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章二六五 没有黎明

    千夜一边思索一边道:“这个过程会很漫长,而且有很多变数……”

    “永夜和帝国打了一千年,人族非但没有灭亡,反而越来越兴盛,你觉得原因是什么?”

    这个问题就复杂了,历史上也曾有无数智者研究过这个问题,并且给出了许多不同的答案。光是千夜都知道的说法就有四五种,有种族血统论,有天授君权论,也有适者生存论,等等等等。

    以千夜统领大军,在墉陆开疆拓土的经验,自是觉得帝国将才智者层出不穷,远在永夜之上。关键时刻,又不乏慷慨赴死之辈。前有林熙棠孤身底定浮陆大局,后面黑日山谷时,宋子宁就接过了林帅大旗。

    当永夜祭出夜瞳,打得帝国几近全面溃败时,又是赵君度宋子宁稳住最后防线,然后千夜孤峰只剑,以飞扬王旗挑战整个永夜,才有了后来惊天动地的一战,帝国也终得踏足里世界的资格。

    黑日山谷一役后,帝国国内早有声音,认为新一代已经完全接过昔日帝国双璧的大旗,撑起帝国脊梁。

    但千夜也知道,依靠所谓强者将才,实是难以解释千年战局变迁。这当中变数实在太多,所谓成也英雄,败也英雄,帝国千年之本,肯定不能寄托在某几个人或是某几十个人身上。若论英雄,永夜亦是层出不穷。

    想来想去,千夜也想不出一个能够完美解释的原因,于是老实地道:“不知道。”

    安度亚笑道:“不知道才是正常。这么多年了,多少智者试图解释,都没有找出一个满意的答案。无论哪种说法,都有太多的巧合。也许巧合才是真理,这么多巧合一起发生,大概就只有一个解释:命该如此。”

    “这个……不太对吧。”千夜没想到堂堂黑翼君王居然也是宿命论者,这不应该是那些预言师的专利吗?而事实上,最不相信命运的恰恰就是永夜议会的预言师们,尤其以普瑞特蒂克为首。

    “其实只要仔细回顾历史,就会发现人族的崛起实在是有太多的巧合,那么多关键节点,但凡哪一点出点问题,帝国都会覆亡。可是帝国就是履险如夷,就是不倒。这能说是幸运吗?”

    千夜不知如何回答。

    安度亚又道:“比如说你,若不是你的出现,恐怕里世界就没人族什么事了。他们不进入里世界,就避免不了覆亡的结局。这也能说是幸运吗?”

    千夜道:“我没有这么大的作用吧?”

    安度亚淡道:“你的作用比你想象的要大得多。好吧,我们最后来想想,每到命运转折的关键时点,时运总是站在人族一边。一次两次,十年百年,也都罢了,一千年都是这样,未免有些说不过去吧?真正命运,应该是一半一半的概率,那么一次次累积下来,要一千年都是好运,你想想机率会低到什么地步。”

    千夜一怔,细细思量,也是觉得不可思议。这种概率,恐怕比魔皇坐在家里,突然被天上掉下块石头砸死还要低。

    安度亚道:“所以,只能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人族有暗中操纵命运的手段。这种手段,至少现在,我们甚至还不知道是什么。这么多年了,议会那些所谓的预言大师,和人族比起来,恐怕和原始土著差不了多少。”

    千夜不知该说什么。处于他的立场,肯定不会为如何灭绝人族出谋划策。另一方面,他在帝国中一直没有进入真正高层,对于上层秘史了解不多。

    “所以,想要灭亡人族并不现实,甚至想要阻止人族崛起都不现实。大约在几百年前,圣山上那几位就有了共识。命运之力太过玄妙难测,想要在这方面入手,并无可能。而且说实话,在那几位心目中,恐怕灭掉宿敌比消灭人族更加重要。”说到这里,安度亚自嘲地笑了笑,道:“就是换了我,在消灭人族与灭掉魔裔狼人之间,也肯定会选择干掉那些黑乎乎的家伙。”

    内讧是黑暗种族的老问题了,不过当千夜开始融入血族时,才发觉所谓内哄其实是从帝国视角在看问题。在黑暗种族眼中,其它种族和人族一样,都是异族。

    “不过,人族毕竟是所有黑暗种族的共同敌人,如果有方法可以彻底消灭他们,那几位也不会介意暂时联手。”

    千夜皱眉道:“我并不觉得不同种族就一定不能共存。实际上我在墉陆已经打下一块地盘,上面狼人和人族共存,其它种族也都有,都生活得不错。”

    安度亚微笑道:“那是你还年轻,心中没有什么成见。圣山那些家伙可不一样,就算是最年轻的魔皇,也比人族最长寿的要老得多。他们看过太多的世事变迁,所以变得非常固执。想要说服他们改变想法,几乎是不可能的事。至少在消灭人族这件事上,他们的立场是一致的。”

    “你刚才不是说,人族是无法被消灭的吗?”

    “正常情况下,能够暗中操纵命运的人族确实很难被消灭。毕竟每到关键时刻,总会有其他家伙出来搅局。不过,有一种办法可以规避命运之力。”

    千夜一惊,问:“那是什么?”

    “人族是惟一的黎明生命,他们的存在不能缺少黎明原力。想要从根源上抹除人族,最好的办法不是杀光他们,而是抹除黎明原力。”

    “这怎么可能?!”千夜完全不信。想要消除黎明原力,难度比彻底毁灭一个大陆要难得多,世界的自然规则,以人力又岂能改变。

    “正常情况下当然不可能,但是当黑暗本源在手的时候,不可能就变成了可能。你看,里世界中有黎明原力吗?”

    “这里当然……嗯?”千夜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住。

    安度亚见了,只是笑笑,道:“你终于想到了吧?其实就是,世界是可以没有黎明原力的,一样可以存在。”

    这和千夜自幼所学完全不符,所有知识,都认为永夜与黎明相生相克,彼此依存,共同构建了世界的基础。哪怕宋氏古卷,也是在暗示着这个道理。
其他书友在看:狐狸爱上仙反扑伪萝莉封神路机械化魔女雪风蔷薇物语之妖精太嚣张甜蜜之侣都市之最天才穿越玩转古人 王爷等着瞧弃女有罪,霸皇宠不得冷枭总裁的诱心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