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三十二章 北狩

    “驾驾,驾驾”

    新的一天到来,鲜红的太阳从东方的地平线上跃起。晨曦洒落在燕京城南清凌凌的卢沟河面上,仿佛是点点碎金。江面波动着,微波中金光闪烁。

    一骑快马趁着晨曦的清光,飞奔到城南大营。

    “快,我要见王爷,我要见王爷。”

    守护辕门的汉军旗将人马拦了下,那骑手整个人直接从马背上就栽了下来。看门的军官不认得这人的脸,但他认得这人怀里掏出的那块牌子,唬了一大跳。连让人拿水来,灌了骑手几口,就让人架起骑手直送孔有德的大帐。

    孔有德这个时辰已经起身了,他年龄还不满半百,身体好着呢,见到来人他就跟守门都司一样吓了一大跳,因为他认得这人,这人是孙龙跟前在通州效力的亲卫。

    而孙龙不止是他的心腹大将,其子孙延龄还是孔有德给自己闺女选定的女婿。这可以说是跟孔家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肱骨。

    “王爷,通州怕是不成了。郑贼夜间发力,轻易就打破了城外两道防线,只剩下最后一道防线还在。但郑芝龙连夜使人挖掘坑道,天亮后必然会对通州接着发起猛攻。一旦外围的几座棱堡死守,只剩下一个通州城,肃亲王又如何能守得住?”

    孙龙还真是孔有德的心腹人,好容易从第二层坑道里挣扎出性命,刚缓下一口气,就立刻使人来报。

    孔有德听了眉头皱的能夹死绿头大苍蝇。

    这通州要是不好了,燕京城还能好么?

    不过这个时候派兵增援通州是万万不能的,自己还是趁早准备厮杀吧。那英亲王的马队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赶到呢。

    比孔有德更早一刻钟得到消息的多尔衮脸色大变,通州城外的阵地他是亲眼见过布置图的,那么庞大的战壕区,城中还有充裕的兵力,一夜之间就丢个大半,这怎么可能?

    但事实就是如此。他接到的不可能是假情报。

    而且这一消息很快就在燕京城内传扬了开来。

    “这是两股人干的?”多尔衮看着眼前两张字迹和印刷全然不同的小报问道。

    “奴才无能,未能抓获这些鼠辈。只知道一股是锦衣卫的人马,另一支,应该就是郑芝龙手下的人。据奴才所知,郑芝龙手下一个叫黑冰台的,甚是神秘。”

    “无能的东西,一群鼠雀之辈都抓不到,本王要你还有何用?还不下去找,把他们一个个都救出来,本王迟早要撕碎了他们!”

    多尔衮一腔怒火全倾泻到了范永斗的头上,骂了范永斗一个狗血喷头。

    后者唯唯诺诺,一句话都不敢辩解,一脸灰败的离开了睿亲王府。

    “父亲”范三拨早在王府外等着呢,看着范永斗灰头土脸的退出来,忙迎了上去。

    范永斗一个字也没说,摇摇头,将手一摆,回家了先。

    作为范永斗的儿子兼下属,范三拨当然清楚自己父亲这一副灰头土脸的模样是为了甚。当下一个字也不多说,先回了范府。

    如今的范永斗依旧是鞑子内务府的副总管,但实质上他在内务府中却没啥实权,而更多是做着锦衣缇骑的差事!谁叫范家先前传送消息那般的及时呢,范永斗自然就成了多尔衮等人心目中的内行人士。而且这范永斗接手了差事之后,工作做得真还挺好的。

    比如策反和潜伏,那就做得很优秀。

    从汉军旗里选出些姿色出众又极有文化基础的女子,加以培养,把之送去金陵,通过章台楚馆,很轻易的就能把这些女人送到一些人的府上。因为读书人狎女支那可是由来已久的传统,尤其是大明朝,更被玩出了新花样。

    文人墨客与青楼女子不得不说的故事,那不要太多。

    就比如眼下,钱谦益、龚鼎孳都纳了名女支入宅门,更别说同僚中还有朱国弼这等勋贵。可见这风气是多么的自由。

    简直是给了范永斗极大地可乘之机。

    这些女子底子都极佳,相貌身段全是风流,满足“文人雅士”生理层面需求的意义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能满足他们审美情趣与文化情愫。

    也就是除了生理,还有心理,为目标提供极大的精神上的愉悦和慰藉,带来了萦绕心怀的审美期待。

    自然纷纷成为了目标后宅的得意人了。

    有这些个枕头风吹着,范永斗只这一块,每天都不知道能为鞑子收集多少有用的信息。

    范永斗本身工作做的真的很不错。

    可这方面的成功却也不能掩盖范永斗等在内部肃清问题上的乏力。

    靠着金钱女色,范永斗能拉越来越多的人下水,得到越来越宝贵可靠的消息,但叫他转头去自家地里抓蛀虫,那真的是难为他了。

    “儿啊,今后你要跟龙先生他们好生的相处相处。西夷搞得那什么天主,你也要多了解一些。”

    范家书房里,范永斗这话一说范三拨心里就拔凉拔凉的。

    “父亲,这大清真就要”

    范永斗头一摇,“大清就是要完,那也不是现在。可是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要学会未雨绸缪。”

    他经常教训儿孙们要向兔子学习,因为兔子还有三个家呢。

    “是,儿子明白了。”

