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七章 战事

    张御在鹤殿下来之后,得知恽尘已用澄心镜为李摩、英颛等人做了一番查验,证实这几人并未曾受到魇魔侵染。

    他见几人都无问题,便对他们言道“我在良州之时,已是通过检正司将驻地一事上报给了两府,相信两府很快会派遣军舟前往那里处置此事,几位不管是想跟着一同前去,还是继续选择留在洲中,都是可以,若是留下,我可为诸位安排一处去处。”

    李摩想了想,道“域外虽不是什么好去处,但却利于我辈修行,还有劳前辈的躯壳也不能舍弃,在下还是要回去域外的。”

    恽尘这时出声道“若几位只为了修行,那也不必一定要去往域外,若是诸位愿意留下,我会通过玄府,向两府和域外那些道派收取各类神异器官,用以供给诸位修行,但是玄府若是下达府令,诸位也需应从。”

    张御微微点头,在瓦解诸多道派之后,诸多修士还需要有相对妥善的安排的,这些事本该由玄首来做,不过现在实则就是交给由恽尘这位玄首弟子来安排了。

    听恽尘这么说,英颛神情平静,没有开口说话,倒是另外两名浑修却是不禁有些心动。

    平心而论,域外实在是太过枯燥了,除了荒原就是废墟。而遭受霜洲人囚困一事后,纵然他们挺到了最后,可也在心灵上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痕迹,他们也实在不想再经历一次类似之事了,若是在洲内也能修行,还能和更多同道交流,那谁还愿意去域外冒险呢?

    恽尘看出他们的犹豫,道“几位既过查验,稍候当重新录名造册,此事不妨先自行商量一下,若是决定留下,那再来寻我便好。”

    李摩看向两名同道,见他们都是点头,便道“那便如此,多谢恽道友,多谢玄正了。”

    明善道人这时走上来,伸手向旁一引,道“几位,请随我来吧。”

    李摩、英颛等人再是一礼,就跟随明善道人先行离去了。

    恽尘则是转过身,对着张御道“玄正,关于玄正上次与我所言些事,眼下我这里有了些眉目,正要找玄正商量。”

    两人随后来至一间内殿之中,恽尘命人找来一副青阳上洲各州郡舆图,摊开在案上,兴致很高道“那天玄正走后,我便命人去各州查访,现已是收回了两座被改为他用的学宫。”

    他伸出手,在舆图的南边和东北角上各自点了一点,道“这两处学宫分别在良州与千州,我们可以先把这两座学宫立起来,而后再慢慢恢复其余学宫。”

    张御道“恽道友可有人手么?”

    恽尘道“我挑选了一些品性出众的修士,问过之后,他们都愿意去往学宫之中任职,此前自海外归来的都护府同道一直都是在归置处安排的地点修行,可那终究不妥,我玄府事还需我玄府自己来为,故我现下也将他们安排到了这两处学宫里。”

    张御详细问了几句,便点头道“这番安排甚为稳妥。”

    恽尘得他称赞,却是叹了一声,有些苦恼道“这些事做起来千头万绪,也是繁琐异常,还需与各地州府打交道,只是学宫之事,往来公函就堆了一堆,虽我应付得来,可是终究是个麻烦,我如今也能明白老师之前为何对诸事不做约束了。”

    张御此刻不难看出来,恽尘虽然嘴上抱怨,可心里却还是十分乐意去做此事的,其人放在真修里,也可以说得上是一个异类了。

    看来竺玄首当初挑选这位做下一任的玄首,也算是挑对了人。

    恽尘再与张御商量了一番具体的事情安排后,就让人把舆图待下去,随后道“近来两府来书,说是准备向北开拓通路,需要我玄府支应人手,老师将此事交托于我,玄正当时不在,故我已经应了下了,还望玄正勿怪。”

    张御道“道友言重,既然玄首既将交于恽道友,那么自当由道友来安排此事。”

    他身为玄正,对于玄府内部的具体安排一般是不会去多插手的,至多只是提出一些建言,他只是负责监察上下,若有人违背规令,那么才会履行权责。

    恽尘十分诚恳的说道“我知道如今情势复杂多变,有许多事情老师其实并未与我明说,许多地方还需要玄正多多帮衬。”

    说到这里,他从袖中拿出一份名单,递给张御,道“这一次去往北方参战的人手已是定下,玄正看一看可有什么不妥。”

    张御拿了过来,他略略一看,这上面大致有三百来人,三十名中位修士,其余皆是低位,这股力量可谓非常可观了,上面并无他之前收拢起来的用于监察人手,显是恽尘知道这里应该有所区分,故是有意避开了。

    他把名单递了回去,道“并无不妥。”

    恽尘道“澄心镜目前只有我一人能用,故我打算分批派人前往,每隔一段时日,我会把人召回来做一番查验,如此可最大程度保证无人受到魇魔侵染。”

