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84章 我第一个弄死沈问之

    那两个同事听到蓝溪这句话之后,对视了一眼,然后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她。

    蓝溪冷哼了一声,甩开她的手,笑着说:“与其在背后嚼舌根,不如好好回家研究一下怎么拯救你的飞机场。”

    “……”那两个同事显然是没想到蓝溪会的态度会这么嚣张。

    在这种大公司里,等级制度还是比较明显的,大部分新来的人都会对前辈比较尊重。

    不过,看蓝溪这个样子,确实不怎么好惹。

    两个女同事交流了一个眼神,之后就撤退了。

    蓝溪走到洗手池前洗了个手,然后照了照镜子,也离开了。

    ……

    蓝溪在纵海的工作内容并不算特别复杂,而且她是个适应力比较好的人,也很懂变通,从面试的时候开始,lda就很看好她。

    蓝溪主要负责的内容是陆彦廷的行程安排和整理,简而言之就是帮他订机票酒店。

    这份工作对蓝溪来说也很有价值,至少能够让她准确掌握陆彦廷的一举一动。

    蓝溪上班的第二天,是纵海一月一度的汇报会议。

    这次会议,陆彦廷也会出席。蓝溪坐在lda旁边,安静地听着各个部门的领导汇报。

    陆彦廷坐在会议桌的正中心,目光扫过去,一眼就看到了坐在lda旁边的蓝溪。

    这种会议,按理说只有各个部门的领导参加,lda却带了蓝溪过来。

    会议上,蓝溪总算见识到了陆彦廷的另外一面。

    工作中的他,一丝不苟,听着下面的人汇报的时候,偶尔会皱眉,遇到漏洞之后,会毫不留情地指出来。

    不得不承认,这样的他,很有魅力。

    ……

    会议结束以后,蓝溪回到办公室里,整理了一下陆彦廷最近的行程安排,然后带着行程表去了陆彦廷的办公室。

    蓝溪今天穿了一条紧身的连衣裙,站在办公室门口,她将裙子的领口往下拽了拽,才抬起手来敲门。

    诱huo男人这种事情,本身就是她的强项。

    “进。”陆彦廷的声音仍然短促有力。

    得到回应后,蓝溪推门走进去。

    陆彦廷抬头看过去,正好和蓝溪四目相对。

    蓝溪丝毫没有躲闪,就这样直勾勾地看着他,眼底尽是媚态。

    一路对视着,蓝溪停在了陆彦廷的办公桌前。

    她欠身,将手里的文件夹交给陆彦廷,红唇微动。

    “陆总,这是您接下来一周的行程表,请您确认签字。”

    文件原本挡在她胸口,她将文件放下后,胸前那片雪白的肌肤就这样露了出来。

    陆彦廷盯着那道幽深的沟壑,眸色渐深。

    好像自从他们第一次见面开始,她就很喜欢穿这种类型的衣服。

    陆彦廷只是盯着她的胸脯看了几秒钟,突然想起了之前摸上去的触感。

    他平时并非重欲的人,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这样轻而易举地撩拨他的感官。

    陆彦廷拿起钢笔,将笔头的cha进她胸口的那道沟里。

    这个动作轻浮而色情,饶是蓝溪这种厚脸皮的人,都被惊了一下。

    蓝溪低头看了一眼,嘴角的笑容荡然无存。

    “陆总这是什么意思?”

    “这个问题应该我问你吧?”陆彦廷将钢笔抽出来,笔头贴着她胸口的肌肤缓缓划动,“坦胸露乳,这是你一贯的穿衣风格吗?”

    蓝溪听明白了,陆彦廷这是在嘲讽她。

    “陆总想说什么不妨直说,没必要拐弯抹角。”

    “我要一个理由。”陆彦廷用钢笔挑起她的下巴,“为什么接近我?”

    其实有些事情他心里已经有了初步的答案。

    这样问,无非是想亲口听她说出来。

    “这个问题,在刚来纵海那天我就已经跟陆总解释过。”蓝溪露出毫无破绽的笑容,“陆总放心,我如今对您绝对没有非分之想。”

    欲擒故纵,若即若离。

    她深知,对待陆彦廷这样的男人,绝对不能一昧地倒贴。

    嗡嗡——

    蓝溪话音刚落,陆彦廷的手机响了。

    陆彦廷收回手,接起电话。

    “彦廷啊,忙吗?”电话刚接通,陆彦廷就听到了蓝仲正的声音。

    陆彦廷扫了一眼站在对面的蓝溪,指尖有意无意地叩着桌面。

    “原来是蓝总。”

    从陆彦廷口中听到这个称呼,蓝溪不由得怔住。

    她的注意力不自觉地开始集中在他的这通电话上——

    蓝仲正给陆彦廷打电话做什么?

    蓝仲正笑着对陆彦廷说:“5月3号是小女蓝芷新的生日,我打算在家里给她办一场生日宴,上次和你见面之后新新就一直念叨着你,不知道彦廷你有没有时间来参加她的生日宴?”

    “这个,我可能先要跟助理确定一下行程安排。”陆彦廷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

    “好好好,看你的时间安排。”能从陆彦廷口中得到这样的答案,蓝仲正已经是非常满意了。

    接下来,寒暄几句后便挂了电话。

    挂上电话之后陆彦廷低头看了一下最近的日程安排,5月3号那天下午,确实没什么事儿。

    陆彦廷放下手机,抬头看向蓝溪,吩咐道:“3号下午我去蓝家,把行程表重新打印一份。”

    3号?蓝家?

