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章 尸蟞

    咱们要相信墨小子。李婶安慰着李小柔,同时也再安慰她自己。

    纸扎店里,子夜正在厨房里做馍馍呢,突然,她就听见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紧接着子墨就出现在了厨房门口。

    只见子墨上前一把抓住子夜的手道;“师傅,你快跟我去李家看看吧,李家真的出事了。

    怎么了?子夜看着他问。

    师傅,我也弄不明白,反正就是李小柔浑身上下都烂了,问题是都那样了,她还活着呢,我看不出是什么问题,所以才回来找你的。

    子夜了然的点了下头道;“你先别拽着我了,你去屋里把工具包袱带上,我洗下手就跟你过去。

    李家,李小柔已经绝望了,她总感觉那个女人不会来救自己,眼睁睁的看着那些蛆虫不断的在自己身上爬来爬去,李小柔恶心的都想立即去死,可是她舍不得啊!舍不得阿爸阿妈,舍不得子墨,最最重要的是她舍不得这世上的一切,能活着谁会愿意死啊!

    呕…呕……

    一旁的李婶这会都控制不住了干呕了起来,实在是因为屋里的味道太大了,她也不想这样的,自己的女儿变成如今这幅模样,她也很心痛的好不。

    阿妈,你先出去吧!李小柔对自家阿妈摆手道,她这一动弹,那些蛆虫也跟着掉落了一地。

    见此一幕,李婶实在是坚持不住了,她捂着嘴就跑出了屋子,刚一到院子里,她就看见了,从外面走来的子墨和子夜。

    一进院子,子夜就闻到了那股浓郁的恶臭味,还没等她说什么呢,那个李小柔的阿妈就冲自己扑了过来。

    见此,子墨一下子挡在了子夜身前,“李婶,你冷静一下。

    李小柔的阿妈抓着子墨的手都要哭了,“墨小子,你一定要让你未婚妻救救我家小柔啊,我跟你保证,只要你们能救她,以后我一定看好她,不让她再去打扰你们。

    子夜勾了勾唇角,轻声开口说道;“李婶,这都好说,我们还是去看看李小柔吧。

    见子夜这么说,李婶的心顿时便放下不少,她紧忙带着二人进了屋子。

    屋里,李小柔正在扣着自己身上的蛆虫,听见脚步声,她冷不丁的一抬头,就看见自己既想见,又不想见的子夜。

    你真的来救我了?李小柔不敢相信的问了出来。

    子夜有些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俱浑身上下都腐烂流脓的人,听见李小柔的话,她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我怎么就不能来了?

    你……

    李小柔被子夜这么一怼,直接就说不出来话了。

    这个女人果然还是这么可恶。李小柔暗暗在心里想着。

    姑娘,你知道我家小柔到底是怎么了吗?李小柔的阿妈一脸紧张的看着子夜问。

    先等一下。话落,子夜便从子墨身上的工具包袱里拿出一片柳叶,这是被阴阳水浸泡过的,它的叶身上面沾有一种特殊的气息,那是一种干净的味道。

    子夜随手把柳叶扔在了李小柔身上,那柳叶一沾到她身上的腐肉,一下子就被吸住了,紧接着,就听一阵滋滋声传来,原来那片柳叶这会儿已经被李小柔身上的腐肉给溶解了。

    这时…阴邪之气?子墨不可置信道。

    子夜点了点头说,“看样子是没错了。

    李婶,小柔生病之前,她是不是去过什么特殊的地方啊?或是做了一些别的什么平常不会做的事?子墨看向李婶,语气有些凝重的问。

    见子墨一下子这么严肃,李婶也知道事情不对劲了,她急哄哄的说道;“墨小子,你先等等,让我好好想想,我好好想一下。话落,李婶就开始皱着眉头回想起来,毕竟是半年前的事了,所以回想起来,难免有些费劲。

    片刻后,李婶还没想起什么呢,李小柔到是先开口了,她看着子墨说,“子墨大哥,我想起来一件事,我记得头过年之前,我跟阿妈去亲戚家串门,那是距离咸水镇不太远的一个村子里,那次,我在村里跟其他小姐妹在玩,我们无意去了一处坟地,我一不小心还踩在了人家的坟包上,当时我没在意,后来没过多久,我的身子就出现了问题,当时我也没往那方面想。子墨大哥,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你踩了人家的坟头,下来时,也没跟人家道个歉啥事?子墨瞅着李小柔问。

    那…还用道歉吗?李小柔愣愣的看着子墨。

    看来问题就出在这儿了。子夜突然开口说。

    什什…什么问题啊?李婶还是有些听不明白。

    墨儿,你去给我找些尸蟞来。子夜说这话时,还在李小柔母女看不见的地方对子墨眨了下眼睛。

    看着自家师傅的样子,在联合她说的话,子墨瞬间就明白了,师傅明着是说给自己听的,实则是让梅鹰出手,因为尸蟞那种东西,一般都是在墓穴里,或是一些阴气极重的棺木里,这种事只有梅鹰去弄了,要是子墨自己去,他难道还能去撅了别人的坟吗?

