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七十一章 三师兄的嘱咐

    风云卷动,远边天空云层内,传来一声惊动苍穹的长啸,这长啸不似寻常啸声,更像是一种极致的速度形成的破空之音!

    转眼间,一道银色的刺目之光穿透天穹而来,蓦然见从天空上闪烁降临。

    剑芒至。

    遗址周边地域所有人被惊动,那原本凝聚而出的巨大肃杀气势瞬间荡然无存,抬头之时,内心全部剧烈一颤,宛若晴天霹雳一般怔住,满眼恐惧。

    剑芒之中一道身影浮现,剑眉星目,神色上有着肃冷,带着一种风华绝代的气质,手握长剑,风云变色。

    剑出,

    一剑斩破九重天!

    惊天动地的剑光陡然落下,那一瞬间,眼睛可清晰见到所过之处虚空裂开,被一剑斩下切割开来!

    只是仅仅只是一瞬便又愈合,但在视觉上带给人的是难以形容的心神冲击。

    而下方遗址周围的五大宗门和其余势力的人,顷刻之间就被死亡的恐惧笼罩,脑海没有任何反应,有的只有绝望,无止境的战栗,更有心理承受能力弱的直接失心疯一般惊恐的尖叫出声。

    在这么一刻,五大宗的宗主生出了一种错觉,他感觉他们和最边缘上的那些斗灵境中后期的人,没有区别。

    在这一剑之下,都渺如蝼蚁,命如草芥。

    这一剑的声势,这整块地域,都要被斩成两半,所有人除了震撼以外,就只剩茫然。

    不过当这一剑即将落下之际,忽然消散开来,化作了虚无,但下方的人仍是过半倒了下去,在心神上承受不住,即使剑芒消散了,他们也已经虚脱的无力支撑,全身冷汗浸透。

    随之五位宗主直接跪了下去,俯伏在地,身体轻微颤抖。

    继五位宗主之后,其余所有人,都在下一刻跪莉在地,整个遗址地域一片惶恐景象。

    来者手中长剑收回,目光淡漠的扫向下方。

    而在遗址入口下面的秦修却是一脸惊喜,虽然也被震撼到,但更多的仍然是惊喜,连忙挥着手激动的大声喊道。

    “三师兄我在这儿,三师兄!”

    “咦,唐师姐,三师兄听得到我们这边的声音吗?上面有隔阂?”秦修疑惑的问道唐师姐。

    来者,正是慕黎,廖老的三弟子,秦修的三师兄。

    唐纤颖心中也不平静,正要回答秦修的时候上空的慕黎目光扫了过来,如电似剑,穿透了入口的空间禁制,投了下来。

    “听得到?”秦修顿时又一惊喜,然后对着唐师姐急忙说道“唐师姐我们快点上去。”

    唐纤颖点头,不过她刚要抱着秦修飞上去的时候,慕黎忽然身形一幻,直接就出现在了他们的身旁。

    “走,咦,三师兄呢?”秦修抬头之际顿时愣住,怎么转眼就不见了?

    “这儿呢,小师弟。”

    耳边传来一声淡笑,秦修惊了,然后猛地偏过头去,当即吓了一跳。

    “三师兄你怎么”好吧,秦修觉得这对三师兄来说却是没什么奇怪的。

    “怎么样,没事吧?”慕黎淡笑着看了看秦修的情况,身体没有受伤,不过看上去挺狼狈的。

    “嗯,没事,好的很。”秦修见到三师兄很是高兴,“三师兄来的很及时,若是再慢一些的话可能就有危险了。”

    “那就好。”慕黎点了点头。

    “慕师兄。”唐纤颖对着慕黎礼貌的行了个礼。

    “不必多礼。”慕白看向唐纤颖,道“你也没什么事吧?”

    “嗯。”唐纤颖点头。

    慕黎朝着周围望了一下,也认为这里面应该是有许多不错的东西,至少对这种等级的大陆来说。

    “老师说你得到了这遗址里的宝物而被追杀?”

    “是这样,他们强行让我交出来我不交,就决定围杀我和唐师姐,所以我也就只能求助廖老了,不过没想到三师兄你居然来了,我原本以为廖老会让人传话给上面那些人。”秦修交待道。

    “就是这个。”他拿起唐师姐的手然后把蓝色玉镯取了下来。

    慕黎目光微动,似有一丝奇怪,看了一眼唐纤颖,发现唐纤颖并没有什么表情,他也就没有多想。

    接过蓝色玉镯,慕黎一眼看出这是五品低级之物,空间玉镯吗,确实很不一般的了对于这种地方来说,放上去的话足以让那几个宗门争得头破血流。

    查探了一下空间里面,东西还不少,而且都还很不错,对于小师弟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也难怪不肯交出去,他轻笑了笑。

    “机缘向来有缘者得,既然小师弟你得到了,那就是它选择了你,旁人没有权力剥夺,而且这里面符道之物也有许多,看来也确实是小师弟的缘分。”

    “嗯。”

