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九章 战争别离

    天空中,一个墨蓝色的影子凌空而立,双手各拿着一把甩棍,静静地站着,就仿佛在等待什么人一般。太阳从东方升起,渐渐地,光芒照射到了那人的身上。

    就在第一缕光芒照耀到世间的那一瞬间,唐骥的眼睛微微眯起,显然是被阳光刺目到了。也就是在那一瞬间,太阳的光芒之中,一扇空间门骤然打开,红裙的少女借着逆光窜出,手中的匕首刺向了唐骥的胸口。

    唐骥微微一笑,轻轻一摆动自己手中的甩棍,将少女手中的匕首弹开。但是也就是在这一瞬间,少女穿着高跟鞋的脚已经朝着他的胸口踹了过来。

    唐骥一扭身,高跟鞋那尖锐的金属后跟顺着他的衣襟窜了过去,正好没有伤害到他。紧接着,唐骥一把握住少女纤细的脚踝,顺势一捋,将少女朝着自己的后方拽了过来,另一条胳膊的胳膊肘朝着少女的下颚砸了过去。

    月舟在半空中无处借力,但是被唐骥抓住脚腕的那条腿猛地一弯,整个上半身都朝下坠了过去。与此同时,她打开了一扇空间门,空间门的另一端就在唐骥的身后,她的上半身钻了过去,一把抓住了唐骥的脖领子就要抹唐骥的脖子。

    然而,唐骥似乎没有给她这个机会。他只是手指轻抬压住了少女脚踝上的筋,猛地一撮,少女便感觉到一股浓烈的酥麻痛顺着脚踝攀上了大脑,她的动作便迟滞了一两秒。

    紧接着,唐骥回过身去,脸上依旧带着优雅的微笑,手里的甩棍猛地砸在了少女的肩膀上。听着少女的痛呼,唐骥咧着嘴笑着松开了手,少女的身体便顺着重力朝着地面坠落而去。

    就在半空中,月舟又一次打开了空间门消失在了半空。唐骥也不在意,空间门本身就是他当初用的最好的偷袭技能,虽然现在他失去了这个能力,但是对这个能力再熟悉不过。

    唐骥此时此刻并没有使用除了斥力飞行之外的任何一种神术,因为如果在考察弟子的时候还要用上紫火和引力斥力来战斗,那就太欺负人了。他自己毕竟是个特例,战斗力不能当做参考,月舟已经算得上是擅长战斗的巫师了普通层面的那种。

    下一刻,空间门在唐骥的身后打开,唐骥的嘴角裂开了一丝微笑。因为,他能够明显的感受到,从他的身后飞来的,很明显不是那个小姑娘,而是无数的利刃。

    “飞刀吗利用空间门扔飞刀,还真是奢侈啊。”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唐骥手上动作一点不慢,轻轻拉伸了一下胳膊,就把所有的飞刀扫落。说到底,飞刀并不比枪械占优势,唯一的好处就是没有声音,适合暗杀。

    但是对于唐骥这样精神力强的过头的人来说,暗杀几乎没有任何作用,因为第六感对于他来说就像是本能一样能够被轻易运用。

    空间门瞬间关闭,紧接着另一扇空间门在唐骥的脚下打开,月舟并没有进攻,反而一把拉住了唐骥的脚踝,把他往下拽去。

    “想要利用空间门闭合时产生的空间切割对付我不错的想法,对抗比你强的敌人时用这种取巧的方法可行,但是很容易伤到自己,因为空间门闭合遭受阻力的话,虽然能够让对方上下分离,但是也有可能是对方利用自己的巫术力量强行撑破你的空间门,让你被巫术反噬。”

    说着,唐骥猛地一扭身子,将腿上的手挣脱开来,一脚踩在了月舟的脸上,顺势跳开,身体呈流线型落在了一旁的大楼上。看样子,就算不用飞行,纯粹靠着体术,他也能很轻易的教育自己这个学生。

    就在他落地的一瞬间,一把利刃从一扇仅仅只有拳头大小的空间门当中刺出。唐骥却仿佛早有准备一般,斜着一脚踹在了那胳膊的手腕处。不过唐骥本来估计这一脚至少能把那匕首踹飞,但是谁知道月舟竟然死死地握住了匕首,完全没有松手。

    下一刻,月舟的手缩回了空间门当中,没有给唐骥继续攻击的机会。随及,一股划破气流的尖锐声音从唐骥的身后传来,很明显那是月舟在玩鞭子。

    唐骥向前紧走两步,整个人以脚底为轴心,猛地转了一百八十度,来了个大头朝下,就这么挂在了大楼顶层的边缘上。这并不是任何一种神术或者巫术,这仅仅是简单的对于的运用,用将自己的鞋底粘在了墙壁上,用巫术力量也能做到这一点。

