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六章 恢复爵位

    赵颌听了钱还的话,心里面就是一抽抽,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胸口:“交了一千四百两,我的那些布是不是也能还给我?”

    对于这件事情,赵颌也是非常关心的,钱不是关键,没了那些布,自己就要重新去备货了。

    “当然不是!”钱还笑着说道:“非法经营与营业证不相符的物品,一经发现,没收货品,并且要处以罚款。一千四百两只是罚款,那些布匹是抄没的。”

    听了这话,赵颌觉得自己的心都快停了。

    “可不可以用钱赎买回去?”赵颌看着钱还,咬牙切齿的说道。

    钱还摇了摇头:“为了避免出现徇私枉法查封索贿的情况,非法经营的货物一经查封就不可以进行赎买。”伸手又把文书放在了赵颌的面前,钱还笑着说道:“如果没什么问题,在这里签字吧!”

    虽然心里面在大骂,可是赵颌还是颤抖着手拿起了笔签了字。

    拿过文书,钱还笑着说道:“赵东家,你可以跟着咱们的税役去缴纳罚款了,罚款缴纳完成之后,你就可以过来补办营业证了,下证之后就可以从新开张了。”

    钱还捏着鼻子缴纳了罚款,然后就带着人离开了。

    关于缴纳罚款和没收货物的事情一阵风一样传遍了大兴县,税务司一瞬间就臭名昭著了,被人称为“死要钱”衙门。无数人破口大骂,见到税役都躲着走。

    名声比锦衣卫都臭,简直就是人嫌狗不理了。

    虽然如此,可是大兴县被封掉的买卖铺户还是来缴了罚款,然后从新开业了。赌坊和妓院一样也缴纳了罚款,只不过他们的货物没办法没收,直接采取了罚款的措施。

    按照税务司的说法,赌坊、妓院以及酒楼都属于娱乐性场所。

    因为没有实际货物,所以按照规模进行罚款,比如妓院有多少妓女,赌场有多少张赌桌。根据规模的大小,需要交纳的罚款的也不一样。

    得意楼和如意居两家最大的赌场和青楼,得意楼需要交纳的罚款是五千六百两,如意居则是三千四百两。

    虽然罚款是交了,可是事情还没完,这件事情像风一样刮到了京城。无数人开始惊惧,要知道这税务司可不是大兴县一个衙门,而是整个天下都有的衙门。

    大明税务司衙门的牌子就挂在户部下面,大兴县这么干了,那顺天府呢?

    一时间这件事情可以说甚嚣尘上,弹劾税务司的奏折一本一本的被送进了大内。在他们的奏折里面,税务司横征暴敛,与民争利,简直就是罪大恶极。

    紫禁城,文华殿。

    朱翊钧翻看着手中的奏折,脸上的表情丝毫不变,情绪也没什么波动。这些年弹劾奏折他见的多了,弹劾自己的奏折都不在少数,现在这种只能算是小场面。

    “皇爷,几位内阁大学士和六部尚书全都到了。”

    张鲸恭敬的在朱翊钧的面前,躬身道。

    朱翊钧点了点头,将手中的奏折拿起了一份,然后敲打着往前面走去。今天的廷议是他着急的,现在人家都到了,那就正式开始干这件事情。

    四位内阁大学士和六部尚书全都到齐了,他们也知道今天商量的事情绝对小不了。

    朱翊钧迈着步子走了进来,等到众人行礼之后,朱翊钧这才摆手道:“诸位爱卿免礼吧!”等到众人都起身,朱翊钧接着说道:“今天找诸位爱卿来,是几件事情要和爱卿们商议。”

    “这第一件事情就是关于封爵的事情!”朱翊钧目光从众人的脸上扫过,然后开口道。

    “大明的爵位朕不说爱卿们也都知道,公侯伯三级爵位,在低的爵位就没有了。”朱翊钧笑着说道:“这是太祖皇帝定下的规矩,可是时移世易啊!”

    “太祖皇帝之时,起兵驱除鞑虏,匡扶天下,功臣们的功劳也大,封爵也就高一些。”

    “可是到了朕这时候,朝廷对外战事不多,想要获取爵位也就难上加难了。爵不可轻受,朕也是知道的,李广不还难封呢吗?这也就导致了大明这些年爵位不多。”

    “对于立功的臣子,奖赏的方式是世袭军职,世袭锦衣卫世袭指挥使之类的。”

    “可是诸位爱卿也都知道,大明的卫所烂了,嘉靖年间,咱们大明被有鞑子,南有倭寇,可是卫所能靠得住吗?靠不住啊!连戚继光带着卫所军都打不赢啊!”