    秦修比较高兴,接过三师兄还回来的玉镯,不过在到手的那一刻他就纠结了,生出一股不给唐师姐了戴到自己手上的冲动,不过也仅仅只是挣扎了一下就又还给了唐师姐,三师兄等下就要走的,到时候他还能保得住?还是老老实实乖乖的交出去好一点,至少态度很好。

    看了看唐师姐的脸色,很平常,美眸没有波澜,安静的在他旁边,然后伸手接过了玉镯。

    而就是他这小小的一下挣扎,被慕黎清晰的捕捉到,心中微动,感到了有一点奇怪,不过想了一下后也觉得小师弟和唐纤颖相处的时间很多,关系很好很正常,不然唐纤颖他也不会把小师弟带着一起,他也就没觉得有不对的地方了。

    只不过心中也还是觉得小师弟很厉害,毕竟他也是知道唐纤颖在院中的名声,能和唐纤颖相处的这么好,恐怕能惊掉一大堆人的下巴吧?也是很了不起了,而在中院有唐纤颖照顾一下他认为也挺好的。

    “走出去了。”

    “好。”

    带着秦修和唐纤颖,慕黎离开遗址出现在了外面的上空,唐纤颖拿出御空玉琴让秦修站着,下方的那成千的人还跪在地上没敢起身。

    “没你们什么事了,可以离开了。”

    慕黎的声音传了下去。

    五位宗主抬起了头,还在恐惧当中,也是颤抖的开口,“前辈,我们多有得罪但确实实属无知,并不知晓身份,还望前辈宽宏处理,我们不敢再犯。”

    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什么情况,但先认错总是对的。

    “我没有责备你们的意思,你们可以离开了,遗址里面或许还有东西,想要下去搜寻也可以。”慕黎淡然道。

    “这”五位宗主拿捏不定,纷纷相互看了一眼,都不明白上面那位究竟是上面意思,他们仍然惶恐不敢乱动,稍有不慎可能就是灭宗之灾,在没有完全确定旨意之前,都绝不敢乱动。

    “你们可以走了。”慕黎再一次开口。

    而这反倒令五位宗主更不定了起来,也更焦急了起来,听不透到底是什么意思,而其余人更是更加害怕了起来,恐性命不保。

    “我若想对你们出手,需要和你们打哑谜吗?”看到下面这些人的反应,慕黎有些微叹。

    五位宗主这才肯定了慕黎的意思,就是字面语句上的那样简单,于是他们当即站了起来,弯腰行礼,然后连忙撤退,并且整齐有序,虽然大多数人的双腿都在轻微颤抖着。

    至于还下去遗址里面找好东西,那简直不要命了,要下去那也是等上面几位离开了才敢。

    他们心中除了恐惧的震惊以外也是相当悲痛的,据下面的人反应上来的情况来看,好东西几乎被那少年全部收走了,而且本身最具价值的那个玉镯也在那少年手里,偌大的一个一直,出现在他们临枫大陆上,到最后可以说是一场空,白高兴一场,还招来了一位至强者,那等实力,他们不知如何去想象。

    “多谢慕师兄了。”唐纤颖对着慕黎道。

    “小师弟遇到了危险,我赶来是应该的,倒是我应该感谢一下你对小师弟的照顾。”慕黎道“我就把小师弟交给你了,你可要好好的对待,可不能欺负他。”

    “对吧小师弟,你唐师姐有欺负过你吗?”他轻笑着问道秦修。

    “没有,一点都没有。”秦修连忙摇头,唐师姐正看着他呢。

    实则他心中抓狂不已,三师兄你就这么放心的把我交给唐师姐了吗?你这么相信这害人的妖精吗?

    “放心吧慕师兄,我会把秦修照顾的好好的。”唐纤颖轻轻莞尔。

    “嗯,唐师姐可体贴了。”

    慕黎笑了一下,也蛮意外小师弟和唐纤颖已经亲近到了这程度,没再多说,看着唐纤颖道“若是遇到了解决不了的麻烦,可以随时让小师弟给老是传念。”

    “好。”

    “那我就回去了,你是在做任务吧?要不要我送你过去?”

    “不用了慕师兄,我和秦修慢慢过去就是了,而且也没多远,半天时间就可以到达,路途上还需要了解一些事情。”

    “那好,我就先回去了。”慕黎看向秦修,道“回来后去一趟老师那里,看看你的符道有多少长进,和你唐师姐出来这些时日也不能懈怠,若是偷懒的话那就让你唐师姐教训你,不要心软,越狠越好。”

    秦修顿时猪肝脸,点头道“我知道的三师兄。”

    慕黎深深看了秦修身边红唇轻扬脸上挂着微笑的唐纤颖一眼,然后直接离去。

    他自己都不知道怎的,心中居然很莫名其妙的生出了一丝狐疑。

    不能吧?

    。
其他书友在看:登临引女将从商录先婚后宠:霸道总裁轻宠妻尊上独宠:田园冷妻不好追重生娱乐圈:神医影后很撩人都市之超品天尊化龙诀倾国是故国冲破凡尘末世东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