    避开了鞭子,唐骥微笑着抬起了脚,看似是要从大楼上一跃到底,然而却在半空中用五指挂在了墙壁上,在墙上留下了五个洞之后猛地胳膊用力,就仿佛引体向上做过头了一般直接飞跃回到了楼顶,紧接着便将手中的甩棍旋转着扔了出去。

    鞭子缠住了半空中的甩棍,并且卷着甩棍朝着唐骥的方向打了过来。唐骥条件反射一般的用手中的甩棍去敲打鞭子的末梢,借此来卸去鞭子上的力量。但是就在这时,他突然大笑着猛地一个后空翻落在了几米之外的地方。

    就在他刚刚站立的地方,月舟手中的鞭子已经断裂成了几节,连带着甩棍也一起被切割成了三段,水泥的地面上留下了不知多少厘米深的刻痕。

    “把火树银花隐藏在真正的鞭子里用来偷袭,虽然说只能在光照强度足够的地方使用,但是我还是得说,这是个很不错的招数,算是出奇制胜”

    唐骥笑着把甩棍扔在了一旁的地面上,大踏步的走到了月舟的身边,略带着感慨的说道“姑娘,你的战斗能力,已经在所有的巫师当中,进入了前百分之五,剩下的就不是我能教你的了。换句话说,恭喜你,出师了。”

    是的,月舟出师了。唐骥在最开始的时候的战斗水准,其实也就和这个姑娘差不多。只不过在之后,他经历了三周无间断的战斗和提升,战斗力才猛然飙升,其中还有他自己在未来安排的布局和某位大佬的关照

    仔细想想那三周,几乎把唐骥的命要了。每天几个小时甚至十几个小时的高强度战斗,还要兼顾阿兰珈托的实验之类的东西,整整三周只睡了二十多个小时,没有过劳死真是个奇迹

    三周不到,从青城一路打到南都,然后再打到津门一般人恐怕光是死命赶路都受不了,更不要说连绵不断的战斗了

    “”

    唐骥轻轻揉了揉自己的眉心,似乎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又有什么事情似乎没有变化但是为什么,感觉自己好像向下沉了一丝发生了什么

    周围的空气还是空气,水还是水,阳光还是阳光,赤红色的光芒照耀在大地上,让万物勃发出难以言喻的生机,树木生长着,歪歪斜斜但是茁壮

    一切都没有问题,那么到底是什么地方发生了变化就好像,自己被人凭空踢了一脚,从悬崖上坠落不,不是,还是另一种更诡异的东西

    看了一眼天空,赤红色的太阳散发出惊人的热量,照耀着那昏黄色的天空,墨色的云朵飘荡着,似乎是要下起大雨的样子

    “瓦莱莉雅,你感觉这里,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变化吗”唐骥轻声问道。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第六感告诉他,一定有东西变了。如果是幻觉的话,这种东西一般都是针对个人,那么瓦莱莉雅就会告诉他发生了什么。

    瓦莱莉雅疑惑地看了一眼唐骥,然后轻轻摇了摇头“没有啊,什么都没有变,今天也是个大晴天,就像前几天一样。不过昨天晚上到是乌云盖顶,没有看到月亮如果你说的不是天气的话,那我就不知道了。”

    唐骥轻轻点了点头,转身离开,诡异的感觉却在他身边挥之不去。就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被他忘掉了,而且他已经忘掉了他忘掉了某件事这件事本身。

    就在这时,唐骥突然接到了来自于唐蒂亚戈的连线。确切的说,是来自于绮瞳借着唐蒂亚戈的能力所发送过来的消息。

    “快回来,望海市的整合部队要和津门的第一秩序又要开战了第一秩序已经发来了电报,如果我们支持他们并且在战争当中出力的话,他们就承认我们的城市地位并且给我们支援一批基础建设设施和工业化机械”

    唐骥微微皱眉,不由自主的问道“第一秩序和整合部队怎么突然开战了,我才不在两个月,发生了什么”

    绮瞳那边发回来了一个疑惑的表情“拜托,唐骥,你不是吧第一秩序和整合部队都打了好几个月的战争了啊,这两个势力不是一直在交战吗”

    “可是这种程度的战争,完全是在消耗我们人类的有生力量”唐骥皱着眉头说道,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一股浓重的违和感却依旧围绕在他的身边。

    “谁不知道啊,但是争斗不就是人类的本性吗反正我听说长安的狮子王威尔逊都把自己的手下当做雇佣兵派过来了,看来这次战争恐怕会闹得很大我觉得我们最好参与一下,你觉得呢”