    范三拨答应的干脆,横竖这事儿对他而言也不困难。几次与荷兰人接头,那都走的是马嘉道的路子,他本身就跟西夷们有着不少联系。

    现在转而跟西夷们好上了,信那景教了,那也不会引起他人的怀疑。

    谁也不会知道,大清的忠良范氏一门,现在已经在寻找新的出路了。

    别怪范永斗朝秦暮楚,实在是坏消息一个接着一个,这就像崇祯帝刚刚做皇帝那几年,大明显然还没有跌入谷底,崇祯帝手心里还握着不少底牌。可最后的胜利者,是李自成,是大清,横竖却不会是大明。

    这今日的满清就像极了昔日的大明

    范永斗也就是贴不上郑家,郑芝龙对八大商喊打喊杀的,把他们跟吴三桂、孔有德这些人定在一个档次上,都是汉奸国贼,人人得而诛之,那真的叫范永斗受宠若惊啊。

    却也清楚,自己还有整个范氏,那在郑芝龙手下端的不会得好。所以早绝了心思。

    不然啊,他给多尔衮玩一手双面间谍,那还不是半点困难都没?

    而此时此刻的燕京城里,那心中提起了心的人,真不是范永斗一个。

    坤宁宫东暖阁里。

    “奴才恭请太后奉御驾北狩!”以吴克善为代表,一群蒙古贵人黑压压跪着齐声高呼。

    随着通州的坏消息进一步传过来,他们终于沉不住气了,因为布木布泰和顺治小皇帝所代表的意义,对于漠南蒙古而言太重要了。

    眼下郑芝龙大有一口吞吃通州,继而席卷燕京的气势。

    虽然吴克善他们也清楚多尔衮在燕京还有总兵,这儿的八旗甲兵数量比之通州还要超出很多。

    就算郑芝龙拿下了通州,也不见得就能拿下燕京。

    可是这期间所蕴含的危险,那却是谁也不能忽略不能忽视的。

    这或许不是决定满清生死的一战,但这绝对是满清王朝今后命运的转折点!

    布木布泰看着跪在脚下的哥哥吴克善,真恨不得把他扔进冰窖里清醒清醒,就眼下这种情况,在大战胜负未定的时候,她怎么可能去北狩呢?

    这把依旧在奋战的将士们置于何地?

    自己哥哥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难道他们就不知道这么做会大大影响清军的士气吗?

    “有什么可影响的?有什么可怕的?太后他们可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北狩吗?”

    从紫禁城里出来,吴克善脸上半分都没被妹子训斥的狼狈模样,悠哉的很。

    “可是,现在的大清也已经不是当年的大清了,而我们漠南蒙古,那也不该是原先的漠南蒙古了。”

    作为有一定自主权的分公司,在集团总部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时候,他们也不是在闹独立,而只是想趁机增大自己在集团内部的话语权,这有什么不对?

    一群出了紫禁城的蒙古贵人纷纷涌到吴克善的府上。

    辽河,长山堡。

    细雨蒙蒙的下下来。一片风雨当中,大群的八旗清军正在江对岸默默的下船。从这里再往燕京奔去,郑军的炮船就再也骚扰不到他们了。

    塔瞻看着眼前的渡河点,表情是相当复杂,谁能想到他们要在盛京更向北的地方才能寻到机会渡过浑河?

    郑家一艘艘平底炮船,纵横太子河、浑河、辽河水域,俨然是编织出了一张铁索大网,把陷入其中的八旗步骑,全都看牢了。

    长山堡东岸到处都是被征发的民丁,还有周边村落里被拉出来的驴车、马车、牛车,不停的搬卸着船上的人马和物质,码头上人畜叫喊嘶鸣。

    塔瞻和图尔格信步走在河岸,每经过每一处,那或是在登船的八旗兵,或是还在等待的八旗兵,都忙起身行礼。他们两位可是这个渡河点的掌管者。

    两人在雨中漫步,也没有拿蓑衣遮盖,细雨虽小,却很能湿衣服,没多久两人就都浑身浸湿了,图尔格和塔瞻却都没在意。只看着对岸,紧紧地锁着眉头。

    “现在啊,我心里是越来越没底了。”塔瞻伸手接着眼前落下的雨丝,“你说,咱们这样一路疾行赶到燕京,士兵们马不停蹄的行进,到了地儿了战斗力还能剩下几成?而且一门火炮也没有,咱们就是也趁虚而入,那些个大城怕也打不开”

    “我八旗勇士们入关,轻而易举的就打跑了李自成,夺得了神京,可以说是天命有加。怎么现在就落得这般样子了?”

    塔瞻想到自己所见的代善那行将就木的模样,心里就不是滋味。这位主子,真可以说是被关外的紧张局势给生生的敖干了。

    这么狼狈的事情,这般疲于招架的感觉,怎么会出现在大清的身上呢?这明明就是当初大清施加于朱明的感觉啊。

    而且郑芝龙这次攻打燕京不成,那还有下次不是?津门就握在郑芝龙的手掌心,人家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

    这真的是太被动了。
其他书友在看:驯养狐狸总裁的黑心萌兔权力与爱与死亡万界卷轴医遍天下无敌手光的守护之奈克瑟斯战争狂怒你是我的不可或缺艾雨传奇古魔皇万境追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