    这么一想,子墨顿时便点了点头,对子夜开口说,“知道了,我这就去。话落,他转身就离开了李小柔的屋子。

    什么是尸蟞啊?李小柔看着子夜弱弱的开口问道,她实在是有些好奇。

    子夜勾着嘴角看着李小柔,“当时是能治你病的东西了,好了,子墨还得好一会儿才能回来呢,我就先去院子里等她了,你身上的味道实在是让人吃不消。话落,子夜转身就离开了。

    她…她这是在嫌弃我吗?看着子夜离开的背影,李小柔被气得胸口起伏不定,随着她身体的抖动,那些蛆虫也跟着掉落在了地上。

    见此一幕,李婶也有些受不住了,她急忙开口对李小柔说,“闺女,阿妈也先出去了。话落,她也快速的跑出了屋子。

    看着空荡荡的屋子,李小柔都快哭了,她也知道自己身上的味道不敢问,可是你们要不要表现的那么明显啊!那个女人嫌弃自己就算了,怎么连阿妈也这样?

    屋外面,李小柔的阿妈一脸感激的给子夜倒了杯水,她把水递给子夜道;“姑娘,真是谢谢你了,当初我家这闺女那么打扰你们,你还能这么不记仇的来救她,我真是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了。

    子夜接过水并没有喝,她到不是嫌弃李婶端过来的水,而是嫌弃这院里的味道,虽然比不上李小柔屋里的味道重,但那也是臭好不,闻着这股恶臭,自己怎么可能喝得下去水啊!

    就这样,子夜跟李小柔的阿妈便在院子里一搭一唱的聊着,但绝大多数都是她阿妈在说,子夜只是偶尔应一声罢了。

    过了大约有半个时辰那样,子墨终于回来了,他手里还捧着一个坛子。

    见此,子夜看向他手里的坛子问了一句,“弄回来了?

    嗯嗯。子墨点了点头。

    拿进来。话落,子夜转身就准备进屋,后来她不知想到了什么,又停下了脚步,紧接着子夜便回头看向李小柔的阿妈。

    李婶,这次你别进来了,不方便。子夜的话语很冷漠。

    李婶停下了自己刚迈出的脚步,表情有些忧心的点了下头,她明白,有些人的本事是不能轻易让别人知道的,自己确实不应该进去。

    屋里,李小柔还在扣着自己身上的蛆虫,有时她也会想,自己要是好了,想必再也不会惧怕虫子了,毕竟这段时间,她每日都是和身上的这些蛆虫一起生活着的。

    咚咚咚……

    听见脚步声,李小柔停下来手里的东西,抬头看向门口,见到来人后,她还是习惯性的忽略了子夜,把自己的目光全都看向了那个人,嘴里还轻声念叨了一句,“子墨大哥……

    子夜像是没听见李小柔的嘟囔似的,她站在李小柔床前开口说道;“我们要给你治疗了,可能会有些疼,你可得忍住了啊!

    有多疼?李小柔看着子夜问。

    子夜无语,“你是不是关注点有些问题啊?你怎么就不关心自己到底能不能好啊?

    李小柔眨了眨眼睛,“是啊,那我能不能好呢?

    这下子夜更无语了,她直接就不跟李小柔说话了,跟她说话,明摆着是在浪费自己的口水。

    墨儿,把东西拿出来,全都扔在她身上。子夜回头看着子墨说。

    想着坛子里那群密密麻麻的尸蟞,一会儿全都要落在李小柔身上,子墨不禁在心里想到;师傅她不会是在趁机整李小柔吧?嗯…不会不会,师傅才不会这么无聊呢!

    啪~

    见子墨还在发呆,子夜一个巴掌就飞了过去,“想什么呢?还不快动手。

    看着子夜这么凶,李小柔实在是心疼子墨,可她就是想不通,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好啊?怎么子墨大哥就是要她呢?

    被打后,子墨立刻就动手把坛子的封口给打开了,因为自身阴气浓郁的原因,那些尸蟞根本就不会伤害自己,所以子墨直接就用手把坛子里的那些尸蟞给拿了出来,全都放在了李小柔身上。

    看着自己身上那乌黑铮亮,都快赶上拳头大小了的虫子,李小柔恨不得自己立马晕过去,可是身上传来的那阵阵剧痛,李小柔觉得自己可能是晕不了了。

    (//)

    。

    。
其他书友在看:铸剑天道重生之妘我被自己出租了龙宫南海王妃:王爷请接招!女王大人很委屈护花狂龙潜伏在黎明前独家私宠:早安,总统先生!越少,你老婆又穿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