    唐骥沉吟着,一阵毫无征兆的头疼袭来。他看了一眼天空中那赤红色的太阳,温暖的阳光没有给他带来一丝暖意,反而让他感觉刺骨的寒凉。

    有什么,有什么东西发生了改变,有什么东西不对整合部队第一秩序战争我唐骥捂着头思索着,然后回应道“知道了,我很快就会回来。”

    “嗯,有你在最好不过。现在除了作为原首都的上都和在偏远地区作为巫师雇佣兵存在的长安,剩下的城市都在把人脑子打出狗脑子,而且猎物运动也愈演愈烈,就算他们在战争当中雇佣巫师雇佣兵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令人憎恶。”

    唐骥轻轻眨了眨眼,感到又一阵的头疼。他感觉,自己忘记了什么,有什么东西被替换掉了,但是他怎么也想不起来究竟发生了什么。然后他拿出了自己的怀表,瞳孔一阵猛烈的收缩。

    那怀表,上面曾经在九点整的第七指针,现在已经被拨到了十点上。

    果然,发生了什么,让终结到来的时间直接往前推了三分之一换言之,这个世界距离死亡,又靠近了一步,那比整个世界彻底毁灭还要更糟糕的结局

    白猫轻轻舔了舔唐骥的下巴,作为动物,她的感知能力远比人类要敏锐,但是她也没有察觉到究竟发生了什么。她只是觉得,似乎有什么事情不对,但是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变化。

    天空中的太阳仿佛睁开了眼睛,那眼睛的边缘却又是一大圈的牙齿,它仿佛就要用自己的眼睛放声歌唱一般,然而却又转瞬恢复了原装。

    外太空,在第三人的视角看着地球,那星球依旧是原本的地球,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这颗星球的时候,总给人一种灰蒙蒙的感觉,就好像,一颗宝石因为静电而吸附了尘埃。

    “”

    尤格索托斯,门之钥,这还是,我们之间的第一次正面对话。

    “”

    没有什么为什么只是觉得,你们的棋子未免也太多了一些,而我这里只有我一个人孤军奋战,很乏味不是么所以呢,就想要做出点什么,让这事情不这么无聊啊。

    “”

    嗯有理,的确,这就是个命运比较浓厚的小位面,既不是世界树主干上的九界,也不像十万年前那样几乎可以被称作命运的焦点,更不是小山海界那样的万界中转站,这里的确平平无奇。但是,这里平平无奇,和我杠你之间有关系吗

    “”

    不错,这里正是我作为人类时的家乡。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我不会让它轻易地落在你们的手里。我宁可斩断这个位面所有的命运丝线,让它坠入无光海,成为一个死亡的世界,进入轮回,也不会让它的命运线成为沙布尼古拉斯的一部分。

    “”

    啊,你不是已经明白了吗人类对于我来说无关紧要,就像人类不会觉得自家楼下墙角的蚂蚁窝里的蚂蚁的生命有多么重要一样。我有感情的是这座房子,又不是这座蚂蚁窝。只是,有人想要鸠占鹊巢,那么在我和你对峙的时候,他们至少能恶心你们一下。

    “”

    我无所谓,但是如果你继续,我就彻底沉没这个位面,然后顺着你身后的线索追寻到每一个你们污秽的位面,一个一个的把那些位面沉没进无光海里去。我想,你们这群从无光海下逃离出来的旧日的支配者们,应该没有勇气回到无光海之下去把位面捞上来

    “”

    呵呵善。

    s

    一百九十九章算上序章是两百章,在下从未断更过,可以说是自豪了。两百章,也是一个新的开始。从这里,世界线会出现大规模的变动,不过我还是会信守承诺凡是出场第一次没有死的人,必定再之后还会再一次出场,就像三十章之前的邱宇一样,他是秦锺第一次出场时身边跟随的人。

    世界变了,时代变了,一切都在想着最坏的方向发展我想向大家展现的是一个充满了恶意的世界,但是在这样一个世界里,总有这么一群坚守着自己的思想的人。他们或许疯狂,或许清明,但是他们明确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而不是苟延残喘

    关于位面,其实一个自成体系的世界就是一个位面。比如一个太阳系,奥尔特云之内的部分就算一个位面;一颗星球加上一个围绕星球旋转的发光体也能算是位面,一个银河系也能算是位面,一片广袤的在虚空中漂浮的大陆也可以被称作位面。凡是自成体系,就能被称作位面。

    两个位面之间只要有曲速引擎以上的科学技术就能进行交互,换句话说其实位面就相当于国界,能够穿过去,但是一般人都不会随便去穿。而且两个位面的规则也有不同,所以一个位面的人到了另一个位面可能会不适应。
其他书友在看:扫黑侠锋重生之掌控世界不合理真相海贼之联盟卡牌系统登录梦魇游戏哈利波特与梅林传人末日疯波庄园霸主梦魇之主女总裁的护身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