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九八章 痕迹(二)

    “两两句”结账员回道,“结账,赏你了其余的对答都是点头或摇头”

    “结账”是第一句,“赏你了”是最后一句。

    “他有没有过什么奇怪的举动”方不为又问道。

    结账员摇了摇头。

    这些问题和细节,高思中已反复审过了,方不为不过是想以此确认一下,结账员是不是有问题。

    结账员的表现很正常。

    结账员没问题,在此期间,赵玉林就只接触过何世礼和少帅专车的司机。

    这两个人也不会有问题。

    “赵玉林走之后,再有没有人进过房间”方不为不死心的问道。

    “没有”高思中回道,“他住的那层楼,连负责清扫的都是我们的人,别说人,进去一只老鼠,我都知道公母”

    “楼道呢,检查过没有”方不为又问道。

    “早查过了,连根头发丝都没有而且从他出房间开始,就在我们的视线之内,没有发现他有异常的动作哦,除了你下令让大厅暗哨撤走的哪段时间。”高思中又道。

    自己的视线也没离开过赵玉林。

    见了鬼了

    方不为暗暗的骂了一句。

    赵玉林能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把指令发送出去,能用的办法真的不多。

    就算是用敲桌子发暗码,比手势发暗号这种方式,也不可能逃过自己的眼睛。

    自己肯定疏忽掉了什么。

    方不为又看了看桌子上的东西。

    有赵玉林的结账单副本,有他给结账员的小费,还有一个便签本,两张写着字的便签纸。

    这都是结账时,赵玉林接触过的东西。

    账单是手写的,字迹很工整,内详既简单,又详实。

    除了房费,就只有餐费,但每天每顿都记的清清楚楚。

    那两张毛票也没问题,总共七毛,中央银行的银元本票,上面干干净净,无字迹,也无划痕。

    方不为又拿起了那个便签本。

    看接缝的位置,有明显的撕痕。

    “这做什么用的留言条,便签函”方不为问着高思中。

    “差不多”高思中回道,“也有客人用这个算账”

    “赵玉林也用了”方不为眼睛猛的一眯。

    “结账员说他用这上面的纸算过房账”高思中回道。

    “算过账的那一页呢”方不为问着结账员。

    “那个客人撕了下来,和账单卷到一起带走了”结账员回道。

    方不为稍稍的回忆了一下,赵玉林确实有一个往西装口袋里装东西的动作,他当时只以为赵玉林装的是结账员找给他的钱。

    有的客人会验算酒店的账目是否正确,也有不是老板的客人避免回去报销的时候还要再算一遍,会把验算过的草纸和账单一起带回去。

    但赵玉林不会干这样的事。

    他找谁报销

    关东军特务机关

    简直能让人笑掉大牙。

    “后面还有几个人用过便签本”方不为厉声喝问道,同时把便签本举到了能照到阳光的位置,瞅着最上面那一页的痕迹。

    “早料到了”高思中得意洋洋的指着旁边的那几张便签纸,“赵玉林之后,到这个位置结账的是教育部总务处的一个会计,这几页就是他算过账的纸,人也在隔壁关着,没什么问题”

    方不为拿起了那几张便签瞅了一眼。

    字迹密密麻麻,哪里能看出书写之前上面是不是留过印记。

    方不为想不通,赵玉林有什么理由要算细账,这个便签本上肯定有问题。

    他没有理会高思中,一页一页的翻看了起来。

    翻到中间的时候,方不为发现了蹊跷。

    有一页上有印痕,明显是上一页写过字之后留下来的,但上一页干干净净。

    方不为扒开了便签本连线处的缝隙,看到有撕过的痕迹。

    他瞪了高思中一眼,冷声说道“铅笔”

    高思中哪能看不出来出了问题,悻悻的拿了一支铅笔递给了方不为。

    方不为拿着匕首,快速的刮着笔芯,没几秒钟,有印痕的那一页上便落满了碳粉。

    “行不行”赵世锐问道。

    “试一试再说”方不为回道。

    看碳粉刮的差不多了,方不为扔掉了铅笔,坐在了椅子上,照着那一页纸轻轻的吹着气。

    碳粉滑过纸面,在有印痕的地方留下了少许。

    凭高思中和赵世锐的眼力,只能看出纸上面的痕迹是一些数字,但大多数都模糊不清,而方不为却能看清大部分的字迹内容。

    “那个护士的男朋友离开黄浦路之前,接到电话的那部电话机,本机号码是多少”

    方不为盯着痕迹最后的一组数字,问着赵世锐。

    半张纸上,其他的内容只是数字,就只有这四个数字前面,有一个英文字母“t”。

    方不为怀疑,这是英文“teehone”的缩写,意思是电话号码。

    赵世锐飞快的掏出一个本子,翻开念道“2527”

    字母t后面的四个数字,也是2527。

    对上了,这些印痕就是赵玉林留下的。

    肯定是赵玉林趁结账员算账的时候,在便签本的中间留下了暗号,赵玉林离开后,有人过来撕走了有暗号的这一张纸,翻译出了其中的内容,给赵玉林的手下打了电话。

    “那个客人走之后,还有几个人动过这个便签本”方不为问着结账员。

    “就只有教育部的许会计用来算过账”结账员回道,“其他客人动没动过我不知道,而且许会计结完账之后,中间没有客人,我去洗手间抽了一支烟”

    方不为转过头来,看着高思中。

    高思中悻悻的回道“老子当时正急着派人追你,哪里顾的上有没有人动过这个本子”

    “科长,我又不是在怪你”方不为一把搂住高思中的脖子,笑嘻嘻的说道“就算换成我也盯不了这么紧不看赵玉林在上面留了暗码,我也没有发现么”

    “少给老子宽心”高思中瞪了方不为一眼,“错了就是错了,我又不是不敢认”

    “知道知道”方不为嘻嘻哈哈的应付了一句,又对高思中说道,“我估计就是在结账员离开的这个空档里,有人趁机撕走了暗码”

    94721

    。阅址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軟體,安卓手機需oge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其他书友在看:破神枪网游之收集大师断剑伤跟我认知中有些不一样的世界我的绝色美女老婆学园清羽传说我自仙界来大展鸿图霸婚溺宠:吃醋总裁不离婚!穿越蛮荒:拐个野人当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