    张御略作思忖,道“征战之际,不可苛求太多,如此做也是妥帖,我并无异议。”

    恽尘高兴道“既然如此,那我明日就把这份名单送呈至两府之中了。”

    张御点了点头,他见这里再无事,便就告辞出来,在外面寻到李摩、英颛等人,与他们别过之后,就驾驭遁光离了玄府,不多时落至卫县,在这里乘上飞舟往学宫回返。

    在返回途中,他时不时见到一驾驾载物飞舟往北方而去,穿云轰鸣之声响彻天际,毫无疑问,北方战事正在紧张准备之中。

    一日之后,飞舟回到了开阳学宫上方,只是他很快发现学宫中的气氛与往日有些不同,各处飞舟往来频繁,地面上大多数人都是面色严肃,来去匆匆。

    飞舟缓缓在金台泊台之上停下,舱门旋开,他自里迈步出来。

    李青禾和青曙、青曦听到动静,已经提前等在了这里,此刻皆是执礼相迎,口称“先生。”

    张御道“外面是如何一回事?”

    青曙言道“回禀先生,这几日两府正在调动各方军兵,说是准备开拓北疆,学宫中入学最久的一批学子已是提前结束学业,准备赶赴疆场了。”

    李青禾也道“这几天有不少学宫的师教和学令,也是一样被抽调去北方了,那位与先生印证过的柴教长昨天也走了,他还给先生留下了一封书信,我已摆在先生桌案了。”

    张御点了点头,道“我知晓了。”他这时拿出了三枚薄片,“你们各自拿去一片,小心放在身侧。”

    李青禾三人不知这是什么东西,不过都是依言拿来,并妥帖收好。

    张御问了一些话,得知这段时日除了北方战事之外,并无什么其他事情发生,便就让他们自去,自己步入金台之中换了一身衣袍后,就来到了静室之内。

    他先是查验了一下那枚“知见真灵”,发现这东西与自己走时并无什么太大区别。

    当初桃定符告诉他,“灵舍”大约半月便就“开化”了,可是如今半月已过,却还无动静。

    不过他也记得桃定符曾经提过一句,灵舍开化之时最好御主在身侧,他此前不在这里,很可能是这个原因才导致了“灵舍”开化推延。

    当然,这个灵舍此前没有出现过,此后也不知是否还会有相类似的,有点异处也不奇怪。

    他伸手在灵舍之上轻轻拍了拍,就转身离开这里。而就在他出去后,这灵舍就又微微闪烁了一下。

    张御步出静室,来到了顶层之上,方才踏入进来,就见面前出现了数十只妙丹君的身影,倒并不像之前仅只是单纯一个剪影,而是各有一定的动作,虽几息之后会消失不见,可再过片刻,又有的新的身影现出。

    身旁花架上,真正的妙丹君仰头冲着叫了一声。

    张御伸手上去一抚,这一刻,妙丹君和它的那些身影都是眯起了眼睛,逗弄了一下这头小豹猫,他来至琉璃台之下,在软榻之上坐下,随后又拿出一枚薄片看了看,便陷入了深思之中。

    他本来以为找到界隙之后,就青阳上洲内部而言,玄府事情就只剩下洪山、弥光两派需要解决了,可却没想到,现在多出了造物人这件事。

    本来心回道派是值得信任的,但是现在这个情况,却不能让其进入界隙了。

    那些通过界隙往外洲探索之人,必须既未曾受过魇魔侵扰,且也不能是什么造物人。

    要说眼下最值得信任的,那无疑就只有自东庭都护府到来的一众修士了。

    万明的说法是造物人技术是在六十多年前就比较成熟了,那么指不定也会向都护府送去一些婴孩和小儿,不过他对海外都护府的情况还是较为乐观的。

    浊潮到来后,都护府与本土联系隔绝了六十年,造物人就算能成功活下来,那至少在六十岁以上了,现在应该个个都是年纪很大了,不是修士的话,那么很可能已经死了。

    而现在所有来青阳上洲进学的修士,包括范澜、齐武在内,所有人都是在都护府出生的,这样他们就绝对不是造物,那是最可以信任的,可以安排他们先一步进入界隙,或者干脆再从东庭抽调一些人手过来。

    他看向琉璃窗外,一艘艘的飞舟正在飞起,提醒着他战事正在临近。

    他眸光深远,要应付接下来的局面,以自身现下的实力尚还是有所不足,好在这回去往界隙收获不小,下来当是可以开始推演属于他自身的观想图了。

    ……

    ……
其他书友在看:风水大师闯异界奇融妖刀乱疆废人趣事医妃有毒:王爷,玩命撩月夜之潮城卫:鸾眼阎罗高风盛医星河超武失仙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