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三〇章 要相信科学!

    正月初八的下午,秦秉轩又来了。

    还是那辆黑色的奔驰s,安静地停在了巷子里,他熟门熟路地拎着礼品袋过去敲开了门,说:“喏,茶叶,但这个是绿茶,也不太好,我已经让人给我送茶叶了,明天给你带过来。”

    赵子建无语,只好放他进来。

    他很自觉,进了门就主动帮忙关门,还研究着门栓,把门给插上了。然后就摆手,“你忙你的,我就自己看看,坐一会儿。”

    但院子里多了个人,赵子建怎么可能全无关注?

    下意识地回头看看的时候,就发现他正蹲在院子里的小路旁边自己嘀嘀咕咕——哪怕是再没有农业常识的人,也知道树挪死人挪活的道理,幼苗移栽之后,肯定要蔫一段时间才能把根扎下去,开始吸收到营养和水分,开始醒过来,然而在这个院子里,明明刚一天的时间过去,秦秉轩惊讶地发现,赵子建种下的这些中药苗子,非但没蔫,反而枝叶都已经开始抖擞起来了。

    昨天下午来的时候还不是这样呢!

    于是他忍不住喃喃自语、啧啧称奇。

    再一次下意识地回头看的时候,赵子建又发现他居然拿着两个家用温度计,还都拿绳子串好了,一个已经系在葡萄藤上,另外一个没地方系,让他给小心翼翼地放到了窗户外头的窗台上。

    赵子建摇摇头,叹了口气。

    要是能让你用温度计量出来,我这么多年的阵法不就白研究了?

    这次赵子建晾了他一个多钟头,直到把手里的活儿干完了,才脱了防尘服过去,他马上把老茶直接倒掉,重新沏茶。

    两人就着这壶新茶,再次开始嗨聊。

    赵子建这样的老家伙,前后经历了两个完全不同的时代,前一个时代,他学过国际贸易干过小白领,后一个时代,他干过奔袭千里取人性命的杀手,干过医生,收到过不少锦旗,还当过三个月的科学家,后来发现自己不是那块料,主动辞职了——反正就是,他脑子里包罗万象。

    而在当下的2016年来说,秦秉轩也算博学多为,关键是脑子还特别灵,就算遇到自己不会的、不怎么懂的,也能勉强搭上话,甚至还能边听边学边思考,很快就触类旁通。

    总之,一个天才,一个妖孽。

    俩人聊得有点臭味相投。

    但聊了一个多小时,赵子建回头一看,卧槽,我还有活儿没干完呢!就摆手,“你赶紧走,又耽误我事儿了。”

    秦秉轩倒也不嫌赵子建慢待,一边催着他去干他的活儿,一边起身去查看自己安置下的三个温度计——赵子建只看见了两个,其实他放了三个。

    一看,温度都是六度。

    看看手机上的实时天气,现在昀州市的室外气温是五度——考虑到这是在院子里,避风,再考虑到这里离海边也就二三十公里,肯定受点影响,再考虑到这种家用温度计,又不是工业温度计,有误差也很正常。

    所以一切正常。

    可问题是,傍晚时分院子里只有五六度,中午有太阳,算它十度往上,十二度顶天了!但晚上温度是肯定会降的呀!就算到不了零度以下,能有两三度就顶天了!外头这个温度,柳树都还没动静呢,这葡萄藤发的哪门子芽?

    啧啧称奇!

    难以理解!

    再回头看,赵子建又在精细地打磨他自己的另一条腿了。

    电砂轮发出刺耳的声响,虽然有水洗,可院子里还是难以避免地尘屑很大。但秦秉轩不嫌弃,也丝毫不怕这打磨出来的石屑会飘到自己价值昂贵的衣服上,就过去蹲下,像个捧着饭碗正在吃饭的老农,看着赵子建干活儿。

    越看越觉得他这个人有点吊诡。

    真是邪了门了!

    趁着他停下电砂轮在那里打磨的工夫,秦秉轩问:“你做这个雕像,到底干嘛用的?还是纯粹为了玩?”

    赵子建连头都不回,回答说:“永垂不朽啊!伟大的人物,都有雕像!没有人给我立,我就自己给自己立。”

    秦秉轩说:“你这话蒙别人去!立个雕像就永垂不朽了?”

    赵子建终于回头,还笑着,说:“但我可以。”

    这就又是玄学了,秦秉轩无言以对。

    作为一个顶级的学霸,他经过了一天多的观察、分析、推导,再加上又新补充了很多的知识,最终确定:这个小院子,简直就是个玄学!

    用常规的知识来推测,貌似无解。

    过了一会儿,他又问:“你昨天说的地气,到底是什么东西?”

    赵子建停下手上的动作,回头看他,似笑非笑,“你不是用温度计量了?结果怎么样?”

    秦秉轩摇头,“这温度计肯定不行。才六度,这数据绝对有问题。所以我觉得,问题应该出在你说的地气上。”

    赵子建叹口气,明明是个才刚刚十八岁的高中生,说出话来偏偏老气横秋,“你呀,是真聪明!也不顽固。可是呢跟你这么说吧,我现在跟你说什么都没用,因为我自己也解释不了!等着吧,将来你会明白这是什么的!”

