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五十七章 招亲大会(一)

    至于这些个阴暗面究竟是无伤大雅的小毛病还是事关大局的大问题,她就不得而知了。

    于是祁辰跳过了这个话题“除了这个南阳知府,南阳城还有什么其他需要关注的事情吗?”

    “有!”季书玄肯定地点头,旋即压低了声音道“就是我刚刚提到的苗人!”

    “他们都住在城南,那里有一个古井巷,苗人的宗祠就建在那里。这些苗人的宗族意识特别强,说句大逆不道的话,即便是王爷站在他们面前,只怕也没有他们族中长老的一句话来得管用!”

    江远皱了皱眉头,忍不住问道“那这些苗人平日里不与外人往来吗?”

    季书玄摇了摇头“倒也不是,只不过他们比较排外,除了官府的人,平时很少有汉人能进到他们住的地方。所以在外人眼里,古井巷一直是个很神秘的地方。”

    “祁辰,你说,大人会不会就在这苗人手里?”江远忍不住胡乱猜测道。

    祁辰紧抿着唇“我只能说这是最坏的结果。”

    她虽不曾与苗人打过交道,但却清楚地记得师父当初曾再三叮嘱过,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千万不要和苗人结下梁子,否则只怕是最后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她不确定师父的话是否有夸大其词的嫌疑,但远的不说,单单就用蛊之术而言,十个流幻都不是对手!想到这里,她不禁生出一种隐隐的担忧来,希望血尸蛊的事情千万不要和这些苗人有关才好……

    “对了,纪简在来之前有没有和你说过他准备从何处入手查案?”祁辰忽而问道。

    见江远摇头,祁辰眸中不由浮起一抹失望,他们现在的处境实在是太被动了,完全是被对方牵着鼻子走……

    就在这时,隔壁桌的谈话声突然传来——

    “哎你们听说了吗,古井巷白家的女儿今天在飞云楼招亲,好家伙,外面围了里三层外三层,挤都挤不进去!”一个尖嘴猴腮的中年汉子神秘兮兮地说道。

    旁边一个商人模样的人不禁接过话来问道“真的假的?你莫不是唬我们呢吧?这南阳城谁不知道古井巷的人从不与咱们汉人通婚,无缘无故地,怎么会突然在飞云楼招起亲来?”

    那中年汉子一听顿时急了,拍着桌子道“我唬你做甚!你若不信尽可自己去看,我今儿个原本是打算去飞云楼喝酒的,谁知道那白大小姐选在了那里举办招亲大会,我连飞云楼的门都没进去!”

    商人见他这般神态,心中早已信了七八分,连忙倒酒赔礼道“王兄,是薛某失礼了,你快与我说说,这招亲大会是怎么回事儿,有没有什么规程?”

    “怎么,听你这意思还打算去掺和一脚?”中年汉子鄙夷地瞥了他一眼。

    那商人倒也爽快,直接道明了自己的打算“这白家可是那苗人的四姓之首,若是能与白家攀上关系,我还愁以后没有生意可做?”

    “啧啧啧,瞧瞧你这话说的,咱们南阳城谁不知道你薛掌柜的名头,偏偏到你自己嘴里反倒像是吃了上顿没下顿似的!”中年汉子拍了拍他的肩膀,出言打趣道。

    那薛掌柜却是摇头叹了口气,一副一言难尽的模样“这年头,生意不好做啊!再说了,我这不也是想着能多一重保障嘛!”

    两个人你来我往地互相吹捧了两句,便听得那中年汉子说道“说起来,我方才来的时候可听说了,这招亲大会可是需要帖子的,像你我这般没有收到邀请的恐怕是没有希望了!”

    这时,旁边有人插嘴道“听你这话音,莫不是已经去那飞云楼试过,结果却被人给轰出来了?”

    “哈哈哈哈!”话音刚落,紧接着众人便是一阵哄然大笑。

    那中年汉子脸上烧了烧,却仍是不甘心地说道“我那不是为了替大家探探路,也好摸清楚这里面的门道嘛!”

    众人听罢又是一阵笑声响起。

    这边江远听见他们的对话不禁向季书玄问道“这苗人当真像他们说的那般不许汉人通婚?”

    季书玄点点头“的确是这样,这些苗人十分看重血统,南阳城还有传闻称,如果苗人女子不小心怀了汉人的血脉,是要被活活烧死的!”

    江远听罢不由咋舌“这……这未免也太……”

    “嘘,有人来了!”祁辰突然朝二人递了个眼色,下一刻便见到一个十来岁的男孩朝他们走来“请问你们是从京城来的吗?”

    三人迅速对视了一眼,然后由江远问道“小子,你是怎么知道的?”

    那男孩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直接从袖子里取出一封信来“有人让我把这封信转交给你们。”

    说完,男孩把信往他手中一塞,然后飞快地转身就跑了。

    江远正欲追出去问个清楚却被祁辰拦住“先看看里面写了什么。”那个男孩明显是受人指使才会来给他们送信,即便是追上去问也得不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

    江远打开信封一看,脸色立时变了几变,信上面只写了一行字——想办法在招亲大会中胜出!

    祁辰在看到那行字后也皱起了眉头,招亲大会……

    “上面写了什么?”季书玄见他二人脸色不对,不由放下了手里的筷子。

    祁辰将信递给了他,季书玄看后不由咽了咽口水“这,确定不是恶作剧?”

    “这上面的字迹和江远在家中收到的那封信上的字迹一模一样,应该不会有假。”祁辰的语调微沉,他们三人的一举一动都在对方的视线下,这一点她早有预料,只是对方提出这样一个要求的背后目的让人不得不多想——

    这第一步是成为白家的女婿,那么接下来呢?对方想从他们身上得到什么,又或者说,对方是想通过他们从白家得到什么?想到这里,祁辰不禁陷入了一阵深思。

    “咱们现在真的要去参加这个什么招亲大会吗?”江远皱眉问道。

    。
其他书友在看:永生灵域异界疯狂建筑方卧底天工神秘守护者:国民校草是女生斗破苍穹开始无敌诸天星魂之皇之灵尊篇拯救半兽娘来自ET的选手百味录宸王的搞笑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