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91、91章

    夜凉如水,同学会依旧开展得如火如荼。

    压根没有发现网络上掀起的各种腥风血雨, 就连掀起的人们黑脸走了都没有过多关心。

    毕竟, 天南海北的, 这么多老同学聚在一起不容易。看到这么多熟悉的面孔, 不由感叹岁月匆匆, 缅怀曾经葱茏青春。

    屋子里其乐融融、欢快闹腾, 像是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坐在偏远角落里的两人有些失神恍惚,仿佛置身于两个世界。

    张硕自觉地倒满两杯酒,径自先灌了一杯。

    他一直都不太安慰人,扣了扣头皮, 绞尽了脑汁地劝到:“阿煜,你如果不想呆在a大了,可以换个城市重新工作生活。换个未知的地方,兴许一切就豁然开朗了。”

    “”

    被安慰的男人握着冰冷的酒杯,沉默不语。

    是啊,离开a大,离开这座城市

    这种事情, 他很早之前便想过了。为什么, 至今为止还踌躇不决呢,真是好笑。

    酒精混着咸苦的酸涩吞咽下喉头, 随后被点燃,汹汹地灼烧着全身的器官。

    可能,也许

    只是觉得, 要是他真的离开了a大,可能一辈子就不会再和谁有交集了吧

    他后悔了。

    无数次地后悔了,后悔那时自己幼稚可怜的试探。

    “同情他”

    寒风夹着枯叶从两人面前呼啸而过,城市喧嚣繁华骤然杳然无声。

    眉尖微挑,安南笙扬起红唇莞尔,挽起耳边被风亲吻的碎发,单薄的双肩轻耸。

    “被试探耍的人是我,被提出分手的是我,被单方面痛甩的是我,我不知道他有什么可同情的”

    她说这句话时,鼻翼微收,不自觉表情从轻松自然变得冷漠收敛,双眸里笼罩着漆黑和冰冷。只是站姿依然优雅不凡,脖颈修长,两条腿笔直,整个人像是被一条无形的丝线提拉着

    仿佛永远不会低头,也永远不会倒下。

    虽然很多事情,是她被分手事后调查知晓的,但是也不算迟。

    至少,她后知后觉地明白了他们两人早就貌合神离了

    即便没有徐芹琴故意挑拨离间、吹耳边风,以后也有会出现李芹琴、张芹琴等人,到那时候两人要是已经结婚,办理离婚手续、财产分割就麻烦了。

    而分手,只需要说一声就好了。

    不管对方内心到底是怎么想的,在安南笙心里,楚煜是她交往过前男友里最让她五味杂陈的那个。第一次,她还是在在这个世界第一次被交往对方说令人恶心也是蛮新奇的体验。

    毕竟,这个说她恶心的前男友在分手前还千层套路她,似乎是在试探她是否散发绿茶的清香。

    虽说最后一次查出来是徐芹琴顺势给她下套,把她的联系方式给了某位大教授身边的朋友,联手编织谎言故意让某人撞破

    但是这些小事,她已经不在意了,调查也只是为了彻底了解真相而已。

    “我不需要不信任我的男朋友。”

    不由自主地,这句话脆生生地脱口而出。

    黎骁忠实地倾听,低着眼眸看着身旁的漂亮女人紧蹙眉头喃喃自语。

    橘色的灯光辉煌,从枝叶缝隙间筛下,垂着的长睫投下清楚细密的阴影,就连轻颤都是那样的好看像个振翅的蝴蝶,惹人心痒。

    而听清这嘀咕的话语,更是让他想咧嘴偷笑。

    但是他不能因为这么可爱的话语笑出声,所以强行忍着,抿着嘴,绷直了唇线。

    事太尽,缘分势必早尽。

    而他的这位女王大人,大概每次都尽得没有一丁点底线了

    所以他才说,同情他们啊。

    当然,也可能包括他自己。不过,他可不会像对方那么煞笔

    而且他还有一张王牌利用。

    “呵呵,对了,你刚刚临走前不是对徐芹琴说谢谢了吗”安南笙勾起殷红的唇角,讥讽玩味的意味不言而喻。

    “你听见了”

