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四十五章 二问

    “他们蒙着脸,我实在是分不出,总之不是五个就是六个。”

    “五个或六个,所以他们是先杀了你们才回头去找周银夫妇的”

    二吉抬起头来,“周银夫妇”

    “就是你们托付了证据的那对夫妻,他们当日也被杀了,如果他们是先杀了你们,确认你们身上没带东西才去追的周银夫妇,”唐县令目光凌厉的看着他问,“你逃了多久被追上,还有,他们没找到你的尸体,怎么确定东西不在你身上,而是在第三方身上,他们见过周银夫妻还是你告诉他们的”

    二吉抖着嘴唇摇头,“没有,我,我什么都没说,我不知道他们看没看到他们,或许是看到了,对,当时匆忙,老爷让他们快逃,然后就拉着我去引开他们,他们追得那么急,兴许是看见了的。”

    唐县令看了他好一会儿,直到他额头冒冷汗,这才问道:“那日的事,你现在都记起来了吗”

    二吉连连点头,肯定的道:“记起来了,记起来了。”

    唐县令就看向白善,示意他把东西拿出来。

    白善抿了抿嘴,从怀里拿出一张折叠的图纸,打开来给他们看。

    这是他根据清理出来的路画出来的图,唐县令盯着二吉,手指点着图上的点道:“这是益州城,这是罗江县,而这是七里村,这条路是当时你们逃到这儿的路,是不是”

    二吉看了一会儿,点头,“是。”

    “那你告诉我,你们是在哪儿碰见周银夫妇的”

    二吉迟疑了一下,然后抖着手指点了一处道:“这里。”

    唐县令看见,微微挑眉,白善也惊讶,问道:“这是进七里村的路了,你们不是要去罗江县吗,怎么拐到这儿来了”

    二吉抹了一下额头上的汗道:“我们是要去罗江县,但,当时他们追得太紧了,老爷身上带伤,顺着那条路跑根本跑不远,所以我们路上看见一条小路就拐进去了。”

    这时候,二吉总算是意识到自己似乎做错事了。从没人拿图给他指认过,老夫人问他,他们是在哪儿出的事,他说是在罗江县境内。

    当时他们逃往罗江县,被刺客追杀,路上遇见了一队路过的夫妻,老爷便把东西给他们带走

    他有些心虚的看向大吉,问道:“大哥,我是不是说错话了,那儿,那儿也是罗江县内吧”

    大吉安抚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是罗江县内,你没说错。”

    二吉就大松了一口气。

    唐县令拿了笔在图上做了标识,继续问道:“你们在这儿,是遇上了周银夫妇,还是追上了周银夫妇”

    二吉想了想后道:“追上,当时他们的车走得很慢,我们从后头追上去,那男的,就,就是周银,他回头看见了我们,便特意拉停了车等我们。”

    二吉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抖了抖嘴唇道:“当时,他问我们,是不是要搭乘车,是想去七里村,还是去大梨村,或白马关镇”

    唐县令问,“然后呢”

    “然后老爷就把自己的官印拿出来给那对夫妇看,说明缘由,请求他们带着东西躲藏,等唐大人巡视到这里,把东西交给唐大人。”

    “等一等,”唐县令坐直了身子问,“那官印呢”

    二吉愣了一下道:“官印也给了他,老爷说,有官印他才好求见人。”

    “除了官印,白县令还给了他什么东西”

    “证据,哦,还有身上的几块金子,说要是需要用钱便用上。”

    唐县令再问,“给了东西后呢”

    “老爷就让他们赶紧走,然后老爷就带着空包裹拉着我往回走,出了那条小路,顺着往罗江县去,我们才出去没多久,刺客就追上来了,老爷说,必须得把人引走,绝对不能让刺客发现东西不在我们身上,所以老爷便要到山里去,还和我分开逃命”

    “空包裹是谁带着的”

    二吉抖着嘴唇道:“是,是老爷”

    唐县令一掌拍在床上,怒喝,“你撒谎说,拿来做伪装的空包裹是谁带着的”

    二吉冷汗直冒,整个人都瑟瑟发抖起来。

    大吉忍不住紧紧地抱住他,手紧握住他的胳膊,将他掐疼了后道:“二吉,告诉唐县令,是谁拿着空包裹”

    二吉眼泪鼻涕一起往下流,颤颤巍巍的看向白善和满宝。

    伯安忍不住上前一步叫道:“你们吓着我二叔了。”

    二吉“哇”的一声就哭出来,已经而立的人,却哭得像个孩子一样,他哭叫道:“是我拿着的,是我拿着的,老爷跑不快,他受伤了,他说他跑不掉了,让我带着东西快点儿跑,能跑就跑,不能跑就找个山谷把东西丢了我,我是想把它丢到山谷里去的,但他们追得太快了,剑砍过来的时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把包袱扔出去挡着了,我没说,我没说是他们带着东西走的,我什么都没说,我跳到山坡里了,我,我什么都不知道了”

    大吉紧抿着嘴没说话,但依然抱着二吉没松手。

    白善和满宝静静地站在一旁,袖子触着袖子,白善忧心的看了满宝一眼后,伸手悄悄握住了她有些发冷的手。

    唐县令看了二吉一会儿,等他哭得差不多了才继续问道:“包裹里都有些什么东西”

    二吉稍稍平静了些,抹着眼泪道:“有账簿,名册,还有一些信件。”

    “账簿是什么账簿,名册是什么名册,信件又是谁与谁的信件”

    二吉摇头,“我不知道,老爷没给我看过,只是我偶尔听老爷和何县丞说过,东西绝对不能出一点差池,不然不仅他们活不了,整个益州城上下都有可能被牵连其中。”

    “有关于益州王的”

    二吉迟疑了一下后点头,“对。”

    唐县令看了他一眼后问道:“十二年前的事你还能记得吗也就是出事前的那半年的事。”

    “记得,”二吉道:“这十二年来,我没日没夜总回想以前的事,因此记得很清楚。”
其他书友在看:天衍道主豪是技术活穹武帝子陆先生,你命里缺我大天离莫世界铁血柔情在都市剑道与阴谋雪刃寒霜乱世婚宠:少帅,夫人要退婚长生五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