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番外2 鼻子以上的世界(43) 中元不送终4

    小六“为什么七月半是中元节呢”

    刑乐“我听过一个版本。相传有一个孝顺的儿子,母亲不积德下了地狱,他想方设法把母亲弄到了天堂。”

    小六惊呆了“还能走后门”

    刑乐“那只是一个故事而已,不要太较真,具体细节按规定我不能描述。中元节在最开始的时候叫盂兰盆节,后来经过种种不能描述的变化,变成了地府官员的年假。”

    小六“他们还有年假”

    刑乐“看守者都走了,逝者就趁机回人间看看。”

    小六“换个说法就是有一个帝国,领导都放假了,所以民众举国到隔壁国旅游”

    刑乐“嗯,他们的交通应该很便利,至今没有出现过晚点和交通堵塞的问题。”

    小六“烧东西的习俗是从哪里来的呢”

    刑乐“据说从汉朝就有了。富贵人家会把真钱埋下去,可穷人家没有那么多钱,只好拿纸钱来替代了。还有一种说法是烧锡箔纸和五行有关。”

    小六“怎么又和五行扯上了”

    刑乐“纸是木和水,锡箔是金,燃烧用火,烧剩的灰是土。”

    小六惊讶道“还有这讲究”

    刑乐“也许从古至今人类都在追求有仪式感的生活方式吧,习俗是传统文化很重要的一部分。”

    小六“每逢佳节倍思亲,节日有利于表达念想。”

    刑乐“虽然烧东西在我看来非常污染环境,但是家里人要去烧的时候我也不会拒绝。”

    小六“我觉得不管是过年还过中元,大人们只是以此为借口一起吃饭。他们烧东西只是想给自己讨一个心安,或者是因为大家都这么做,所以才这么做。”

    刑乐“如果贝丝没有告诉你真相,今年的中元节你会怎么过呢”

    小六“我会带着一束花,到你的墓前坐一天,跟你说很多很多话。”

    刑乐“即使我不在墓里”

    小六“哪怕我知道你已经灰飞烟灭,连魂都不会飘回来了,我还是会这么做。”

    刑乐“为什么”

    小六“因为你还活在我的心里,只要我还没忘记你,只要这世上还有人记得你,你就没有死。”

    刑乐温柔地笑了,往她身上靠了靠“这是唯心主义。”

    小六倔强地说道“唯心主义又如何我爱你,我思念你,就算供奉的花和我说过的话你都不会收到,我也会每年去看你。因为我我爱你。”

    刑乐打开黑色的雨伞,遮住了他们俩。牛头人和马头人露出善意的微笑,纷纷挡在了他们身后。

    过了好一会,刑乐才把雨伞拿开。小六的眼睛和脸都红红的,和刑乐隔着一个拳头的距离,依依不舍地看着他的唇。

    刑乐无奈地笑着,往后退开了一些,提醒道“最近的风有点大。”

    小六别开了眼,假意看向别处,听着那漫天飞舞的纸钱发出的声音,感觉过了一个世纪的时间。

    “今天的月色很美。”刑乐看着小六说道,“你也很美。”

    小六再也忍不住了,扑到了刑乐的怀里。

    刑乐紧紧地搂着她,问道“你不怕吗”

    小六哽咽着答道“这是一个我和你的爱情故事,如果我们因为害怕而不敢在一起,这个故事还有什么继续下去的意义还不如一起”

    刑乐捂住了她的嘴“至少要活到把你写进我户口本的那天。”

    小六泣不成声,在刑乐的怀中放声大哭。

    “为什么为什么我们连亲一下都要遮遮掩掩连拥抱都要提心吊胆这难道不该是一个我们为了爱情鼓起勇气战胜困难战胜自己的故事吗为什么会变成为了不被屏蔽为了活命而苟且偷生的故事”

    刑乐拍着她的后背安慰道“会好起来的,咱们说点开心的”

    小六抹了把眼泪“我不开心。”

    刑乐把小六扶起来,帮她捋了捋乱了的头发“坚强点,你坚强起来,铃铛才有勇气继续写下去。我跟你讲小时候的事”

    小六在他的怀中点点头。

    刑乐“每一年的中元节,家里都会采购很多东西。”

    小六“咱们家烧得可叫一个夸张。”

    刑乐想想也觉得好笑“我每年都被喊去当苦力。虽然那些东西没有多重,但是数量很多,一个一个搬去祖地,要搬很久才能搬完。我们一般从凌晨四点就开始干活了。”

    小六“这么早”

    刑乐“是的。我一手提一个纸人,靠头灯的光跟着大家一起往山里走。通往祖地的路非常难走,最难受的是山里的虫子。”

    小六“多多岂不是很开心”

    刑乐“那时候还没有多多。”

    小六“是多大的时候”

    刑乐“第一次去帮忙是七岁的时候,那时候我的个头还不高,两个纸人东磕西碰的,等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它们已经不成人形了。”

    小六“那怎么办”

    刑乐“不怎么办,我把它们藏在其他祭品的后面,黑暗中谁也不会在意这个。”

    小六“烧的时候会露馅吧”

    刑乐“为了以防万一,他们烧得起劲的时候我翻出两个纸人丢进了火里,叶老太太还夸我很积极。”

    小六噗嗤一声笑了“她一定看到了。”

    刑乐“她没有说破,但我爸教训了我。”

    小六“他说了什么”

    刑乐“他说弄坏祭品不是什么大事,不肯承认自己的错误,并试图掩盖,才是对祖先最大的不敬。”

    小六“后来呢”

    刑乐“后来他们继续烧东西,我蹲着写检讨书,写完后我爸觉得满意了,才丢到火里烧掉。”

    小六“你爸爸很严格呢。”

    刑乐“他是个了不起的父亲,我和离染都很喜欢他。”

    小六“先人们看到烧下来一张检讨书,估计得笑哭吧。”

    刑乐“他们会不会笑我不知道,我只记得我爸看完后笑了。他夸我的字写得好看,还说我是世界上最懂事的小朋友,知错能改的孩子以后一定有出息。”
其他书友在看:妃从天降:王爷的异世王妃末世长生诀腹黑校草:魔女要抱抱玄清劫重生之邪王的绝世宠妃武越星河兵王鲜妻:唐先生,你好甜腿精养成日志美鲛人农女当家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