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00章 拼死一搏

    莫流年摇摇头道“别去,我能撑得住。”

    小半仙拉开她的手,起身离开,莫流年想跟上去,可这生机却不能不顾,她眼睁睁看着小半仙离开。

    向晚说着拔腿便要走,却又本明光拉住。他回头,却见明光眼中已满是泪水,看着他,那样的神色,就像是他死了一般,留也留不住。就如他看忆年同楚无尘离去之时,满心的绝望。

    车子开过来的时候,我们总是会迟凝,不知道该不该上去,不知道这是不是盼望中的那一辆,上去之后,会不会与他相遇,会不会与他一起到达终点,还是说,也许会中途分离,怅然地目送他逐渐远去。

    君,我知道,生命如你,不曾真的离去,但,我不敢呼喊。我只能选择在日落之前转身,像风一样,轻轻地,轻轻地,离去

    尸体横在街边,有的仍瞪着眼留恋地看着这个世间;有的则是死死瞪着那个眼睛眨也不眨地为他们挥剑了断的人。楚无尘不敢看那样的眼神,他心内满是不安,他觉得她会离开他,他仿佛看见那个昔日里梨涡浅笑的女孩正在离他远去,她越走越远,脚步快得他都追赶不上。

    初晨之时的你为何有夜的面纱,叫我看不清你的脸庞,摆动的脚步无端的停了下来,看着你远去的身影,我在也触摸不到,我的挽留已不在可行,我知你会远去,但不知是何时,朝暮间的定格,或快或慢,只剩下望着你的眼神。

    灵芝荡荡的香气,在我与他之间氤氲飘摇。无双的仙草……他支起身,向我趋近。我有点张惶。他向我趋近。我有点张惶。是的,好像他每一步,都会踩在我身上心上。才不过三步之遥。不知道为什么变得这样的无能。一下子我的脸泛了可恨的红云。我竟控制不了这种挨挨蹭蹭不肯散去的颜色。我刚才……他看着我。看的时候,眼中什也有,带着刚还阳的神秘和不安,一眨眼,将没有了。固知难以永久,不若珍惜片时。连黄昏也迟暮了。

    烟火人生,红尘一梦。莫叹时光匆匆,转眼,人生几何,流年暗换,繁华过后,散落一地的依然是一片尘埃,千年不变。风吹起落花无数,伸手触摸到的瓣瓣香柔,如烟火般扉靡,瞬间的唯美,却定格成永恒。

    落夜沉沉,铅华尽渚;我饮去那一樽流年的苦涩。千回百转后,却始终不见伊人羽扇轻摇笑颜开。或许你本该就是我笔下那一阙离别的清词,繁华三世;流离三生。转身之后的故事,是没有结局的开始。

    光阴飞度,繁华落尽,也许宿命的安排,我只能是你生命中的过客,十指相扣成奢望,今生只是梦一场,思念你的殇,而今,低首再续一曲离歌,流年浅唱,为我们离别的终曲,静默思忆!伊人一方,烟水茫茫。

    红颜锁尽烟雨楼,世事漫随流水,轻弹一缕胭脂泪。怎奈最美的相遇未必写就最美的结局,寄一阙相思,诉不尽骊歌幽幽,对酒当歌,醉了曾经的天长地久,徒留花间梦。

    梦中呓语,唏嘘哀叹了这年华,委婉敷衍了这牵挂。风也萧萧,雨也迢迢,红尘本是梦一场,进得去,难出来,何须风雨为它飘摇?沉霜如雪,愈发苍白了这惆怅。露为霜,看错了伊人宛在水中央。那容颜,来不及观赏,已随烟波而逝,无迹可寻。陌上香,几许惆怅,满襟遗憾,何处觅君影?

    天涯静处,谢君共感清秋,金风玉露相逢几许,一世烟火迷醉,不枉今生;人间悲欢,与梦共枕,都化作浮云点点萍;今宵醉月,相思染尽西楼,难以忘忧,红尘踏遍,回梦几轮春秋,但愿流年如水,不留碎念。

    红尘世界,每分每秒都有许多故事起起落落,也有许多心情浮浮沉沉,当繁华过后或许剩下的皆是云烟。梦醒时,在雪花飘零的场景中独坐,倚靠在流年的时光里,遥望着远处逐渐消散的风景。回顾曾经与你的缘起沉浮,犹如一场绚丽的烟花转眼即逝。

    岁月不老,思念未央,心事依旧年复年;光阴偷换,情缘难料,记忆依旧满心尖;韶华烟云,缘来缘去,是你是我又是他。在这一幅时光画轴里,我们追逐着思念的雨翼,情系流年,或清喜或闲叹;在这一纸笔墨里,思绪飞扬,天涯无边,海角无际。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时光是琥珀,泪一滴滴被反锁。黯然一季浅唱的花开,明媚几许来不及画写的安暖,我带着你给回忆,走失在人山人海的尘世间。笙歌婉转,看不穿的依旧是灯火阑珊,停停走走,兜兜转转,到不了的还是你心海的彼岸。

    “今年天涯海角,赢得满衣清泪”,流年依旧,时光浅唱中的瘦影清魂,却被岁月的声音,濡湿了祈盼的眼眸。是气候的反常,阻止了你的归期。这一年一季天涯海角的短暂相逢,早已错过了往年相约的时间,语呢和愁锁,碎念染眉深,这份情,终是望断天涯路。

