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34.姐夫可能以后都不能站起来了

    “小离也是姐夫安排在飞羽阁内的,就是为了保护你的安全,姐夫步步谋划,对飞羽阁发动进攻,都是为了你。”苏泽无比惋惜。

    “他的疾就是在这时候造成的?”简清之即刻问。

    苏泽说“不是,法克殿在即将攻占飞羽阁时撤退,你知道是为何嘛?”

    简清之“因为他受伤了?”

    苏泽如是道“没错,法克殿的头领是曲良派来的间隙,为得就是毒害姐夫,结果阴谋得逞了,姐夫也受了伤,没办法,只能回到夜城去救治,谁想,这毒剂的副作用极强,陈出不穷,根本没办法防御。”

    苏泽感慨“姐夫可能以后都不能站起来了。”

    简清之听着听着眼眶便红了,眼泪蓄在眼底,摇摇欲坠,声音也开始发涩“他会健康的…”

    她会替他祈祷,一直祈祷,好人定会一生平安。

    苏泽倒吸一口气,事情发展轨迹也太诡异了,小清之不该被感动得以身相许嘛?

    感情牌不行,苏泽开始软硬兼施“姐夫为你做了这么多,你也喜欢姐夫,为什么不接受他呢?身份的原因还是其他原因?小清之啊!我看过你的书,你既然对爱情憧憬,那为何不试试,姐夫是真的不错,我希望你能认真考虑考虑,接受他。”

    “倘若是在意姐夫有过一段婚姻,那你完全能放心,我姐不喜欢姐夫,她有自己爱的人,姐夫也从来没碰过姐姐,执意要娶姐姐,估计是年轻不懂事,到现在,姐夫只喜欢你,姐夫看你的眼神,在过往看姐姐时从未有过,我敢起誓,你是姐夫唯一爱的人。”

    “不是我说,姐夫身心都干净得留给了你,你完全不用介怀,小清之,你接受姐夫吧!”

    苏泽的长篇大论没法说服简清之,却让她产生了重新考虑的想法。

    挂了电话,简清之躺在床上,睁眼看着天花板,在心底想,关于身份问题,她真的有这么介意嘛?介意到不愿接受他?

    她其实没那么介意,只是害怕,担心结局不太好,最后连朋友都做不成,可若没有开端又怎会知晓结果。

    她想,兴许可以踏出第一步试试,若是失败,那也无非是败给了爱情,而爱情本就是飘渺不定的。

    她不能因为预测不到结局就放弃开端。

    这样想着睡着了。

    另一端,秋家,秋楚之被送回夜城后,暗地里调查山海岛上的信息,无奈过于偏僻,岛上人拒绝外人入岛,她调查起来也颇为困难。

    直至今晚,她才得到消息,说南离辰已经回到了夜城,她决定明早去他的住处看看他,带上她亲手熬得鸡汤。

    才入夜,秋楚之就动手准备起汤料来,在阿姨一遍遍的教导下,可算是把鸡肉剁好了,虽然鸡块大小不均衡,可也是她亲自动手剁成的块。

    丢进锅里,下料,倒水,整个程序滴水不漏。

    “味道怎么样?”她亮着眼睛问阿姨。

    阿姨小啄一口,赞扬道“不错,真的不错,好喝。”

    整理鸡汤,秋楚之洗完澡躺在床上,给苏泽播了个电话“苏泽,你睡了吗?”

    “没呢,睡了能接你电话?”苏泽道。

    “你知道你姐夫住哪嘛?”秋楚之直接问。

    话在嘴里溜了一圈,苏泽问她“你问这个干嘛?你该不会是?”他完全没法将秋楚之和南离辰两人连接起来,太违和了。

    秋楚之担心他不给地址,忙说“不是,你想啥呢!医院里有事需要李医师解决,可他不是在治疗你姐夫嘛!我就想着自己问李医师,吩咐底下人照李医师说的去做。”

    “哦,这样啊!”苏泽把地址告诉了她。

    晨光破天,日光洒向卧房,闹铃声响起,秋楚之从猛地从床上坐起,起身洗漱,穿上浅色小洋装,挽起发下楼,吃着早餐吩咐阿姨把她昨晚的鸡汤给装好。

    提着出了门,让司机直接送她去郊区别墅。

    此时才六点,秋楚之惺忪着眼打哈欠。

    司机伯伯问她“秋小姐,今天起这么早有事?”

    秋楚之“嗯”了句“是有事,是急事。”

    一路平稳开到别墅区,耗费将近一个小时。

    “你回去吧,不用来了。”秋楚之对司机挥了挥手,她今晚得想办法留宿在这。

    整了整裙摆扬起微笑,上前按门铃。

    别墅里,门铃声在回荡,简清之穿着睡裙下楼,走到门口,南离辰也推着轮椅出来了。

    看了眼简清之身上浅薄的睡裙,沉声道“你上去休息,我来开,肯定是来找我的。”

    简清之还困着,懵懂点头,踢踏着拖鞋上楼。

    门铃声还响着,南离辰拔掉电源,等到楼上发出关门声才打开门,瞅见秋楚之的身影,果断的关上门。

    “我来找李医师有事。”秋楚之趁着关门之际脱口而出。

    南离辰没法拒绝,让秋楚之进门。

    他推着轮椅往里走,秋楚之站在玄关处,看了看鞋又看着南离辰离开的背影,问“需要换鞋嘛?”

    南离辰没有停顿,继续推着轮椅往前走。

    秋楚之观察玄关处摆放的鞋,脱下鞋,套着袜子踩在毛毯上。

    满屋子的毛毯垫在脚底下,不凉,还有些暖。

    李医师也在这时候从洗漱间里出来,头发还湿润着,看见秋楚之也很诧异。

    “秋小姐怎么来了。”李医师问。

    秋楚之挥了挥手里的鸡汤“我来送汤,顺便找你说说医院里得情况。”

    “秋小姐先坐,我整理下自己。”李医师用毛巾捂住头发,擦拭水滴,先告辞,进卧房里整理自己的面容。

    “嗯,你先忙。”她微笑着,心里却说赶紧走,不要打扰我和南离辰单独相处的时间。

    转了个身,敲起李医师对面的房门“南先生。”她放柔了声。

    南离辰不为所动,依旧在工作桌前忙碌自己的事。

    “南先生。”秋楚之不气馁,继续敲门。

    三番两次下来,他隔着门问“何事?”

    秋楚之细声柔道“我做了些鸡汤,南先生要不要尝尝?”

    “不用,我要休息了。”南离辰回绝。

    接下来不管秋楚之如何说,南离辰都闭口不言,没有准话,秋楚之无法进屋,只能坐在客厅里等。
其他书友在看:我成了一亩凶地快看那小子要逆袭凌天斗皇圣魔刃反派求生路这个奶爸有点狠帝少宠妻别上瘾这就是,爱情公寓杀手我不当了重生之军嫂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