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七十七章 警告(求订阅)

    “我说珍大侄子,你这是,想干什么?”

    荣府东院书房,大老爷一脸没好气,看都懒得多看站在跟前的贾珍一眼。

    “赦叔,侄儿这也不是没办法了么”

    贾珍嘿嘿笑着赔礼道:“实在是那位催得太急,侄儿不得不出此下策啊!”

    “怎么,就连老太太都知道了?”

    大老爷眉头一皱,虽然对贾母逼他回府不爽,却也不想荣府不明不白就加入了义忠郡王一系,到时麻烦可是不小。

    “老太太当然知晓!”

    贾珍不敢隐瞒,小声道:“投靠义忠郡王事情太大,要是不跟老太太说道清楚,怕是郡王那边难以交代!”

    “你倒是好交代了,一下子就把宁荣二府全卖了!”

    大老爷没好气道:“说说吧,你都参合进去多深了?”

    贾珍有些不好意思,却不知贾母把他当作踏脚石,与义忠郡王那边的联系,全都是贾珍一人所为。

    真要出了事,贾母完全可以推得干净,贾珍就得承受最大的苦果了。

    要不是从红楼原著倒推原由,大老爷也不会想到这茬,心中对贾母的冷酷有了新的认识。

    贾珍这傻缺还不自知,以为自己代表宁荣二府,在义忠郡王那吹了不少牛皮,这不大老爷的事情引起了义忠郡王的兴趣,贾珍就成了传声筒。

    “赦叔不是寒碜人么,侄儿在郡王那边只能算是混个脸熟,哪能参与郡王的核心要务?”

    贾珍苦笑道:“倒是赦叔,郡王多次提及您的名字,显然很看好赦叔啊!”

    “呵呵,你小子想什么呢?”

    大老爷没好气道:“那是我有利用价值,不然义忠郡王认识你是谁啊?”

    “赦叔,郡王让我代问,忠顺亲王那边的事情,是不是已经成了?”

    贾珍笑了笑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转而疑惑道:“赦叔,郡王这话是什么意思,莫非忠顺亲王有什么行动不成?”

    “不该知道的,最好不要知道的好!”

    大老爷轻叹口气,没好气道;“回去告诉义忠郡王,就说忠顺亲王的事情已经成了大半,绝对不会碍了他的事!”

    心中确实冷笑,说来说去义忠郡王还是舍不得大齐的花花世界啊。

    去海外封藩建国之事,大老爷五六年前就提出来了,忠顺亲王态度积极得很,到了现在已经初见成效,过不了多久就能收获丰硕果实了。

    而义忠郡王,好象只是打算把海外当作一条后路,一直都不甚积极开拓,直到大老爷在苏省当上布政使才开始发力,足见外海船队慢悠悠探索南海的一干岛屿。

    义忠郡王什么心思,大老爷洞若观火,一点都没有想要推动的意思。

    路是自己选的,到时候别后悔就成。

    “好吧,侄儿回去后,回把赦叔的话告诉郡王的!”

    见大老爷一点想要透露的意思都无,贾珍叹了口气转移了话题:“对了赦叔,咱们京中的族学,要不要跟金陵那边一样改一改?”

    “怎么,你对金陵那边的族学,很熟悉么?”

    微微有点惊讶,大老爷斜瞥了贾珍一眼,淡然道:“看来你这个族长,做得还是很不错的么!”

    贾珍嘿嘿一笑也不说话,脸上颇有得意之色。

    金陵族人那边,最近几年日子过得风声水起,自然有族人向他这个族长通风报信。

    那时正是刚刚成为义忠郡王外围成员的时候,贾珍急着想在义忠郡王所在利益集团中表现表现,对于突然风光起来的金陵族务花了点心思调查了一番。

    结果不查不知晓一查吓一跳,大老爷这才过去几年,金陵族人的实力膨胀得迅速,几年时间甚至都盖过了京城本族的风头。

    尤其是外海贸易赚了大笔银子不说,组织的船队以及船上的水手和护卫,都是一股不可小视的力量。

    要不是贾珍不耐往返江南的辛苦,又担心大老爷找麻烦的话,怕是都要亲自跑来金陵看一看,顺便将族务大权重新收拢回来。

    从那以后,他对金陵族人那发生的一切都十分感兴趣,有愿意亲近的族人暗中通报消息,许多摆在明面上的东西贾珍门儿清。

    尤其是金陵族学,经过大老爷的改造后,尽管这几年没培养出读书科举方面的人才,却是培养出了不少善于经商以及出海行船,还有武艺方面的精干族中子弟。

    这些,可都是人才啊。

    贾珍的脑子,绝对是宁荣二府一干成年男性中,包括贾赦原身在内,最精明的一个。

    加入了义忠郡王集团之后,敏锐察觉郡王手下绝对不缺科举仕途出身的人才,缺的恰巧都是金陵族学培养的杂学之才。

    无论是善于经商还是武艺高强的人才,都是能短时间提升郡王手下实力的存在,数量一多更是能够形成巨大的推力,对义忠郡王要行之事有巨大帮助。

    只是可惜,金陵族务基本上已经操控于大老爷之手,金陵族人也以大老爷马首是瞻,贾珍没勇气也没威望,能够从大老爷手里夺取金陵族人的领导权。

    金陵族人那边,已经形成了固定的利益集团以及圈子,可不是他一个几乎从没出现过的所谓族长,能够轻松约束得了的。

    好在贾珍脑子不笨,既然金陵族学能够通过改造,变成眼下能够源源培养人才的地方,京城族学为什么不成?

