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03 队友(一更)

    言序话落,之前下去一趟的日蚀正好回来,他隐晦地看了慕子今一眼,欲言又止。

    言序是很有眼色的人,一看日蚀的样子,便知他跟慕子今有些话不方便当着自己说。

    言序扫了一眼慕子今,若无其事道,“本家主下去看眼情况,今世子自便。”

    说罢,带着心腹山凉离开。

    待两人身影消失不见,日蚀向慕子今又走近了几步,脸色凝重道,“世子,今夜那支偷袭奇兵所用火器的来源……查到了。”

    慕子今垂眸,视线落在自己握着缰绳的手上,上面戴着黑色手套,极为贴合轻薄,打眼一看,还以为他只是有一双黑色的手。

    他似乎在出神,轻声道,“说。”

    日蚀双拳禁攥,狰狞的神色间夹杂几分惭愧,蓦地单膝跪下,压低了声音道,“是这段时间积压在雁山的货!属下办事不利,请世子责罚!”

    下方驻地有火器的残留物,日蚀发现上面有慕家的特殊标记以及相应批号,并非作伪,还是雁山记录在册的货中的一部分,日蚀对这些门清,所以才肯定地给出答复。

    慕子今闻言,心中一紧,方才涣散的神思霎时凝聚起来,他下颌线肉眼可见地绷紧,脸上的笑也收了起来。

    “说详细。”

    日蚀垂着头,不敢抬眼看慕子今的样子,脑中每一根神经都紧绷起来,“是!属下带人在驻地内转了一遍,预估了他们所用火器的量,而若雁山内的货全落到了他们手中,可以断定,他们还剩下六成没用!”

    而这没用的六成,将来会成为对付百里念的强有力武器!

    也就是说,慕子今在他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做了一回迟聿的“队友”。

    这事谁碰上谁火大,若换作一个想不开的,得被气死。

    慕子今要说没点怒意不可能,但他情绪控制得很到位,冷静镇定的速度之快,给人一种他压根没生过气的错觉!

    慕子今沉默不语,脑中在飞快转动,就在此时,背后远处响起了隐约的马蹄声。

    他转头看去,就见来人是一身艳红锦袍的南泽。

    南泽骑着马哒哒哒靠近慕子今,很快与他并驾齐驱,先是扫视了一眼下方,露出一个果真如此的表情,吊儿郎当道,“接了消息本少主就赶过来了,当时一听就觉事情不妙,现在一看,果然如此!伤亡如何?”

    最后一句问话,他看向的是日蚀。

    日蚀如实回道,“回南少主……不足驻地上的言家军一半。”

    南泽眸光凝了下,笑意不达眼底,哼了一声,语气调侃,“真是输得够惨!苍崆关一夕之间易主了!”

    由慕改为了言。

    他话音顿了一下,紧接着问,“听闻言家主也过来了,人呢?”

    日蚀道,“在驻地。”

    南泽正要说什么,慕子今抢先开了口,“有劳你在此处坐镇,我要去一趟雁山。”

    而后瞥了眼日蚀,纵马跃了出去,“日蚀留下,听候南少主差遣。”

    慕子今一人一骑,很快消失在远方的夜色中。

    南泽狐疑,盯着日蚀问道,“你主子怎么突然要跑雁山去?”

    日蚀没有隐瞒,将原因一五一十说了。

    ……

    没有任何人发现,苍崆关驻地的那条河附近,在身着黑斗篷的云家高手走后,一男一女相伴现身,容颜绝世,风华绝代,犹如一对天造地设的神仙眷侣,正是迟聿和言一色。

    两人离开大将军府后,没有回宫,迟聿善解人意地带着无聊的言一色,过来看热闹。

    言一色单脚踩在河岸边的一块湿滑石头上,一手搭在眼前做挡光状,眯起眼来,盯着远方夜空里越来越模糊的一群鸟影。

    迟聿站在她身侧,一脸宠溺,血月般的凤眸里盎然生光。

    待接走魔兵的那群鸟,再也看不见半分影子后,言一色收回视线,眸光转向迟聿,歪头斜睨着他,摸着下巴,若有所思道,“我觉得那些鸟的体态和模样有点眼熟……莫非是荒月城万魔谷出产的?”

    迟聿颔首,伸手拢好她被风吹乱的墨发,顺便拿下落在她发间的一朵白色小野花。

    言一色莞尔一笑,“它们要飞去哪儿?”

    “会在隐蔽点停下一次,放下魔兵,飞去临时落脚点。”

    言一色唔了一声,她就说荒月城万魔谷距丛京挺远,这些可爱的友军肯定要有一个暂时栖息的地方。

    她又想到什么,冲迟聿问道,“对了,你说方才人工降雨的那些黑斗篷是云家人……他们这样的高手,在云家算是很普通?”

    不然怎么会出现在一个跟云家关系不太大的慕子今身边?

    可凭心而论,那些人的武学造诣未免太高了,对一个云家血脉微薄的外姓人慕子今都舍得派出来,那家主、少主、长老、甚至保护他们的护卫身手又该何等的厉害?

    迟聿眸光一动,唇角勾起意味不明的笑来,“不,你说错了,他们都是高手中的高手……云家很器重慕子今。”

    言一色眨了眨眼,悟了,“因为云家也参与到慕家的军火生意中,肥肉太鲜美,想要紧紧抓住,所以才看重给他们带来庞大利益的慕子今。”

    迟聿不置可否。

    言一色撇了下嘴,没有再问,远远听到有什么动静在靠近,她估计着是做战后清理的言家军和慕家军,拿手肘捅了捅迟聿,沉声道,“今夜慕家军伤亡惨重,剩下的人跟言家军加起来也不过四万,兵力锐减,更别说言、慕两家军不合,搞不好还要窝里斗……关外百里念可是率三十万大军虎视眈眈!啧啧,差距也太悬殊了!苍崆关就是再易守难攻,这种畸形的失衡,还是让人觉得危险啊!”

    她说得一脸认真,乖巧无害,迟聿看着,心都快要软化,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头,轻声开口,“擒贼先擒王,只要百里念一死,他带来的大军威胁便不攻自破,更不会发生你心中担忧的事情……”

    他话落,语调上扬,反问一句,“你觉得孤有没有能力杀死他?”

    言一色愣住了,抬眼打量着他,少顷,扶额叹道,“呃……我从你眼中看到了‘杀死百里念小菜一碟’的自信!那么问题来了,既然这么轻易就能结束内斗、稳定局势,你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他?”
其他书友在看:他们叫我执政官三国最强主簿地表前线我要当幕后大boss我真不是霉神国产英雄(我的邻居是女妖)爷!我想翻身做主人道曲家有尸妹初长成他来自夜色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