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九十四章 突破

    锤剑相交,观者无不发出惊呼。

    毕竟岳超一身龙虎神力,有目共睹。

    段玉却心中有数,知道自己虽然并非降龙伏虎,却是军气神通巅峰,又有元神反哺肉身,距离此境界只差一线!

    此时一击不利,顿时右手一洒,漫天金豆化为精兵。

    “王上可要换剑?”

    岳超大笑一声,右足一跺,四周土壤炸开,浮现出一个个黑铁般的精卒。

    他是兵家四重,自然早就掌握了军气神通!

    并且,这数十铁甲精卒,似乎比段玉的兵卒还要精锐三分!

    “果然……有些麻烦!”

    段玉一皱眉,随手掐诀,地面开裂,一根根藤蔓浮现,交缠成图腾柱的样式。

    一圈圈光芒洒落,化为增幅之力,加持精兵之身。

    “这是……白家的上古战争秘术?”

    岳超瞳孔一缩,旋即赞叹:“王上将道术与军气神通秘术融合至此地步,实在令人大开眼界!”

    砰砰!

    说话之间,金色与黑色的洪流,已经凶猛地撞击在一起。

    有着上古战争秘术增幅,段玉的精兵总算能维持住阵脚,与岳超的精兵打成平手。

    不时就有黑色或者金色的精兵被打坏,化为一粒粒金豆或者铁豆,落在地上。

    “喝!”

    岳超爆喝一声,吐出一道长长的白气。

    哗啦啦!

    恐怖的气血流动从他身上传出,仿佛有着一条长江大河再他体内流淌,浓郁的气血之力如同火炉,笼罩蔓延开来。

    “好可怕的气血之力,如此武功,我等元神一旦进入三丈之内,立即如同千刀万剐啊!”

    观战的寒风子与白云道主对视一眼,不由色变。

    此时的岳超,仿佛化身上古蛮兽,黑色的巨锤轻灵如针,带动劲风,形成一个漩涡,不仅将他守护在内,更是将大量精兵笼罩而入。

    噼里啪啦!

    这些金甲劲卒被卷入之后,立即化为一粒粒豆子,相继炸开。

    “好!”

    段玉大笑一声,手中长剑却突然变了。

    剑刃破空,发出嗤嗤声响,带动狂风,隐携惊雷,竟然丝毫不比巨锤逊色。

    仿佛他掌握的,并非轻灵的长剑,而是同样的巨锤。

    武道之中,举重若轻已经是十分玄妙的境界,而举轻若重,更是匪夷所思。

    噗!

    终于,剑尖与铁锤再一次交集,发出如中败革的声响。

    气浪席卷,周围神通所化精兵尽数碎成齑粉。

    岳超昂扬立于远处,段玉的身影却是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倒飞而出。

    “王上?!”

    秦飞鱼等人大惊,刚想策马救驾,就听到段玉痛快淋漓的长笑:“好!再来!”

    他脚下一点,顿时止住退势,长剑一抖,竟然毫无损伤,再次冲上。

    砰!

    剑锤相交,段玉身影再一次飞出,于半空中一个轻灵的旋转,举轻若重,仿佛手持开天巨斧,当头劈下。

    岳超举锤格挡。

    砰!

    又是一锤,气血之力宣扬,竟然连普通人都嗅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也不知是从段玉、还是岳超身上传来。

    “好!再来!”

    砰!

    砰砰!

    ……

    秦飞鱼等人望着岳超一次次将段玉击飞,心中的焦急却慢慢平复下来。

    特别是秦飞鱼,望着这一幕,眼中大亮,若有所悟:“王上是在……借岳超之手突破?!兵家四重,降龙伏虎,龙乃精神,天师元神足矣,虎乃肉身,此时就是借着岳超,仿佛捶打百炼精钢一般,锻造肉窍?”

    他也是第三重军气神通之境,自然看得出端倪。

    只是,若换成他上场,就根本没有这个效果,因为他连岳超三招两式都接不住,纵然接住了,只是震荡肉窍,精神不得突破,还是没用。

    段玉不同,他早已降龙,只差伏虎!

    而此时,就是借着岳超之手,狠狠磨练肉身这头猛虎,将杂质排出,彻底掌握。

    “元神反哺肉身,实在可怖!”

    寒风子望着这一幕,眼中同样满是羡慕。

    换成普通兵家高手,硬拼如此多招,恐怕不仅是震荡身体,拍出杂质,连骨骼筋脉都会被震碎!

    但段玉不同,有着天师元神反哺,他的肉身就经历了不断毁灭与重塑的过程,真正在锻炼一副钢筋铁骨!

    即使换成白云道主上,虽然元神可以做到这点,但肉身不行,也是被岳超一锤成酱的下场,修补都来不及。

    可以说,这是只有道兵兼修,并且到了极高境界之后,才能出现的奇迹!

    “不仅如此……岳超只是降龙伏虎,纵然肉身极强,也毕竟不是金刚不坏,这就有着极限……一次次累积起来,虽然微小,但他可没有王上的天师元神修补!”

