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42:君子远庖厨

    徐锦策下意识地去看纳兰锦绣,见她已经去帮穆离洗菜,就想从了离戈。谁知嘴巴还没碰到她的脸颊,就被她一下子跳开了,脸上还是诚惶诚恐的样子。

    “你又要做甚?”徐锦策对自己古灵精怪的小妻子实在是没法子,而且女儿的性子明显也随了她。

    离戈小声说“你没看厨房的门开着呢吗?”

    “……”徐锦策无语。

    “被人看到了岂不是要笑话我?”

    “那你刚才还要。”

    离戈见他沉着一张脸又要训人,就两手抱住他的手臂,开始耍赖“刚刚是刚刚,现在是现在。”

    徐锦策神色淡然的把自己的手臂,从她手里解救出来。用她刚刚说过的话来怼人“被人看到了笑话。”

    他们大婚之前,他虽然刻板严厉了一些,但是对她基本上也是有求必应。而且她嘴皮子上的功夫一向很好,打嘴架太从来都没赢过,多半时候都是还没开场,就已经先举白旗认输了。

    可是朝夕相处这两年下来,他似乎对打嘴架也有了心得。嘴皮子上的功夫就是一日比一日遛了,让她都不得不甘拜下风。

    “小气男人!”离戈说完以后就跑到厨房帮忙去洗菜了。

    徐锦策一个人愣在原地,还在想她刚刚说的话。她以前喜欢叫他少帅,要么就是连名带姓的叫。婚后大多时候都说他刻板,所以总是带着打趣的叫他古董男人。

    刚刚那是什么?说他小气?看样子回府之后,还真是要好好教训教训她。让她知道什么是夫为妻纲。理想是美好的,但现实往往与理想截然不同。

    徐锦策同离戈回府后,他想把她这个小气男人的称呼抹杀掉,却总不能随愿。夫妻两个本就是情浓的,折腾来折腾去就折腾到了床上。

    最后,离戈不得不认输,而且还再三保证了,以后坚决不会再那么叫他,徐锦策才算是放了她。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眼前的情景就是,这个院子里没有下人,吃饭要自己动手。另外三个人都是能下厨的,只有他不会。

    虽然平时在军队里也没什么架子,生活自理也算好的,但是他毕竟贵为世子。平时都是有人替他打理生活的。所以这时候能征善战的徐锦策,就显得一无是处了。

    离戈好不容易把柴火点着了,让他看着往灶堂里加柴火。但是,炒菜的纳兰锦绣,不是嫌他火大就是嫌他火小了。总之,徐锦策总也找不到烧火的法门。

    穆离看着他一身白衣裳,也因为烧火而沾染了灰尘,就觉得世子确实不适合做这个事,主动接过了烧火的任务。算是把他从水火之中给解救出来了。

    徐锦策感激得看了他一眼,跑到厨房外面去打扫自己的衣衫。这时候离戈也已经把米放到了锅里,把火控制好了,然后出门用嘲笑的语气对他说“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失败,一点小事都做不好。”

    徐锦策刚把自己的衣衫打理整齐,依然用淡漠的语气回复“君子远庖厨。”

    “呵……”离戈讥讽的笑了一下“那怎么不说君子不吃饭呀!不是我说你们,大宁朝的人就是古板。你们所谓的圣贤书,都交了一些什么乌七八糟的东西。君子远庖厨,那还不是得有旁人来给你们做饭吗?如果是每个人都想做君子,每个人都不动手做饭的话,那你们都喝西北风啊!”

    “你……”她这话徐锦策不爱听,却也无从反驳。

    “不对不对,西北风怎么能够吃饱呢?你们还是得吃东西,所以也就只能生着吃了。”离戈说到这里嫌弃的看了他一眼,道“你们还说我们北燕人茹毛饮血呢,好意思。”

    徐锦策深吸了一口气,他不断的告诉自己一定要稳住。反正两个人比嘴皮子上的功夫,他基本是没有赢过的,输久了自然就麻木了。现在是在外面就让她神气,一会儿回到府里自然有法子收拾她。

    离戈见他板着一张脸,心情就大好。要说以前他和徐锦策交手,总是输的多,胜利的时候少,但是起码也有剩的时候。

    而现在呢,两人但凡有意见不同的时候,他就总用别的方法来说服她。他也不是没抗拒过,但是男女力量悬殊,最后还是得依着人家。

    所以,她时常感觉自己就是在委曲求全。如今能品尝一下胜利的滋味,她真是感觉幸福到不行,心中得意尤甚。

    徐锦策见她高兴成那样,笑得跟个孩子似的,心里头再不痛快也变得痛快了。她嫁给他之后,虽然他已经尽自己的全力,能让她更自在一些。但她毕竟是世子妃,而且北燕那边一直在找她,所以她还是有许多身不由己。

