不管武清伯怎么想,事实上皇爷一开口他就知道皇爷是什么意思了。自然知道该怎么说,在朱翊钧身边这么多年,张鲸能和朱翊钧配合的天衣无缝了。

    “青楼?赌场?”朱翊钧似乎没想到一般,回头看着武清伯府:“武清伯府很缺银子吗?”

    “张鲸,去年玻璃作坊和皇庄收了多少银子?”朱翊钧再一次转头问张鲸。

    “回皇爷,皇庄收银二百六十万两,玻璃作坊收银三百七十万两,除去成本之后,利润为二百二十万两,其中皇家和武清伯府各得有一百一十万两。”

    对于这些数字,张鲸可以说张口就来,一点难度都没有。

    朱翊钧看了一眼武清伯,淡淡的开口说道:“朕记得这生意做了十几年了,怎么说武清伯府也算是千万身家了,比国库的银子都多,算得上富可敌国了。”

    “已经这么有钱了,为什么还要做这样的事情?开青楼,开赌坊,你们很缺钱吗?”

    说道这里的时候,朱翊钧已经声色俱厉了:“是不是还觉得不够?朕这些年何尝亏待了你武清伯府?你们钱还少吗?还想着捞钱,税务司封了武清伯府的店铺,武清伯府怎么了?”

    “武清伯府的店铺就不能封吗?武清伯府怎么了?”

    “大明不许有这么牛逼的人存在,没人能例外,谁也不行,别说武清伯府,内务府也不行。”朱翊钧看着武清伯,大声的说道。

    武清伯此时脸都白了,直接就跪在了地上:“臣罪该万死。”
其他书友在看:英雄联盟之金牌主播一世掌教王朝2018我的外挂是妹妹天下第一捞心语录相师异闻录网游版美漫当我拔出剑纨绔王爷草包妃:倾世邪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