    蓝溪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他是要去蓝芷新的生日宴。

    所以……刚刚蓝仲正打电话过来,是为了这件事情?

    呵,他还真是拼了老命地在为蓝芷新制造机会。

    “好的,陆总。”蓝溪礼貌地点头,随后尽职尽责地问他:“陆总还有什么别的吩咐吗?”

    陆彦廷没有说话,目光紧盯着她,似乎要通过这个动作看到她的心里去。

    这个女人,是在跟他玩欲擒故纵?

    想到这里,陆彦廷嘴角勾起了一抹嘲讽的笑。

    “没什么了,行程表改完尽快送过来给我签字。”陆彦廷指了指门的方向,“去吧。”

    蓝溪没有接话,转过身走出了办公室。

    ……

    从办公室出来之后,她抬起手来,揉了揉太阳穴。

    陆彦廷对蓝芷新究竟是什么想法,她看不透。

    蓝芷新那种清纯白莲花类型的,确实很讨男人喜欢,万一陆彦廷真的看上了蓝芷新——

    想到这里,蓝溪的脸色有些难看。

    她低着头,加快步伐,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

    因为走得急,再加上脑袋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导致蓝溪根本没看到对面的人,就这么撞了上去。

    “抱歉!”蓝溪一边抬头一边道歉。

    程颐看到蓝溪的时候,先是一愣,接着露出了不耐烦的表情。

    “你怎么在这里?”程颐挡在蓝溪面前,拦住她的去路。

    “程少爷这话说的,来这里当然是为了上班、赚钱。”

    蓝溪知道程颐瞧不上她,之前在万豪的时候,程颐就警告过她,让她离陆彦廷远一点儿。

    程颐冷着脸看着蓝溪:“我劝你趁早打消的了勾搭老陆的念头,别以为他跟外面那些男人一样会被你这副皮相吸引!”

    听着程颐这番话,蓝溪打心里冷笑了一声。

    不会被她的皮相所吸引?

    昨天陆彦廷将她抵在办公桌前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呢!

    “好,程少爷的教导我记住了。”蓝溪佯装听话地点了点头。

    程颐:“记住就好!老陆不会喜欢你这样的人!”

    蓝溪勾了勾嘴唇,越过他走进了电梯。

    三分钟后,程颐来到陆彦廷的办公室内。

    刚刚走近,他就迫不及待地问陆彦廷:“老陆,你怎么让那个蓝溪来你这边工作了?”

    陆彦廷面不改色:“她自己面试进来的。”

    “这个女人图谋不轨!”程颐有些激动地说:“你就应该把她开了,不然她迟早会生出事端!”

    陆彦廷皱眉:“你好像对她意见很大。”

    程颐摇摇头,“我只是在陈述客观事实。”

    今天是周三。

    蓝芷新来学校上了一天课,下午四点钟,一天的课程结束,她准备回家。

    从校门走出来之后,她竟然碰上了沈问之。

    看到沈问之以后,蓝芷新不免有些惊讶:“沈大哥,你回国了?”

    沈问之是来大学这边办事的,没想到会遇上熟人。

    他看着蓝芷新,笑着点头:“是的,最近刚回来。”

    “那……你和姐姐见过了吗?”蓝芷新支支吾吾地问出这个问题。

    蓝溪和沈问之当初那一段,蓝芷新是知道的。

    提起蓝溪,沈问之脸上的表情有些苦涩。

    “嗯,见过了。”

    “沈大哥,你还是喜欢姐姐的,对吧?”蓝芷新通过沈问之的表情已经得出了答案。

    “我5月3号生日,到时候姐姐也会回来,沈大哥你也一起来吧!”

    “谢谢你,芷新!”沈问之露出了感激的表情。

    蓝芷新甜甜地笑着,朝他摇摇头,“沈大哥你太客气了,我也想让姐姐幸福。”

    很快到了5月3号,蓝芷新的生日。

    其实平时这种日子,蓝溪是不会回来的,这次回来,纯粹是因为陆彦廷也在。

    5月3号晚上七点钟,蓝溪姗姗来迟。

    她身穿一条酒红色的连衣裙,妆容高调。

    刚刚踏进家门,蓝芷新就开心地跑上来握住了她的手。

    “姐,你终于回来了!”

    蓝溪有些厌恶地将手抽回来,搞不明白她又在演什么姐妹情深的戏码。

    下一秒钟,蓝芷新拉着蓝溪走到了客厅里面。

    在这里看到沈问之,蓝溪当场就僵住了,脸上的表情很难看。

    “姐,你看我把谁叫来了?”蓝芷新笑着说,“沈大哥等你好久了,你们聊!”

    说完这句,蓝芷新就走了。

    “蓝溪,我们谈谈。”沈问之走上来,握住了蓝溪的手腕。

    不远处,陆彦廷端着酒杯站着,目光停在对面的一对男女身上,眼底没有一丝温度。
其他书友在看:长安界尊三国之星命诸天之位面系统海贼之忍界降临漫威之英灵召唤师九州夺鼎星辰古皇重生之凌天神帝小道问路阴差阳错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