    黎骁点头,爽快坦然地承认。

    “”啧。

    安南笙不得不说,眼前这个男人的眼睛的确像是杂志粉丝们吹嘘的那样,杂志硬照、影视视频都不能完美地展现出来。

    当那双眸子在专注地凝视着人的时候深邃又迷人,仿佛整个沉寂的黑夜蓦地被繁星点亮。

    经过橘色路灯时,灯火绚烂通明,眼瞳澄澈得比琥珀还剔透,眼尾微微上扬,显得这张脸格外地出挑显得格外地顺眼,和显得格外地对她的胃口。

    所以,她当年才会将错就错地犯下更大的错误

    “不过,”思及一些事情,安南笙话锋一转,眼底一道黯光快速划过,“同情这话,呵呵,你确定说完那句谢谢后还说得出口”

    中间顿了顿,隐含的话语毋庸赘述。

    “那我收回。”

    黎骁应得极快,眨了眨双眼皮极深的桃花眼,一副知错就改,有错必纠的三好学生模样。

    心领神会一般,对方思及的一些事情他自然想到了,也懂了。

    笑容也更加得迷人危险,看起来非常地欠扁。

    不知不觉中,两人已经刻意七转八拐,快速步行到了远离酒店小苑的偏僻路段。

    幸好没过多久,app叫的专车司机开着高德地图按时赶到了,打破了某种难以言说的尴尬气氛。

    上车,司机对两人只有一个共同的要求

    那就是不要吐在他的宝贝车上。

    很快,红色的尾灯甩出去,风很快灌了进来。

    看着车窗外的繁华夜景,和车窗上映射的高大人影,安南笙按了按紧皱的眉头,深深地觉得搭顺风车的对方黏皮糖得可怕。

    而且,似乎颇为恃颜自傲。

    每次她眼刀冰冷地飞过去,对方总是如沐春风般和煦地微笑着回礼。

    安南笙:“你可以自己叫专车。”

    黎骁摊手:“我忘记带手机和钱包了。”

    安南笙:“呵呵,听起来,你似乎还很骄傲而且,没钱的话,我可以借钱给你。”

    黎骁:“我们一个小区同路,就不要浪费钱了。”

    安南笙摁着额头,眼皮恹恹地耷拉着,有点咬牙切齿:“啧,你还缺这点钱”

    黎骁眯着眼,晃着脑袋点头:“缺。”

    看起来压根不像是红透半边天的巨星,而是一只喝醉酒、冒着酒气的猫咪。

    “”

    见识过对方的无赖,安南笙鼻腔哼了声,不想过多扯皮再生事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许了。

    强势地搜走黎骁的手机,动作娴熟地给对方的经济人发了条短信。

    赶紧把人给拎走

    至于看热闹的那两兄弟,她更是恼怒无语,一想到要是她手下的摇钱树艺人敢这么八卦这么玩儿,抽筋剥皮的手就痒了。

    摁着额头,赏了两人一句“麻溜地滚”便统统拉黑了。

    今晚,她光是逃出那个虎狼之地就已经很庆幸了

    不知道的光看那场面,绝对以为她欺钱骗色,所以才惹得那么多前男友围追堵截。

    不明白,安南笙完全不明白,她做他们女朋友时,难道就真的有那么地糟糕差劲吗甚至不惜抱着损害自己名利的风险,跑来听八卦和围观吃瓜

    果然,即便重活一世,恋爱依然和她无缘。

    吹着冷风,翘起右腿,乌黑亮丽的长发垂落于额前,在道路旁不断闪过的橘色柔光下,那双眸子黑得慑人。

    即使拥有了现在父母的基因,灵魂里,她依然还是她。

    早知道就做老本行了,干什么娱乐圈经济人的工作,真是不知道当时她是不是冥冥中抽疯了。

    无声无息地,安南笙侧头扫了某人一眼。

    口罩墨镜下,男人脖颈和耳际因为饮酒的缘故,似乎泛着浅淡灼烧的绯色,艳泽又诱人,涌入安南笙的视线,在她的脑海里层层叠叠地弥漫散发着酒精醉人的气息总是勾起一些不好的陈年回忆。

    刚才她明明只是喝了几杯啤酒、依旧清醒自如,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鼻尖稍微轻嗅着旁边散发醇厚甜香的酒味时却不禁有些发昏,传染疾病一样,连带着她也跟着微醺上头。