    他这个话,纯属推脱,因为等到将来,就算是灵气爆发了,如果没研究过阵法,甚至如果不是对阵法有着极为精深的研究,秦秉轩照样还是不可能破解开这个小院子里温度没有提升,却偏偏百草峥嵘的秘密。

    再说了,灵气的爆发,是不分你有钱还是没钱,全部一扫而过的,到时候秦秉轩是不是能活下来,还是另外一说。

    然而,赵子建还是小瞧了他。

    忽然的,他开口问:“你是不是很擅长传说中的的那些阴阳八卦阵什么的?”

    赵子建有些讶异地回头看了他一眼,“不错呀,联想能力不错!”

    秦秉轩笑笑,说:“除了这个,别的没有合适的解释了!你说自己是修仙的嘛,我就想到那些传说中无所不能的阵法了!”

    说到这里,没等赵子建回答,他忽然又问:“那你这个雕像,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阵眼?就是负责驾驭和掌控这一座大阵的?这个院子里你应该是布置了什么阵法,对吧?那么,有石像在,就犹如你在?”

    卧槽,这个天不能再聊下去了!

    这家伙实在是太聪明,哪怕乱象纷呈,这家伙也总是能迅速地拨开迷雾,直接看到事情最可能的本质!

    最关键的是,这家伙看起来居然真的相信自己是修仙的!

    你这什么脑洞啊!我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啊?

    要相信科学懂不懂?

    这一刻,赵子建甚至觉得,如果再聊下去,这家伙估计要问自己是不是在修炼什么传说中的的斗气了!

    或者问:你是不是青云门弃徒?

    哪来那么多韩老魔啊!那都是,都是编的!

    赵子建停下手上的活儿,转头,认真地看着他,说:“你还真以为我是修仙的呀?还阴阳八卦阵?”

    秦秉轩蹲在那里,似乎是陷入了思考,不说话了。

    首先修仙是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

    那肯定是一个玩笑。

    他要真是修仙的,他反而不会跟谁都这么说了。

    唯物论虽然未必能解释宇宙中的一切,和其它伟大的理论一样,它肯定也有自己的适用范围,一旦脱离这个适用范围就成了谬论,但至少在人类对现实世界的探索中,唯物论截止到目前还是肯定正确的。

    神仙妖魔,都纯粹是人类自我意识的虚幻投影。

    其次超级英雄是不可能的。

    美漫嘛,美国队长钢铁侠绿巨人嘛,那东西要是能信,猪八戒就能信!

    那是为什么呢?

    春寒料峭,温度是的确只有六度,一路走来,路两边的绿化树,无论柳树杨树还是别的什么树,都还没有丝毫要返青的意思,证明现在的确不是植物抽芽返青的时候,但偏偏这个院子里的中药苗子栽下去第二天就活了,偏偏一棵葡萄藤早早的就已经发了新春第一芽。

    这是完全违背了生物学规律的。

    温度、水分、空气。

    温度是极重要的一个必要不充分条件。

    唯一有可能靠点边的,大概就是传说中的阵法?

    这个东西,是不好轻易否定的。

    科学发展到现在,也仍然没能力彻底否定中国自上古以来流传的易。

    中国古代的文人笔记、志怪里,对阵法这个东西,也是屡屡提及、几乎无一质疑,莫不笃信。

    这可不是单纯的封建迷信!

    从某种程度上你去理解,虽然阵法这个东西,貌似有些神秘主义了,但磁场算什么?电磁力是个什么东西?说白了,在秦秉轩看来,阵法这个东西,是唯物的,只是先祖们对世界现象归纳总结之后加以利用,并逐渐发展成一系列的一种改变和利用世界的方式方法而已。

    科学觉得它不科学,那是科学还不够发达。

    再加上昨天一起聊天,别看赵子建只是个高中生,但貌似对电磁学其实蛮有研究的,他的很多理论,都显得有些超前,但偏偏见解极深,显见的不是纯粹的说着玩,他是真的经过思考的。

    所以,他就算还不够格被称为电磁学领域的理论物理学家,但至少也是个深入研究者了。

    再所以,这个小院子的阵法,其实是利用了一些电磁学的原理打造的?

    再不然,剑仙?

    气场笼罩这方圆几百平的一个小院?

    所以导致这院子里的植物能够逆时生长?

    剑仙是否存在,虽然很大程度上是存疑的,但秦秉轩却并不敢彻底否定。

    当然,剑仙绝不是所谓的气功。

    也不是所谓习武之人的真气。

    气功那个东西,早些年有“大师”说自己发功灭了大兴安岭的大火,后来他死的很惨。真气这个东西秦秉轩接触的人三教九流,所以他是知道的,习武之人中的佼佼者,是的确有“内劲”这个东西的。

    但内劲显然不是武侠里的真气,剑仙也跟真气不搭边。

    不过,联想到赵子建年纪轻轻毫无师承,居然可以有极高的战斗力,这个剑仙至少也得算是可备一说。

    但问题在于,赵子建会离开呀,他又不是天天二十四小时待在这里,他一走就肯定不行了!所以嗯

    他抬头,又看向了那座雕像。

    没错,可备一说。

    ***

    感谢“古美gum”兄弟十万起点币的打赏!恭喜晋级盟主!因为实在没有存稿,你的加更将在明天下午奉上!

    感谢“书友20181002151945556”兄弟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求月票啊诸位亲!月票好惨!
其他书友在看:嫁入豪门的Omega月之使者超级大英雄最强神级朋友圈琳娘的种田手札祖师之路和总裁抢女人gl镇水兽都市西游封神当年万里觅封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