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九十六章 流民

    庆国。

    一小队草原骑兵策马于大道上奔驰,不时射杀周围躲避的庆民为乐。

    若是遇上逃难的流民大部,更是不断以死亡驱赶,令他们互相践踏,乱成一团,望着这幕大笑不止。

    自从庆都被破,庆王崔山仓惶南逃之后,这一州就尽数成了胡人的猎场。

    成群结队的胡骑倾巢而出,肆意劫掠、s将好好一片沃野千里化为了人间炼狱。

    草原游牧民族,习惯以天地为牧场,既然不必定居,那自然也不必安抚流民,组织生产。

    北燕是半汉半胡,而草原骑兵则是彻底的胡人。

    因此,大破庆国之后,首先想到的还是老一套。

    这同样是之前大夏龙庭放心让北燕搅乱天下的原因,只知道破坏,不知道建设,是不可能集聚王道之气,成就真龙的。

    他们也不会好心到提醒北燕,要收编庆人降卒,作为辅军,任用士人,开启庆人耕种,胡人征战的模式。

    “好了,阿依达,按照大将军的命令,我们不仅要杀人,还要捕捉一定数量的奴隶!”

    就在胡人铁骑尽情s的时候,一名百夫长发话了:“我们需要足够的人手,为我们耕种、编织衣物、冶炼铁器!”

    奴隶也是财富的一种,在草原上比金银更加通行与方便。

    “哈哈百夫长,这些庆人人太多了,我们只有十几人,不好好恐吓一番,怕是吃不下啊!”

    一名骑手舔了舔弯刀上的血液,狞笑着回答。

    流民群速度很慢,他们策马紧跟,远远射箭,纵然对方上来拼命,也可以从容离开。

    这是草原人野战百胜的风筝战术。

    但要捕捉奴隶,就必须深入人群,便很危险了。

    因此,先杀散一波,再从容捕猎,或许是伤亡最小的方法。

    在这个过程中,庆国人会因此死伤多少,却不在他们考虑范围之内。

    “嗯?你能想到这个道理,不错!很不错!”

    百夫长一怔,旋即有些惊喜,这个阿依达,不是脑袋里只有肌肉的莽汉,值得培养一二:“我们草原上的部落,很少超过一万人口,而在庆国这里,一个乡村就有这许多人,实在太多了,必须杀掉一些,统治才能稳固!除此之外,还要像驯狗一样驯服他们,获得足够忠诚的奴隶!”

    这自然不是他们想的道理,而是来自北燕上层的指示,或者说来自正阳道!

    毕竟南方大夏龙庭谋划几乎彻底失败,只有靠北燕之力了。

    掳掠一把就走的模式可不行,必须培养一批带路党。

    这些时日以来,北燕占领区的政策,相继出现了转变。

    对于段玉而言,这并非一个好消息。

    “百夫长说得是!”

    阿依达答应一声,弯弓如满月,一箭射出,正中某个流民的背部。

    这流民吐血倒了下去,引起一阵惊呼,周围人跑得更快了。

    看得出来,他们应该是出自同一个村落,扶老携幼,还有大量的家当,手提肩扛,富裕些的还有毛驴与牛车,但速度还是太慢。

    就好像一块块走动的肥肉,根本抵挡不住后方的饿狼。

    “再冲进去杀一波,就该散架了!”

    阿依达大叫着,策马前冲。

    咻!

    就在这时,一枚石子破空,正中他的太阳穴。

    阿依达眼睛一黑,从坐骑上倒了下来。

    “北虏受死!”

    一名高高瘦瘦的年青人大吼一声,他嘴角还有绒毛,年纪不大,就十七岁的样子,手底下的功夫却是不错。

    之前飞石砸人,随后弯弓搭箭,连珠箭发,竟然还有一手精妙的箭术。

    “走!”

    看到周围几个同伴落地,百夫长心中惊疑不定,蓦然勒转马头:“这是中原的武林高手,我们人太少,回去叫上更多人来围杀!”

    这一个不可怕,可怕的是流民精壮有了主心骨,就不好打下了。

    踏踏!

    马蹄远去,胡人踪影消失不见。

    大群流民这才安定下来,救助伤者,一片哭嚎。

    “唉”

    见到这一幕,张野张子恒不由长长叹息一声:“我救得了他们一时,救不了一世!”

    当下来到一辆牛车前:“娘,胡人怕不是要来报复,趁着此时早走为妙!我听人说北方大乱,南方倒还算安稳,有荆王崛起,平定江南之地,或可安居。”

    恍惚十年过去,这个当初段玉随手救下的一家子,在二道村倒也享受了数年平静,但随着胡人南下,还是再次被逼着走上了背井离乡的道路。

    好在此时的张野已经长大成人,又学了一身武艺,功夫几直入宗师,总算能保得一家平安。

    “南方?”

    牛车之上,一个中年妇人想了想,道:“既然之前你与祖宗都说如此,为娘一个妇道人家,又有什么好说呢?”