    不过,也可能是酒精现在才发作。

    倚趴在车窗,脸上吹过丝丝冷风,安南笙莫名舒服得想要闭眼熟睡

    连包里手机一直震动个不停,她都懒得抬起一根手指。

    而她身边的男人酒量比她更窝囊,戴着墨镜口罩,就那样抱着双臂枕靠在后座垫上安心入眠了那股淡淡的酒气,似乎挥发得更醉人了。

    醉人得让她揉搓着太阳穴,不禁想起了,她被徐芹琴那群人灌了酒丢到隐秘的高级俱乐部的那一天。

    徐芹琴成绩优异,又惯会做双面人,当面一套背面一套没人查觉。

    因为是她的室友和楚煜的好友,而且除了偶尔话语夹枪带棒、挑拨是非外,几乎很少亲自动手做什么事情。所以,被她们硬拉去俱乐部唱歌时,也没有过多思考和防备。

    作为相处多年的室友,徐芹琴自然知道她酒量不行。

    于是,将一罐假称蜜桃气泡甜酒实则酒精含量超高的酒倒入玻璃杯,随后递给了她。

    毕竟那酒入口时,和超市里那种甜腻的饮料如出一辙不了解的外人任凭怎么想,最终都想不到,那是一种因为含糖高肝肾不好稀释酒精的烈酒。

    她也实在没想到对方能为了甩了她的前男友做到这种地步。

    然后,她就被对方丢到了楼下有名的风月俱乐部。

    凭借着曾经的经验之谈和一掷千金的魄力,她咬破嘴皮强硬走出了被动的地步。

    然后,赶鸭子上架,她被当做了前来享乐的千金大小姐。因为砸了重金,俱乐部的妈妈桑还亲自带着她来选择服务项目和所谓的鲜花骑士

    进到俱乐部里面,豁然开朗,空间比前面金碧辉煌的大厅更大,整体是饱和度极高的彩色,灯光错落有致,十分地适合风月场所。

    拉出了红毯的区域,中间站着两排各色潮流时尚的男人,颜值都是上佳,四角立着几个高大壮硕的保安,挨挨挤挤地证明了妈妈桑所说的种类繁多。

    当安南笙第一次看见黎骁的时候,对方那双极其漂亮敞亮的眸子清晰剔透地映着她的身影,那是一种很舒服的感觉,理智暂时清醒回笼。

    然而,真正拉近彼此距离时,对方却和她一样带着点酒精的微醺气息,惹得她反而更醉了。脑子混沌浆糊,一把抓住对方的皮带拽到身边

    于是,臭味相投了。

    现在想想,酒精可真是糟糕头顶的东西。

    不仅醉人,降智打击,身体无力,还勾起人的七情六欲

    现在隔壁那小子滑睡到她的肩头上,甚至随着汽车急速拐弯时落在她的大腿上时,她浑身上下的意志力却只能作为于眼皮打架,不至于两个醉酒的煞笔被人“抛尸”,然后“捡尸”。

    真的是她。

    看到微博热搜里那张照片,艾甜心背脊上渗得一层冷汗,密密麻麻的。

    拍完电视剧回到酒店,当艾甜心看到调查安南笙的所有资料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看着照片中对方那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眼神,和近乎完美的人生历程,她不由地绷着一张小脸,咬着颤抖的贝齿,脸色惨白铁青。

    这种熟悉的神情,这种熟悉的作风,这种越发眼熟的样貌

    哪怕,她知道自己现在出演的这部仙侠剧破仙日后会爆火,自己也会跟着一举成名也无法,将内心深处那种莫名的恐慌抑制下去。

    毕竟,如果被自己亲手杀了的人,现在又重新活在了面前,任凭谁都会颤抖胆寒。

    作者有话要说:   好久没写文,是真的各种手生,改啊改啊,好的,现在才改完。

    继续去磨了,我得早睡。

    谢谢包容。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老娘风韵犹存 23瓶;橘子皮 2瓶;poes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其他书友在看:愿得伊心人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桃运男技师秦农柯南之琴酒穿越位面病毒元婴高手傍上我法师自我修养聘鸢穿越之悍女种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