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九十八章:兴趣

    镇子上的惊叫和哭喊渐渐平息了下来。

    楚良坐在车上点了一根烟,慢慢吸着。

    克莱尔坐在他的身边,满面好奇地望着周围发生的一些。

    黑人军官站在楚良身边欣喜地说道

    “大捷!这是一场大捷!我们打了布夏部族聚集的士兵一个措手不及,将他们的士兵全部歼灭,还将其酋长也斩杀!随后我们更是乘胜追击夜袭布夏部族核心城镇,这个镇子一拿下将意味着整个布夏部族面对我们来说将不设防,彻底成为我们的囊中之物!”

    楚良淡淡吸着烟,对于黑人军官话并没有丝毫兴趣。

    一阵幽幽的哭声在靠近。

    只见大群的平民被士兵们粗暴驱赶着,朝着这片空地靠近。

    黑人军官当即向楚良问道

    “楚先生,要杀光他们吗?”

    楚良淡淡说道

    “我的目的是征服,不是杀|戮。”

    黑人军官点点头

    “我明白了。那么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楚良头也不抬地回答

    “准备好迎接塔米部族的人来接管这里,然后便是接管雄狮部族。”

    黑人军官沉默着点了点头。

    雄狮部族也即将和这个布夏部族一样要面临别人的统治,但是比起布夏部族要好的是,雄狮部族起码他们的士兵还得到了完好的保存,这样以后说话也还能有一些底气。

    即便雄狮部族沦落到没有资格说话的地步,那么他们这些当兵的起码也不会遭受太坏的待遇。毕竟楚良答应过给他们优待,他们现在也只能相信楚良能够履行诺言。

    随后,黑人军官转身来到这些平民面前,大声宣布他们已经被征服和统治。同时向他们介绍他们新的统治者和主人,并且传达一些简单的稳定政策。

    在空地的另一边,布夏部族酋长的脑袋已经被悬挂而起。

    看着布夏部族酋长的首级,所有的平民都失去了反抗的意志。

    一排布夏部族的家眷被士兵们拖到了空地中间跪下,然后被执行枪决。

    在枪决那一排密集枪声之中,平民们被吓得纷纷哭泣起来。

    黑人军官还在大声向布夏部族传达着命令,而这个时候只见几名士兵拖着一个哭泣尖叫的女人走了过来。

    这个女人很年轻,她的怀中抱着一个宛如瘦猴甚至是干尸一样的小孩。

    她被一名强壮的士兵揪着头发在地上拖行,女人在痛苦中不断哭喊,但是她却双手死死抱着怀中的小孩不肯松手。

    士兵一直拖着这个女人来到楚良车边才松开手,随后士兵向着楚良敬了一礼,然后说道

    “楚先生,我们按照你的吩咐去到目的地,在现场抓住了这个女人。听人说这个女人在我们进入镇子之前,曾经试图让镇子里的人逃命。她就是一个阻碍我们军事行动的极恶分子,要不要我现在对她执行枪决?”

    楚良挥了挥手。

    那名士兵便闭上嘴|巴走在远处,为此地保持警戒。

    只见那个女人蜷缩在地上,怀中紧紧抱着那个小孩,在惊恐地哭泣。

    当士兵们推开之后,她才从地上爬起来跪在车前,冲着楚良哀求

    “求求你不要杀我们!我再也不敢了!我知道错了!饶我们一命吧!”

    楚良坐在车上,好奇地望着这个女人。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楚良认为就是这个女人在刚才运用了一种特殊的手段窥视他。

    这种手段十分特殊,其能量的本质应该是一种特殊的能力,有点类似于人面蜈蚣的眼睛所散发出的那种精神上的力量。

    楚良不懂这种力量该如何称呼,只能够将其暂时称之为精神之力。

    这个女人的精神之力十分隐秘,若非楚良经历过人面蜈蚣那些眼睛精神之力的无数次袭击,对于这种力量已经十分敏|感,那么当这个女人使用精神之力窥探他的时候他还未必能够察觉。

    本来修行御祭的话,楚良可以有效抵御这种精神之力的侵扰,但是楚良现在还没有正式开始进行御祭,所以才会被这个女人用精神之力轻易就窥视。

    楚良观察了这个女人半天,若有所思

    “这种能力似乎并非蚀能,否则她的身躯不该如此孱弱。”

    这个女人能够被士兵轻易制服,并且被打得满脸是血到现在血都没有止住,这都说明这个女人的肉身实在很弱,看上去和普通人也没有区别。

    而根据楚良所知的蚀能,都对人体有一定的改造作用,使得人体肉身能够变得比普通人还要强大。

    这还是楚良除了异化之力和信仰之力外,新发现的一种非蚀能的特殊超凡能力。

    楚良决定好好研究一下这种能力。

    当即楚良将视线望向了女人怀中那个干瘦犹如干尸枯骨一样的小孩,开口问道

    “那是你孩子?死了吗?”

    女人急忙回答

    “是的!他没死,只是太虚弱晕了过去。”

    仿佛是为了回应楚良的问话,那个皮包骨头的小孩在这一刻剧烈地咳嗽了两声,似乎身体有某种疾病。

    楚良又问道

    “你是什么人?和酋长有什么关系?为什么和我作对?”

    女人惊惶得哭泣起来,急忙回答

    “我叫贝思,只是一个普通人,我和酋长没有任何关系的!我也不敢和您作对!刚才的事情是我无意之中冒犯的,我知道我的魔鬼力量冒犯了您的神圣!我发誓我再也不敢了!求求您不要杀我们,放过我们吧!”

    楚良听着这个叫做贝思的女人的话,只觉得十分有趣。

    他跳下汽车来到贝思面前,伸手指向了布夏部族酋长的府邸,然后对贝思说道

    “贝思,跟我进去里头我们好好谈谈,我对你很有兴趣。”

    贝思依然跪在地上苦苦哀求

    “求求您能放了我们!我们只想要活命!”

    到现在,贝思只想要远离这个镇子。如果不行,她也希望可以回到镇子里平民们的中间。但是无论如何,贝思不想被士兵们这样包围着,犹如一头待宰的家畜一样跪在地上无法反抗和逃跑。

    楚良顿在贝思面前,用手拨了拨她怀中那个小孩深深陷下去的脸颊。

    贝思吓得浑身一颤,紧紧抱着儿子转过身避开楚良,她对楚良畏惧无比。

    楚良面上挂着笑容,森森说道

    “贝思,你最好乖乖听我的话,跟我进去好好谈谈。你要是不听话,我现在就让人将你孩子枪毙!而你要是听话,那么说不定我可以救你孩子一命,甚至还能将他的病治好。”

    贝思听到楚良要将她孩子枪毙,不由得在瞬间双目瞪大,流着泪哭求道

    “不要!求求你不要!”

    楚良站起身来,朝着远处的府邸走去。

    贝思吓得连滚带爬,急匆匆地跟着楚良而去,唯恐稍微慢了就会遭受楚良的惩罚。

    。
其他书友在看:玩家是第一生产力零界祈愿阁传说大魔王娇养指南位面女神攻略冷日寒歌罪骨枕中戏从1983开始饲养全人类埃尔达编年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