    牛车上除了一些财物外,关键还有一块神木牌,似乎是用一整块树心雕刻而成,又用红布裹了,保管得十分妥当。

    张家与其他农户不同,也算家学渊源,曾经有一任祖宗做了土地,后来土地庙宇被毁,托人带了话来。

    张氏等到安定,就将土地神寻回,做了家祀的祖灵。

    虽然这灵实力低微,但对后代还算照顾,不仅令其丰衣足食,更暗中寻了武艺来给张野习练。

    到了此时,果然派上用场。

    只是,张野与张氏再怎么样,也不可能想象得到,那位平定了南方的荆王,就是曾经有大恩于张氏一家,还给张野取字的段玉!

    “请娘放心,孩儿有一身武艺,听闻荆王是个爱才之人,以武取士,还能世袭,总不会委屈了娘亲!”

    张野听了,却是兴奋之色一闪而过,又转为满腔恨意:“总有一日,孩儿要向这胡人复仇!”

    张氏不由担忧道:“此去能平安,娘就别无所求了,你还是莫要再想着上沙场立功,老老实实地耕田种地,再娶一房媳妇,比什么都打紧”

    “为渊驱鱼,不过如此了!”

    南方,风陵港。

    段玉来此,见着大批庆人南逃,不由满足地叹息一声。

    胡人在北方名声残暴,大开杀戒,后果就是数万数十万北人南逃。

    虽然对于北方而言是悲剧,但对于南方而言,却是一次难得的机遇。

    不仅能汲取北方更为先进的技术与文化,更可获得大量精壮人口与财富。

    在这个时代,能远行的,要么有钱,要么足够精壮,否则这千里迢迢,就是不折不扣的死亡之路。

    北方的水师几乎就是个悲剧,更何况此时北燕还没彻底灭亡庆国,饮马天河。

    因此,在段玉下命之后,原六郎与李玉龙两个就带着南句与吴越、南楚水师,封锁天河要害,同时尽力向南方运输流民。

    这当然不是无偿的,南方经过战乱,百业凋敝,田地抛荒,正需要大量劳动力来恢复。

    而无法赎身的流民,就只能签订一份三年的无偿劳动契约,成为段玉军屯计划的一员。

    好在契约中,规定三年后他们就可按比例获得田亩收益,十年之后,所耕种田地无偿赠送,总算不是一辈子包身工的命。

    “看来大计可行,将战场选在江北,纵然一时不利,也有天险可偏安!”

    段玉望着繁忙的港口,维持秩序的大军,不由笑了,旋即神色又转为肃穆。

    若是正常的争霸天下,北方混乱,他已经一统南方,那此时几乎可以称帝,混元宇内也有六七成指望。

    但很明显,正阳道主统帅下的北燕,可不是什么正常的nn。

    甚至,此时若自己被斩首,霸业顷刻间就会崩溃。

    以对方雷劫不灭的传说修为,怎么可能忍得住这个诱惑?

    但是我此时反倒希望你来了!

    段玉内视识海,只见五转巅峰的赤金螭虎印周围,还有两道金色符箓,与金印相得益彰,有着能量交互。

    五转金符!

    虽然其制作材料很难获得,但段玉穷搜楚王宫珍藏,还有整个南方,还是凑足了两份的原料,炼制出两张金符!

    一张五转金符,几乎可以肯定灭杀一位呼风唤雨的天师。

    两张齐下,即使正阳道主也不一定能吃得消!

    雷劫对于雷劫不灭的高手而言,就好像一柄刀。

    被刀砍了一次不死,不代表多砍几刀就不会死,更何况,一个人受了刀伤,总得修养一二,才能彻底康复的。

    若正阳道主敢来,那拼着十万大军,还有这蛟龙的气运,段玉也要将其覆灭在此!

    毕竟是主场,有着种种便利。

    一旦杀了此人,北方眨眼可定,自己必能因无上天功而获得晋升!

    这也是段玉为何北巡至此的原因之一!

    以身为饵,毕其功于一役!

    段玉目光幽幽,回转行宫。

    深夜。

    波光粼粼的江面上,蓦然走来一个道人。

    他丰神俊朗,一举一动间皆带着飘然出尘之气,不似凡俗。

    此时望着风陵港内的万家灯火,眉头轻轻蹙起。

    手中,一张黄色书页嗡鸣着,忽然裂开,涌出一丝丝鲜血。

    “心血来潮,再加地书示警?”

    正阳道主望着行宫方向,喃喃一声:“未至传说,却有威胁传说之能么?果然有趣,不愧是天机的最大变数!”

    他转身,融化在清辉的月色中,四周寂寥,没有一人知道他曾经来此。

    64620

    。5
其他书友在看:你当男来我是女狄撒西卿本良善霸道老公太撩人万古神帝仙家奇葩夺狼三世捉妖师我真是灵异术师王爷今天吃药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