    这段时间关于戚继光的事迹传的到处都是,在戚继光一生未尝一败的战绩之中,那唯一一场战败就显得特别的扎眼了。

    可是谁都知道那怪不了戚继光,究其原因就是因为卫所军不堪用了。

    卫所军糜烂是朝廷内外都知道的事情,不少人都想过该怎么办,募兵制当然是解决的最好方法,可是朝廷没钱,拿什么募兵,只能就这么对付着了。

    朝廷挤出一点钱了,然后练一点精兵,打仗的时候就让他们去。

    “世袭指挥使,朕让人查过,这些人父辈有战功,可是子孙多有不屑,让他们统领卫所,卫所战力可想而知。”朱翊钧沉声道:“所以朕想以爵位替代世袭军制的赏赐,不知道诸位爱卿以为如何啊?”

    事实上这个消息他们早就知道了,算不上什么新鲜事情。

    现在皇上把它拿出来说,目的也只有一个,那就是把这件事情敲定下来。

    “陛下,这封爵是否赐铁劵啊?”吏部尚书王国光最先开口道。

    所谓铁劵,也就是丹书铁券,也有叫免死金牌的,这玩意的主要作用其实是代表着爵位世袭罔替的。如果封爵赐铁劵,那就代表着爵位可以一代代的传下去了。

    如果没有铁劵,那就代表着是降等袭爵,每一代都降一级。

    “于国有大功者,当然要赐铁卷!”朱翊钧看了一眼王国光,笑着说道。

    于国有大功赐铁卷,那没有的就不赐铁劵,这么一说大家也就明白了。这一次戚继光虽然封了定北侯,可是依旧没有铁劵,这就代表了皇上的态度了。

    “臣无异议!”王国光说完这句话便不再开口了。

    事实上这样的封爵除了好听,还不如世袭的军职。

    世袭的军职是代代相传的,可以子子孙孙吃下去的,可是世袭军职也是军户,这个帽子摘不到,地位也差。爵位就不一样,虽然勋贵的名声也不好,但是人家地位高。

    虽然是降等袭爵,可是侯爵的儿子还能落下一个伯爵呢!

    没了实职是不假,可是爵位的意义绝对非凡。事实上这么干对朝廷也有好处,虽然会花一点钱财俸禄,可是人家拼死拼活的,总该给点奖赏。

    比起给世袭军职,封爵坏处少很多,至于封爵之后为祸乡里,那就是个例了,处置起来就简单多了。

    对于当兵的来说,那可是爵位,从大头兵直入贵族,谁不想要?估计也不会有人反对。

    “臣等无异议!”

    内阁的大学士和六部尚书都没反对,全都投了赞成票。

    朱翊钧面前的臣子,心情很舒畅,这不就是自己想要的结果吗?现在朱翊钧终于明白为什么很多领导喜欢用自己人了,即便是这人再有能力,不是自己人也不能用。

    因为关键时刻,自己人靠得住,不会因为一些乱七八糟的原因坏事。

    自己用这些人这么多年了,终于见了成效了。

    事实上无论是申时行还是在场的其他人,无论是封爵还是封世袭军职对他们的影响都不大。这玩意基本上和他们没关系,他们即便是恩荫子孙,那也是恩荫锦衣卫,或者是恩荫入国子监读书。

    走科举的路子,这才是他们后人的选择,以封爵取代世袭官职,好处他们当然看得到。

    在场的这些人之中,没有迂腐之辈,不会有人光想着打压武将而置正事于不顾。这些人虽然有这样那样的毛病,但是骨子里面还是有理想有抱负的。

    陈炌或许想的比较多,但是他没什么底线,迎合皇上才是他的干的事。

    “好,那内阁就拿出一个章程来,恢复男爵和子爵,以爵位奖赏这一次的有功将士。”朱翊钧笑着点头道:“现在说第二件事情。”

    说着朱翊钧将手中的奏折拿了起来,笑着说道:“税务司的事情,诸位爱卿都知道了吧?”

    众人点头,他们当然知道了,这件事情这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

    “那诸位爱卿怎么看?”朱翊钧目光扫干过众人,开口问道。

    “回陛下,臣觉的税务司做得好。”陈炌第一个站出来说道:“商人重利,心中又无圣贤之道,如果不加以约束,必然遗祸无穷。税务司的营业证,做到了有人可查,有责可追,乃是利国利民的好事情。”

    众人全都看着陈炌,这位还真是没底线啊!

    在场的人都知道这次的事情就不是商人的事情,大明有单纯的商人吗?即便有,也是那些小门小户的,真正的大买卖,没一个是真正的商人。

    营业证也不是关键,关键是商户的实名制,这个才是要命的地方,陈炌也知道,可是他就装傻。
其他书友在看:英雄联盟之金牌主播一世掌教王朝2018我的外挂是妹妹天下第一捞心语录相师异闻录网游版美漫当我拔出剑纨绔王爷草包妃:倾世邪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