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1:传承和圈养

    强光过后的巨大的震动令第四区的大地猛烈摇晃,马匹收到惊吓,在短暂的整顿后,这支载有精灵公主塞茜莉亚的兹法尔部队继续前行。

    “南希刚刚的震动是?”辛诺心有余悸地问。

    “巨兽帕拉加耶的吼声,似乎塞棱斯的部队按照帝国军的计划全灭了吧。”

    “按照帝国军的计划?等一下!计划上不是说会有沃仑索顿一起作战吗?塞棱斯的部队怎么会全灭??”

    “沃仑索顿?帝国军给他们的计划书上的目的地其实根本就不一致,那一边的沃仑索顿也会遇到数量庞大的食尸鬼黑潮。简单来说就是让两个分部送死。这一次的行动,真正重要的只有我们兹法尔分部和帝国军而已。”

    “南希所以说你一开始就是知道的对吧?塞茜莉亚的牺牲,塞棱斯和沃仑索顿的牺牲”辛诺的神情写满痛苦,无助地看向导师南希。

    “别去想太多,我们只用完成兹法尔交待的任务就好。现在的塞棱斯似乎已经完全成为帝国军的敌人了。”南希没有回应她的眼神,自顾自地看向窗外。

    “莫利的魔法阵真的值得帝国军和兹法尔用这样的手段而牺牲掉的生命吗?”

    “嗯大概吧。”

    “这样子还算哪门子的治愈师啊!!简直就是跟杀人狂没什么两样了啊!!?”

    一阵沉默,南希的眼神闪过一丝愤怒,随机又灰如尘土。

    “嗯大概吧。”

    离目的地又近了一步

    “呐,辛诺,你听过一句话吗?人类所能拯救的,终究只是自己身边的人。不管是正义还是邪恶,结果都是一样。我不是什么正义的伙伴,但是我清楚,希望所有人都幸福的结局,如果能做到的话,世间也不会有那么多的不幸了。”

    辛诺摇了摇头,“可能是我比较笨吧,听不懂这些话。对不起,我身为一个新人可能说了太多”

    话音未落被南希打断,“嗯?那是什么?停一下!”

    前方路上横躺了一个人,身上沾满了血迹。二人急忙下车查看。

    身上残缺的衣物看来,是塞棱斯的成员,本以为南希会见死不救,没想到她却说:“还活着!快,先把他带上马车!”

    “嗯?哦哦!”二人手忙脚乱地忙活起来。

    后面的兹法尔成员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喂!南希队长!发生了什么?”

    “放心,路上发现了一个兹法尔的伤员!治疗后就会让他回后防线去!”

    车队继续启程。

    辛诺搬上来的时候没注意,现在定睛一看这伤员的面容,“这这不是尤加吗?狂暴杀神尤加!!”

    她露出兴奋的神色,紧握双拳来回挥舞。“太好了,还活着还活着!!”

    “熟人吗?不过,杀神什么的?那是什么羞耻的外号啊?”南希吐槽道。

    “尤加的伤就让我来治愈吧。老实说这还是第一次在第四区干正事。”

    治愈术很快生效,由于是兹法尔治愈师,刻印在魔力关节上的兹法尔纹路开始运转,魔力利用率要比其他分部的高出一截。

    “呼!好累!不过话说回来,塞棱斯的尤加怎么会在这里出现?”满头大汗的辛诺一屁~股坐下,几分钟后尤加的伤势大概已经处理完毕。

    “按照刚刚的震动来推断的话,他应该是被剧烈的爆炸吹飞到这里的。”

    南希的心中愈发的疑问,“这少年居然在巨兽帕拉加耶的攻势下还能留一口气,真是奇迹。”

    “哼哼,这家伙可是打败过爱尔妮娅的哦!所以尤加能活下来绝对不是什么奇迹。”辛诺自豪地说。

    爱尔妮娅的名字在三大分部之间都有听说,标签就是超级新人。

    “原来如此,这么说来,爱尔妮娅·茉维尔最后也加入了塞棱斯吧?”

    在大多数人会以为沃仑索顿会成为最后赢家的时候,爱尔妮娅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说不定那家伙已经遭遇了不幸了。”

    “关于爱尔妮娅我倒是一点都不担心哦,就算那巨兽再怎么厉害,爱尔妮娅也会很帅气地“嘭”的一声,划着刀光从那里逃出来的。这点程度的事情,怎么可能难倒爱尔妮娅!”

    南希被她的神情打动,“是吗?看来你很信任她啊。”

    “当然当然,爱尔妮娅可是相当可靠哦!她”话刚说到一半,辛诺就低下头去,意识到什么。

    “对不起,明明现在已经不是在学院的时候了。”

    南希摸了摸她的头“有能让你信赖的伙伴,光是这一点,足够让别人羡慕了。”

    辛诺是一个爱笑的人,可自从进入这第四区以来,她发现这里的一切令她逐渐笑不出来。

    而在另一侧,跟随在其后的塞茜莉亚,一直在双手合十祈祷,为自己生命的最后一段旅程献上祷告。

    似乎还有一段路程,就要进入最后的核心地带。

    “呐,南希,给我讲讲精灵公主的故事吧,本想直接去问她,但是那样好像对她过于残忍。”

    “我拒绝。”

    “为什么?没有人生下来就会认为自己的死亡是理所应当的吧!?”

    “我害怕告诉你的话,你只会更加坚定想要拯救塞茜莉亚的想法。精灵一族从很久以前开始就是帝国军的棋子了。所以这看起来是强迫的事情,但实际上却是你情我愿辛诺你还太年轻,这个世界是很残酷的,残酷到不能让你选择到底站在正义还是邪恶的一边,带着个人主义色彩去判断自己的选择,到最后是无法生存的。”

    “南希,我明白了,是不是从进入兹法尔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被迫冠上了兹法尔所谓的大义,被迫要去接受兹法尔做出的一切选择,要以兹法尔希望的方式活着?”辛诺苦笑着。

    “没错,这就是传承的一部分。”

    “这算什么传承,我们简直和被圈养起来的家畜一样啊!!!”
其他书友在看:世界树之吸血鬼之帝无败符尊奇幻神缘末世咸鱼圣人驱魔破案组青鸾乱龙阴凤阳长生十亿年神级魔主嬝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