    反正这几年大老爷不在京城,京城族学也是日益松弛,贾代儒那个老匹夫也不知怎么就走通了老太太的门路,竟然慢慢掌控族学大权,逼得一干作为监督的族老纷纷离开,就是那些请来的举人秀才先生也慢慢流失。

    族学竟然慢慢恢复到了以前死气沉沉的摸样,别说培养族中子弟成为人才了,不将进学的族中子弟祸害就算不错了。

    没有大老爷在旁边鞭笞监督,贾珍才懒得多管族学的死活,可是当他知晓族学的好处后,再想插手就有些困难了。

    贾代儒那个老匹夫背后站着老太太,贾珍可没胆子跟老太太起了冲突。

    现在大老爷回京,又受到忠顺亲王重视声势不凡,贾珍绝对大老爷一定会支持他改造京城族学的计划。

    “赦叔,侄儿这也是为族中子弟着想!”

    这话说得理直气壮,好象真是这么回事一般。

    “既然你有这份心,那就好好办吧!”

    大老爷点头赞许,悠然道:“你可以打我的旗号行事,却不许真的不将族中长辈放在眼里!”

    “原来赦叔都知晓啊!”

    贾珍嘿嘿一笑,一点难为情都没有。

    “哼,代儒族叔做得有些过了!”

    大老爷轻哼出声,冷然道:“族学是培养族中子弟的地方,可不是叫他养老弄银子的场所!”

    得了大老爷的赞同,贾珍没有继续罗嗦,拱手告辞性匆匆离开。

    “老太太,义忠郡王之事府里最好不要参与!”

    送走了贾珍,大老爷转身就去了荣庆堂,没理会贾母不爽的眼神,直接将屋子里的丫鬟赶走,落座后郑重开口。

    “老大,宁府那边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贾母一点都不吃惊,慢悠悠道:“你跟义忠郡王又是什么关系?”

    “没什么关系,至于宁府那边的事情,蓉儿媳妇的身份我倒是知晓!”

    大老爷直言不讳道:“老太太不管你是什么心思,也不管义忠郡王最后能不能成事,秦可卿的安全必须得到保障!”

    “老大你这话什么意思?”

    贾母眉头一皱,不悦道;“老婆子难道还要你教怎么做事么?”

    呵呵

    大老爷轻笑出声,一点都没受到影响,只是语气轻缓道:“我倒是无所谓,就算真的出了天大的麻烦,直接杀出京城不在话下!”

    说到这里,他直视贾母问道:“就怕府里有人脑子不清醒,以为秦可卿的事情是个大把柄,为了某些利益不惜将秦可卿弄死,到时候荣府离覆亡也就不远了!”

    “不过就是先太子的外室女,死了就死了难道皇家还会大动干戈不成?”

    冷哼出声,贾母不屑道:“老大你浑说什么呢?”

    “呵呵,秦可卿要是突然去了,皇室自然不会大动干戈没,不过当今却是会记住宁荣二府的,只要有机会一点都不会客气,不管什么臣子手上敢沾染皇室之血,就注定不会有好下场!”

    大老爷笑道:“丑话说在前头,到时候真出了事别指望我会出手救人!”

    “老大,你到底想说多么?”

    贾母眉目带煞,不满道:“我一个老婆子,没事要秦可卿的性命作甚?”

    “要是义忠郡王突然败了呢?”

    大老爷反问:“为了取信当今,谁知道老太太会做什么,别望了还有老二媳妇,她会不会为了正在宫中苦苦挣扎的元春,拿秦可卿的性命赌一把?”

    贾母闻言脸色一变,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还真有这种可能!

    王夫人什么性子,贾母觉得自己也算是看得通透了,绝对的利字当头,而且还是胆大包天无所顾忌的那种。

    要是通过杀害秦可卿,能叫元春在宫中出头的话,杀个把没了利用价值的皇室血脉一点都不算什么。
其他书友在看:傲娇陆少,请矜持双生姐妹花的复仇之恋快放开那包奥利奥施恩记最强祖龙养成系统我在末日开公司重生宠婚:甜妻,闯入怀夫君,过妻不候都市之最强扶乐系统再死最后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