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章二百六十四 迷失之季

    万事起源,还在上古时期。

    当年的安度亚,还不是黑翼君王,而只是一个年轻、野心勃勃,有些天份却又未到绝顶的血族。在当时的门罗,天才云集,他看上去是那么的不起眼。

    所有的改变,始自安度亚的觉醒。

    觉醒之后,安度亚的血脉天赋被强化到了极致,修行一日千里。根据他的血脉天赋,当时门罗氏族主政的亲王据此宣布,这个年轻血族觉醒的是二代始祖的血脉,自此之后,他得名安度亚。

    觉醒之时,有关新世界的记忆就出现在安度亚的脑海中。那个时候,他只是记得有这样一个新世界的存在,而且有强者曾经登临过,他觉醒的前身即是登临新世界的几位最强者之一。

    此后新世界发生变故,将所有外来强者全部驱逐,自身也隐没在虚空深处。

    然而所有强者都知道,新世界还会出现,他们也一直在等待着它出现的时机。

    但是有关新世界的所有记忆,都是模糊且支离破碎的,回想起来,就像一个迟暮老人回想年轻时代的往事,细节都已经模糊了。

    按理说在安度亚这种等级的强者身上,不应该发生这种事,所有看到听到经历过的一切,都会完完整整的记下来,需要的时候可以回想起最微小的细节。

    看到千夜疑惑目光,安度亚道:“你发现没有,不管永夜还是帝国,关于上古时期的记载都是十分模糊,还有许多自相矛盾的地方。这一切本来不该发生的,毕竟有许多老家伙一直从上古活到现在。”

    千夜一想,还真是如此。帝国也就罢了,立国之前一直是血族的奴仆和牲畜,永夜怎么也会这样?至少圣山三至尊都是从上古活到现在的。远的不说,他身边夜瞳也是觉醒之身,可是连自己觉醒前的身份都不太清楚,青之君王之前虽常伴夜瞳左右,却也一直语焉不详,此刻想来,倒不是青之君王有意保密,而是他自己也可能记不清了。

    “其实分水岭,就是人族崛起、帝国立国的那段时间。”安度亚缓道。

    安度亚是觉醒的二代始祖,亲身在第一线经历了帝国太祖起于草莽,横扫六合,将人族一步步带出暮光,杀入永夜的立国之路。对于这段历史,他自然是最权威的见证者。

    “帝国太祖如何起事、如何七战七胜,最终杀出重围、率领人族龙归大海的故事,想来你已经很清楚了。不过有件事或许你不知道,那就是迷失之季。”

    “迷失之季?”千夜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词。

    “这是只在当时议会最高层中流传的传说,外面自然不会有人知道。而我算是恰好够资格经历的当事人。所谓迷失之季,就是突然出现在所有永夜最顶级强者身上的迷茫,那段时间,我们就像是做梦一样,会看到、经历到许许多多不可思议的事,可是转眼间又会忘记。甚至有段时间我都分不清究竟哪些是梦,哪些是现实。”

    “等到迷失之季结束,我们才发现,原来人族已经许多地方产生暴动,并且集结起好几支相当可观的大军。仿佛一夜之间,人族就有了适合自己的修炼功法,也有了自己的顶级强者。当年的太祖,可是连至尊们都不敢轻易言胜啊!这样的强者,怎会凭空出现?”

    按帝国史料记载,人族崛起之初,太祖携十二柱国元勋血战千里,先是击溃血族追兵,后又与永夜议会联军打得两败俱伤,迫使议会默认了人族的地位,帝国也得以在永夜大陆建立第一处家园。

    现在回想,似乎还是有些太容易了。此时根据安度亚所说,千夜才明白,当年人族崛起时恰逢永夜顶级强者们遭逢迷失之季,至尊和最厉害的几位大君亲王都未出手,这才让人族度过了最初的艰难时光。

    安度亚也自回想往事,沉寂片刻,方道:“其实当年我就有种感觉,仿佛黎明原力也是凭空变得浓郁许多。上古之时,可没有这么多的黎明原力。而这一切,似乎与虚谷星的坠落也有些关系,只是记忆模糊,完全不记得虚谷星究竟何时坠落,又因何坠落。”

    “之所以把那段时间称为迷失之季,是因为自此之后,所有顶级强者对于上古时期的记忆都变得模糊不清,仿佛有什么力量将这些记忆从我们心中抹去了一样。每过一天,记忆中都会多出一块空白。那个时候,女王本该是最能抵抗迷失之季侵蚀的,可是鲜血长河也同时出现变故。作为第二滴血,她也是受到冲击最猛烈的。所以自迷失之季后,她就时时需要沉睡。”

    “因为迷失之季,所以对新世界最初的事都记不太清了,只有少数几位才记得新世界的存在,等候着再次进入的时机。对于整个圣山来说,没有比新世界更加重要的事,因为在这里,有黑暗本源。”

    千夜终于抓住机会,问:“黑暗本源究竟是什么?”

    “就是它。”安度亚指向空中的黑太阳。

    千夜大吃一惊,抬头望向天空。

    “这是黑暗本源?!就算是,得到它又有什么用?”千夜不由自主地道。

    黑太阳与其说是资源,倒不如说是一种自然现象。就如在永夜世界,只听说谁要占领哪个浮岛,哪片大陆,从来没听说过有要占领顶层大陆的,更不用说想抢占太阳了。

    千夜看着黑太阳,怎么也想不出怎样才能使用这个‘黑暗本源’。

    看到千夜的样子,安度亚笑了笑,道:“谁说黑暗本源一定要‘用’的?其实,它的存在本身,就是最有意义的事。”

    “我不明白。”千夜老老实实地道。

    “这件事其实也不难理解。你想想,假如我们永夜圣族一定要灭掉人族的话,要怎么做?”

    千夜也是带过兵、打下过一方天地的,闻听之后不假思索地道:“当然是集结所有强者和精锐部队,齐头并进,先击杀或者至少控制住人族所有神将天王,再摧毁帝国军队,最后收割平民。杀掉所有能够杀掉的人之后,再慢慢搜捕漏网之鱼。”

    “有用吗?”安度亚问。
其他书友在看:狐狸爱上仙反扑伪萝莉封神路机械化魔女雪风蔷薇物语之妖精太嚣张甜蜜之侣都市之最天才穿越玩转古人 王爷等着瞧弃女有罪,霸皇宠不得冷枭总裁的诱心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