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二十四章 得到肯定

    想到追忆说他跟夏玥琸的寿命都不长,木逍遥最后好心的提醒。

    在他心里只要是夏玥琸在意的,他都会爱屋及乌,尤其是那几个孩子,木逍遥说不上将他们当做自己的孩子看待,实际上也差不多了。

    东方宇没想到木逍遥会关心自己,愣怔了一会儿才道“谢谢。”

    木逍遥放下心中的不快,一本正经道“不客气,你我虽是情敌,何尝不是朋友?我也不得不承认你是一个合格的太子,未来你也会是一个合格的帝王,这天下交给你去打理我服气。”不说迁都之前,单说东方王朝迁都之后这些年。

    东方宇虽然冷落了夏玥琸多年,但他却没有荒废政事,反而为百姓和朝堂做了很多事,如今在凤栖大陆上没有人不称赞他的贤德。

    而如今的东方王朝通过一系列的改革,使百姓真正过上了富足的日子。

    哪怕是在外找夏玥琸这几年,东方宇也没有荒废政事,在民间游历的时候,替百姓做了许多实事,也法办了许多贪官污吏,拔除了许多祸害一方的中小型世家。

    一个国家要想长久的统治下去,百姓是放在首位的,这一点东方扬做的很到位,东方宇更是将这些百姓放在了心里。

    “谢谢你如此夸赞,能得到你的肯定实属不易,当初不管你是为了什么,能放弃名利,将百姓交到我手里,我替天下苍生谢谢你!”说完东方宇还似模似样的对木逍遥深施了一礼。

    木逍遥还礼道“无极,你不必如此,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是常态,能和平的解决问题,我也是为自己积攒了功德。”

    顿了顿他接着道“这天下对于我来说就如人世间的富贵荣华,不过都是过眼云烟。我所在乎的始终只有她一人而已!”

    木逍遥离开了,剩下东方宇一个人面对他送来的膳食发呆。

    男人是最了解男人的,没有一个男人不希望做出一番事业,向世人证明自己的能力。走到了他今天这个地位,东方宇看的更加明白。

    木逍遥不是不想做出一番事业的,他知人善用,颇有政治手腕。当年凤琼王朝在他的统治时期朝堂清明,政令通达,百姓安居乐业。很快就从那场逼宫中走出,木长青留下的烂摊子他很快就收拾好了。

    他的能力绝对不在自己之下。他也是为了夏玥琸才将到手的江山拱手相让的。

    凤琼王朝交到父皇手里的时候,根本没用自己跟父皇费多少心力。

    木逍遥放手的潇洒,根本没有丝毫的留恋。如果换做是自己,为了所爱能做到如此吗?

    夏玥琸曾说过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她也一直是这样做的,怎奈限于女儿身,这些年她不想让自己跟父皇猜忌,她沉寂下来。

    东方宇以为只要自己做一个合格的储君,治理好这凤栖大陆,妻子就会对他刮目相看,哪怕自己有对不住她的地方,妻子也能谅解。

    直到现在东方宇方觉得自己的想法似乎片面了。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呢?夏玥琸说她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她在乎的似乎真的不是手中能握有多少权势和财富,她在乎的是一颗真心。

    是木逍遥的真心最终打动了小妻子对吗?

    难道真的只有舍弃一些东西,才能证明自己有多爱一个她吗?为什么不能兼顾呢?

    答案东方宇没有,这世上又有几个人有呢?

    夏玥琸留在自己的鸑鷟殿,只简单用了点膳食就吃不下了。

    她没有表面看到的那么绝情,那么潇洒。她一直都是这样的人,两辈子了,即便如今已经开始修仙,在感情这一关中她始终如一只迷茫的小兽。

    很多观念都是盲从,人的认知最开始就是盲从,什么一夫多妻,什么一生一世一双人都是世人不同的观点而已。

    夏玥琸一直都喜欢看小说,也曾看过女尊的小说,可无论如何她也走不出那固有的观念。

    在她眼里感情永远都是一件严肃的事情,就像做学问一样,一定要认真对待。

    不管你曾经爱过几个人,不管你要经历几段感情,只要爱了就该付出真心,而不是将之当做是游戏,婚姻更加不是过家家。

    这世上有很多事你可以不用心,可以不当一回事儿,只要你自己能承受那个后果,唯有感情不可以,因为伤人伤己。

    夏玥琸看向面前已经被她喝空的酒坛苦笑,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又开始借酒消愁了?就如同前世一般在无数个孤独寂寞的夜晚一样,独自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坐看窗外的风花雪月,却唯独没有那个陪她一起闲看风月的人?

    爱情是什么?婚姻又是什么?人生的真谛又是什么?这几个问题她参悟了两辈子,却最终也么参透!

    最近她与木逍遥都在修仙,可她都不知道她自己修仙是为了什么?她只是按照追忆的要求,继续完善自己而已。

    她也不明白自己是为了追忆嘴里的那个世界,还是为了能长生不老?

    作为女人她一直都很注重自己的样貌,哪怕是活了两辈子她也一样注重这个。倒不是女为悦己者容,而是自我的完美哪怕是自己看了也是赏心悦目。

    现如今夏玥琸只是因为这个原因修仙而已。

    “怎么一个人在这喝闷酒?是他的到来又扰乱了你的心绪吗?”来到鸑鷟殿的木逍遥看到美人凭栏而坐,背影萧索手里还拎着一个酒坛子,如此不爱惜自己,这让他心里很不好受,心里的烦躁之意油然而生,不自觉就质问出口。

    可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快速走到夏玥琸面前,见她还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伸手夺过她手中的酒坛,将之放到一边。

    仙源空间里的春季气候宜人,草木繁盛、花香萦绕在鼻间,美丽的风景处处都是。尤其是鸑鷟殿,在这里可以观看整个仙宫的全貌,有俯瞰众生的感觉。

    。
其他书友在看:相逢归来时山名不周穿越之千古女帝联盟系统之暴君教练王者之天命荣耀来自炼狱的勇士玄学大师是学霸投胎六零年代三千碧落乾坤梦佛系女秘书[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