    白云道主看得更深一层:“这就是一场天师元神与降龙伏虎恢复力的比拼,僵持下去,岳超必败!”

    砰!

    噗!

    在几人目光转动中,场中的段玉与岳超已经交手不下百招。

    岳超本人,就是降龙伏虎最好的老师!

    每一次震荡,在段玉感受中,都仿佛铁锤一般,将自己已经十分完美的肉窍捶打,将杂质从皮肤中排出,带着一丝丝污血。

    而天师元神立即转化,反哺元气,令他不至于根基受损。

    如此数十次,上百次之后,他再次内视,就可以发现通体根骨晶莹如玉,筋脉如铁,拉伸之间,焕发出无与伦比的巨力。

    ‘这境界只是基础,接下来就是铜皮钢筋铁骨,炼体金刚,刀枪不入,永不枯竭?’

    一种明悟,顿时在段玉心中生成。

    令他知晓,在岳超的‘协助’之下,自己已经真正突破了降龙伏虎的门槛,甚至触摸到一丝兵家传说的真意。

    “岳超,孤还有一剑,你若接下,便算孤输了!”

    段玉身在空中,影似轻鸿,发出一声长啸。

    筋骨一动中,一股可怕的龙虎之力就落在右手,化为一道璀璨的剑光落下。

    “这是……”

    这剑光惊天动地,宛若闪电,岳超神色顿变,再次举锤格挡。

    砰!

    一声轻响。

    不论再怎么加持防护的神兵利器长剑,此时也是寸寸碎裂,化为一堆废铁。

    但下一刻,感受到一股比之前更加恐怖的巨力袭来,岳超终于被迫离开原处,脚下连连浮现深坑,不断后退。

    等到回过神来之时,他已经站在三丈之外,一排深厚的脚印,从原处的巨坑凹陷中一路蔓延。

    “降龙伏虎?王上天纵之姿,我输了!”

    岳超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苦笑,旋即拜下:“臣岳超,拜见王上!吾王千岁千岁千千岁!”

    眨眼之间,胜负就分,岳超跪地请降,这一切都令两边如坠五里雾中。

    不过呆怔过后,秦飞鱼等人发出欢呼,元鹤那边见到主帅都降了跪下,也纷纷跟着趴伏在地。

    “呼!”

    段玉立定不动,吐出一道长长的白气,如箭飞刺虚空。

    心知光论武道,自己实际还是不敌岳超,纵然此时突破兵家四重也是一样。

    他之败,只是败给了自己的天师元神!

    毕竟自己元神有着南方大半气运补充,元气充沛至不可思议的境地,随伤随补,绝无匮乏之虞。

    而岳超毕竟没有臻至金刚不坏的传说之境,自己之前每一次扑击纵然杀伤微弱,但积少成多,还是令他有了些内伤。

    岳超也不是死缠烂打的人,见到段玉突破,立即请降。

    ‘说起来……我虽然没有正面动用元神,但还是暗中靠着天师的恢复力……’

    段玉暗中撇撇嘴,不过都到了这一步,他自然不会再说什么,朗声道:“岳超你投孤,孤心甚慰,今封你为宁侯,许开国,封地为彦、文定、安三州!”

    对于一个新败之将,居然还有此厚赏,自岳超以下人人心服,都是感激再拜:“谢王上!”

    如元鹤之流,更是心里暗想:‘荆王麾下的士大夫卿,就可自行任命文官武吏,征募私兵……开国侯更是不同,只相当于认了荆国为宗主国而已,大善!日后若有变,再反了他也不迟!’

    这种全面承认既成事实的做法,当然可以最低限度地减少反抗,但实际上效果么……呵呵,与饮鸩止渴也是无异了。

    在段玉看来,虽然岳超降服之后,自己可以说一统南方,但实际上只是与各个势力达成妥协,变成南方总瓢把子一类的盟主,所谓臣服,只是暂时的停战契约而已。

    若是自己在北方大败,不论越侯、还是宁侯,说不定都会反咬自己一口。

    ‘不过我要的,就是最快速度统一,哪怕只有大义名分!’

    段玉心中暗自想着。

    吼吼!

    此时气运似乎有异,他抬头而望,就见得自己的黑蛟嘶吼一声,平地似起惊雷,黑蛟腾空而起,没入云中。

    再出现之时,已经头生二角,腹生四爪,每爪三趾,欢快盘旋于他头顶,汲取着南方气运。

    受此影响,段玉识海之内,螭虎印同样嘶吼一声,整体渐渐化为赤金色。

    “金无足赤,十足赤金,代表五转天师修炼快到巅峰了?”

    段玉若有所悟:“若炼气要突破传说,恐怕非得统一大半天下才可……”
其他书友在看:你当男来我是女狄撒西卿本良善霸道老公太撩人万古神帝仙家奇葩夺狼三世捉妖师我真是灵异术师王爷今天吃药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