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九十八章

    “少篱……”

    伍墨琦站在无尽的黑暗之中,一张鲜明的脸吸引住她所有的目光。

    宁少篱如她初见那般,一袭白衣,背影看起来有些萧瑟,她依旧一眼便认出了他。

    好像听到了她的声音般,原本背着她的身影突然转过身来,朝她浅浅的笑,如同他对她的每一个笑,冷漠而疏离。

    她朝他走着,距离一丈的地方突然停下,琥珀色的瞳孔只盯着他。

    宁少篱收住笑容,抬头向后看。

    她也看,漆黑的环境里全是她看不到的东西。

    许久不语,伍墨琦摸了摸发酸的眼角,转眼看他,只觉得他表情很严肃。

    宁少篱转身离开,一句话也没有说,留给她的还是背影,眨眼间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她快步想要追过去,身旁却除了黑暗一无所有,不管她怎么喊,怎么找,好像再也找不到一个宁少篱。过了好久,她也迷失在黑暗里。

    她迷茫的看着那片黑暗,缓缓蹲下身,环抱着自己,喃喃“宁少篱……你要我怎么办?”

    你说,你爱冬日寒梅,我差信人快马加鞭去西域取来珍种。

    你说,你厌牡丹,我一生不再触及珍爱。

    你说,你惧烈日,我将朴珠研磨成粉,金丝为缕,玉粉为霜为你制传说中的末晴衣?

    你说,你至亲重病,我冒死护驾为你求来疗伤丹药。

    你说,世道不平,你将不臣,我将官服脱下,帝位谋划,拱手相送。

    他们说,我位高权重。

    他们说,我再世诸葛。

    他们说,我才貌兼得。

    后来,

    他们说,我是个奸臣,女子果不能当政。郇栶看错了我。

    那日我火红嫁衣,你领兵攻入。我以为我在你心中也有一袭之地,原来也不过一枚棋子。

    我为你做不愿做之事,嫁不爱之人,却得了这个下场。

    我自认负过千人,何曾负过你?

    郇栶问我值得吗?

    我竟觉得是值得的,只要看你一眼,一切都值得。

    ——

    伍墨琦愣坐在尼姑庵门口的一棵柳树下,迷茫的看着天空,额头上一块浅浅的疤。

    时而笑时而哭,嘴里嘟嘟囔囔的不知说着什么。

    “这姑娘是怎么回事啊?”新来的尼姑诧异的看着她问有些资历的尼姑。

    “听说是上面犯了事儿!也不知怎么就傻了。”

    老尼姑小声说。

    “是前朝……?”

    “大概吧,新帝下令要好好待她的。”

    “难道是哪任宫妃?”

    新尼姑问。

    “上面的事不好议论,行了行了,快去忙你的吧。”

    听到新帝两个字伍墨琦愣了一下。表情又恢复了痴傻。

    有一张风华绝代的脸出现在她的脑海中,她不明所以,只觉得这人好看,又痴痴傻傻的笑,笑着笑着泪珠子就莫名其妙的往下掉。

    宁……少篱……?

    有一只手出现在眼前,素白纤长,轻轻的抚下她的泪水。

    看到刚刚出现在脑海里的面孔,伍墨琦有一瞬间的错愕,又傻笑着看着他,手也朝他乱抓。

    宁少篱抿着唇看她,任她乱抓。最终还是摸了摸她的头叹了口气。

    面前的女人再也没了往日气势,乐着脸在他面前晃来晃去。他心头像压了一块石头一般,让他喘不过来气。

    最终,他抓着她的手腕,将她的手拿开。转身的那一瞬伍墨琦突然抓住他的衣角,用那种很小的声音叫他,“宁……”

    他扭头低头看她,她的表情有一瞬间让他以为她并未痴傻。

    “宁……”

    “少篱……”

    她看着他的眼睛,眼角弯弯的笑,像个孩子。

    手 机 站:
其他书友在看:惹狐听说黛玉只会哭[红楼]唯有你是我的天堂[全职 阅读体]错乱的时空香蜜沉沉烬如霜之月夜相伴潜龙傲市这是正常向的异界生活倾城皇妃:寒帝追妻忙快穿有毒:宿主请慢走帝冠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