    他觉得那个在战场上诡计多端的离戈,如今他身边的妻子,明明是同一个人,但是却有许多差别。那时候她虽然刁钻了一些,但是更加畅快肆意。可以大声的笑,可以由着性子去做自己喜欢的事。

    而现在她既要照顾好孩子,又要管理府上的琐事,还要在父亲在回府的时候尽足了孝道。为了不被人发现,不得不经常变换自己的脸皮。

    他们的寝房之内,光人皮面具就有上千张。只要一出镇北王府,她就必须要用另一张面孔示人。而且这张面孔还不能重复。

    也许这并不是原来的她,但他不后悔自己的决定,他想离戈亦然。虽然有一些地方变得不如意,但是没人能够否认他们是幸福的。尤其是在女儿出生之后。

    徐锦策看着小家伙一天一天的长大,看着她的眉眼愈发的像她母亲,心里自然是喜爱的不行。安时看到徐恋歌调皮捣蛋的样子都会说,会不会放纵的有些过度了。

    他却觉得无伤大雅,反正是他徐锦策的女儿,再是怎么骄傲肆意,旁人也不敢说她什么。总归他是要护着她一辈子的。

    离戈已经进厨房去看火了,做米饭的时候,如果火候掌握不好,很容易糊掉的。纳兰锦绣和穆离这边,也已经把菜都做好了,四个人坐下,看着桌子上简单的四菜一汤,发现竟然少了酒。

    “有肴无酒,无趣!”离戈因为自小出生在北燕,那里气候冷寒,她从小就是喝着烈酒长大的。

    当然平时在府里碍于自己世子妃的身份,她不能喝酒,但是背着人的时候总是要喝一点的。

    徐锦策也为她寻了酿制果子酒的方子,喝了以后不仅身子暖,就是呼气之间都有果子香甜的味道。以至于离戈现在,真的是一日不喝酒都难受了。

    纳兰锦绣和穆离平时都不饮酒,所以刚才买菜的时候就忘了。穆离听了离戈的话,起身准备去买酒。

    纳兰锦绣却觉得兄长在跟前,穆离就仿佛是受了委屈似的。现在让他去买酒,觉得对他不公平,所以就提议和他一同去。

    郡主和侍卫哪能形影不离?即便是跟着,那也应该是侍卫跟着郡主,哪有郡主要巴巴跟着侍卫的?

    徐锦策越看越觉得不对劲,就冷着声音说“他那么大的人了,买个酒你还要看着吗?你坐下我有话要同你说。”

    穆离给了纳兰锦绣个安慰的眼神,然后自己出门去了。纳兰锦绣虽然听出了刚才徐锦策语气不善,但是一点都不害怕。就是一味的不吭声。

    “我以前就同你讲过,你们身份悬殊,怎么相处一定要把握好分寸。”

    “他已经被你逐出王府,不再是侍卫了。我也不是郡主,我们两个都是平民百姓哪,身份悬殊到哪了?”纳兰锦绣声音不大,语气却是十分坚定。

    徐锦策被她顶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因为她说的是事实。但是又不是他心里能认可的事实,所以他又说“你知道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我的妹妹,是镇北王府的郡主。”

    “那是你以为的,事实毕竟不是那样。你的一母同胞是徐锦箬,不是我。如果我认不清自己身份的话,只会让人笑话。”

    她这句话算是彻底的激怒了徐锦策,他拍了一下桌子“你一定要同我这样讲话吗?”

    纳兰锦绣一惊,想到自己最近真的是神思不属。怎么下意识的就把心里话给说出来了?当着人家的面这般说,那不是在打人家的脸吗?

    她赶紧赔礼道歉,但又觉得不够真诚。而且徐锦策的面容已经十分冷硬,看样子她道歉的话,一点都没起到效果。她只好无奈的拉了拉他的衣袖,小声唤“哥哥。”

    这个称呼顿时让徐锦策身子僵了一下,竟然有一瞬间的不知所措。其实小的时候她就是叫他哥哥的,那时候他也很喜欢她,但凡是自己在府里,就一定要带着这个小不点四处玩。

    每次她唤哥哥的时候,都是很高兴的。可自从把她送到金陵外祖家教养之后,他们见面少了,她待他也疏远了。

    上次把她接回北疆之后,她总是一板一眼的叫他兄长。虽然这个称呼也没什么错。但同哥哥比起来,总是少了几分亲密之意,多了些疏远的感觉……
其他书友在看:超神学院之青莲剑歌谁是谁的孽缘明日如歌皇帝不好当爱也不爱非常重生:高冷太子吃货妃私人伴游喜乐田缘阴妻来袭:先生,驱鬼吗带着系统混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