    一念缘灭,沧海桑田。弱水三千,瘦了一生思念。错落浮华,瘦了一生眷恋。书不尽的相思,言不尽的离愁。留不住的过往云烟。挽不住的泪水满襟。只是那一帘幽梦该怎样轻描淡写

    月华清清,岁月依旧前行,你的脚步可否在我辗作尘泥的那一刻,在我的耳边悠扬响起?如果你终究误了归期,明年的这个季节,是否会启程早一点,不会让我的柔心一片再凝积成花样的冰?只是,我还想守着这一缕还未被流年遗世的魂,疏影曼枝,静静地等你,等你……

    应龙说一炷香之后帝流浆就会落下,小半仙不敢耽搁,用自己最快的速度行走,可这速度在平日连一个三岁娃娃也追不上。

    还好碧塔海并不远,但这里的罡气已经弱了很多,但饶是如此,碧塔海依旧是一片毫无波澜的死寂之水。

    他的心是那么冷漠、淡泊,既没有浪花,也没有波涛,没有光,也没有热,好似一片荒凉的沙洲,无法摆脱那无形的寂寞感。

    楚无尘在走出深林听到水声时,便有一股清甜的味道融合在口中。这味道很是奇异,就像在空气里随着呼吸一同到口中的一般,不知来路。一出林子,山远水阔。眼前是一片平静的湖,水波不兴却有淙淙的流水声响在耳旁。湖中有一个岛,似远似近,若隐若现。楚无尘走到湖边,湖水清澈,透射出晨光耀眼的锋芒。水中似包裹着一粒粒银沙,流动婉转。

    这里依旧是毫无生机,湖边寸草不生,只有一片石砾沙土,他刚站稳,就感觉身后出现一些气息波动,回头一看就看到数十个面目模糊的精怪,这些精怪法力太浅,气息又弱,显然已经被罡气所伤。

    这些精怪聚在一起,看到小半仙,一个个探头探脑唯唯诺诺。

    小半仙知道这些妖怪都是为了帝流浆而来,忍不住道“你们修行尚浅,何必以卵击石,天火魔蛇之劫,只会九死一生,实在不值得冒这么大的险。”

    那些妖怪一个个都不做声,最后一个纤细的声音在群妖中戚戚然响起“我们都是些低等精怪,如果得不到帝流浆,修练不出内丹,就算再修行千年也是枉然。”

    其他小妖纷纷点头附和,全抱着拼死一搏的决心。

    小半仙见到这些小妖心意已决,也明白它们所说不错,便不再多劝“等下如果受不了,就躲进水中,越深越好,明白吗?”

    “多谢公子提点!”这次众小妖纷纷说道。

    想着想着,脸上已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此刻,细雨夹着飘零的落花呢喃,清风弄舞,暗香盈袖,仿佛你从天际飘然而下,只是一句轻轻地问候,便让我眉开眼笑,心花怒放。

    由此,每一回花开花落都是一场无言的懂得。走过风寒露重,我们总会迎来姹紫嫣红。沐过夏风,浴过霜雪,与你牵系岁月的手,必定沁一抹暗香于心田,那便是岁华的低吟浅唱。

    阳历三月中旬,园子里的桃花开了。望不到头的红云铺天盖地。清风扬起,扫过枝头,粉色的花瓣飞絮般扬在天空,轻旋着落在他高瘦的身上。他在落英缤纷中对着我笑,过尽千帆的超然风采如化外仙山之人。

    记忆的沙漏在岁月的伤痛里泛化成一地的忧伤,逝水流年里的繁华沉淀成一世的哀愁,随着东去的滚滚江水消失得无影无踪。半世流离,只是为了能够触及你的指尖,烟苍露浅的苍穹外,灰色孤星,月光泼湿忧伤,爱情怎么会是这样遥遥无期的守望。

    爱也伤,情也茫,以为尘封的记忆会随时间抹去,然而却敌不过流年暗换。每一刻都在故事里演绎着真实的自己。当苍凉直抵内心,欲抽身,也茫然,换来的只是物是人非。醉梦里,花开花谢,无关风月,只为不负红尘。阡陌间,疏影横斜,天涯之外,谁将一腔纯情付于一笑中?情缘漠愫,执意妄为,试图走远,却又无声无息出没在心底,转眼消逝在沉默里。

    笺笺心事,字字相依。前尘旧事跌落西窗,收拢记忆成结,任由青丝染霜华。春逝,梦远,心寂,魂孤。覆水难收,落花回不了枝头。我已老,情未消,柔情在梦里飘。浅醉在江南烟雨红尘梦里,水墨雨嫣,烟雨水墨。且舞且吟且行,半卷淡墨,漫吟成诗。

    伫立在流年的彼岸,推开一层层被风吹乱的过往,翻开记忆里的芳香,那些如歌谣的岁月不时跳跃在早已伤痕累累的棱花镜里,不经意间,衍谢出昨日的种种。回首,才发现,原来青春只是一道明媚的伤。

    晓寒梦影,濯清凉几许,花飞蝶舞,常伴明月一轮。相思从此无边。风花烟雨葬足下,孤寂中,捧一抹秋月的微。

    。
其他书友在看:最强超品兵王我在网游做女侠异界之刻重生之小家悍妻重生权妻小妻爱你如初美漫之我的毒液不一样前方高能进化三十岁以后斗破之次元崩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