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32章悬壶济世?

    项文杰服用过一次八级圣丹,可完全不对路,吃了也没用。

    丹药也是药,药不对路又怎能有效?

    丹田之伤分很多种,如果细分,几十样不在话下。

    所以吃了丹药没好,不是丹药的错,而是没有看透症结所在。

    此时项文杰感觉一股热流在丹田处来回涌动,从来没有过的舒坦。

    一直以来,丹田处都是冰凉,饱受折磨,今天却差点舒服的喊出声来。

    内在丹田在一点点恢复,金点闪闪,一个个连接,形成贯通之势,组成一个奇怪的形状,不可否认的是,受伤之处正快速愈合……周围的人都在紧紧盯着,时刻注意项文杰。

    东方白有没有本事,是否真才实学,像传言中的那般神奇,就看这一次了。

    传言没有他看不好的伤,治不了的隐疾,只要经手,便可轻松恢复。

    是否满嘴跑火车,吹牛皮,等下就知晓了。

    若能治好项文杰,虽不代表他无所不能,但可以确定他有不凡的能力,也不妄费力来一趟。

    众人都在打算各自的事情,想着自身的伤势。

    正所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正是如此!一炷香时间过去,东方白收回银针,自身站了起来,嘴角带有淡淡的笑意。

    “项文杰,你感觉如何?”

    东方白开口问道。

    项文杰闻言睁开了双眼,随之站起,感觉自己的状态回到了巅峰,细细体会丹田之处,饱满充盈,灵气浑厚。

    “打一拳试试?”

    东方白笑吟吟道。

    “真的可以了?”

    “试一试不就知道了。”

    “这……”项文杰有些犹豫:“我若没有恢复,打出一拳要受尽百般折磨,那种痛苦谁也无法体会,也不愿再承受。”

    “为了不受反噬,我曾被街头混混暴打,被一些不讲理的小贩大骂,甚至被一群女子连喷带打一顿,侮辱尊严,侮辱自尊。”

    “即便这样,我也不敢轻易动用灵气,运用自身的修为。”

    东方白呵呵一笑,一身白袍荡起边角,自信而淡然:“你可以试试,本少保证你不会受尽折磨了,小小伤势而已,在本少眼中手到擒来,轻易解决。”

    “我……试试!”

    项文杰拳头握紧,灵气运转,丹田处有着微微热流,没有丝毫异样。

    “流星烈焰拳!”

    一拳挥出,灵气汇聚成一个大拳头,周围散发着炽热光芒与温度。

    拳头横冲直撞,威力十足。

    “轰隆隆!”

    一声惊天响动,感觉整个地面在剧烈晃动,足足延伸数十里。

    远处地面上出现一个深坑,如果落在人身上,后果不堪设想。

    好强!项文杰傻傻的看着自己的拳头,一动不动,喘着粗气,双眼直勾勾的。

    众人也在看着,等待着结果。

    “怎么样了?

    身体有没有不适?”

    “这他么的,你倒是说话啊,哑巴了?

    傻儿吧唧的干什么呢。”

    “这个混蛋,老子若是身上没伤,肯定上去狠狠的踢他两脚,急死人了。”

    “草!”

    项文杰浑身抖动起来,眼泪一下落了下来,“我……”“说啊!”

    “我没事了,全部好了,刚才强悍一击没有任何难受与反噬。

    哈哈哈……,我好了,我终于好了!”

    堂堂一个七尺男儿,居然哭了,多少有点丢人。

    也从中可以体会出,他在受伤的这十年中受了多少委屈,经历了多少苦难。

    如今一朝恢复,心情难以平复。

    “既然好了,别忘了你的承诺,为本少效力十年便可离去。”

    “是,少爷!”

    项文杰恭敬道。

    从现在开始他就属于星辰殿了,有了立场,有了归属。

    十年!十年对于白大少来说已经够了!在所有规划中,好像还没有超过十年的计划。

    “下一个是老夫。”

    一位老者快步走了上来。

    “凭什么是你,我今天凌晨就到了。”

    “我昨天到的,下一个该是我了。”

    众人开始争执起来,谁也不让谁一步。

    “先来后到吧,谁第一个到,先看谁。”

    东方白淡淡道。

    “第一个是我!”

    一位年轻人走了出来,看着样貌大致在二十岁左右,至于到底多大就不清楚了。

    “来吧!”

    这次轻车熟路,没有多余废话,小年轻伸出了胳膊。

    一上手,东方白哼了一声:“走吧!”

    “怎么?

    你治不了?”

    年轻人问道。

    “能治!”

    “那你为何不治!”

    “因为什么自己难道不清楚?

    你的修为不过破天之境,想瞒得过我,真是可笑至极。”

    “我……”年轻人一时语塞。

    “走吧,不要添乱。”

    白大少摆摆手。

    “为什么?

    为医者不该悬壶济世,以救死扶伤为己任吗?”

    “噗嗤!”

    东方白哈哈笑了起来,笑的肆无忌惮。

    “悬壶济世?

    这句话你怎么说出口的?

    你是第一天在圣域混?

    还是初出茅庐的小孩?”

    “圣域中有这种人吗?

    不图回报会把你当傻子,当成一个大煞笔。”

    “无私奉献?

    开什么玩笑,谈滑天下之大稽。”

    “所有人都有私心,都在为自己着想,为自己的利益考虑。

    说的那么好,你难道没有自己的算盘?”

    “我……”年轻人被说的哑口无言。

    “按照你所说,本少需要一副身体做研究,试验一种剧毒。

    如果攻破一个难题,将会造福整个九重圣域,让很多人有活命的机会。

    如果失败,面临的则是死亡,那你愿不愿意贡献出自己呢?”

    东方白轻飘飘道。

    年轻人开始没有说话,随之咬了咬牙,又道:“那为什么非要圣君之上的强者才肯医治?

    如果能治好我的顽疾,我心甘情愿为星辰殿当十年狗。”

    这句话说的难听,却一点也不假,就是当狗,听人指挥。

    众人听了之后,也没有太大反应,因为事实正是如此。

    “当狗也需要资格的,你一介破天之境能做什么?

    在一座城池中算做上层,但在整个九重圣域之中又算得了什么?”

    “本少很忙,等着治伤的比比皆是,一个接一个,不会因为一个破天之境而耽误了其他人。”l0ns3v3
其他书友在看:邪王想上榻:还好我有不死身一品女祭司我的记忆力天下无敌莽苍天渊幸孕婚宠:霍少,体力强女装大佬之超能牧师名为与你相遇的奇迹星辰海大帝青天有鉴弦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