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08章 夫妻甜蜜的生活

    实话实说

    楚南国是一个性子比较冷的人,极为不易交心,他有什么事儿一般都放在自己的心里,不太合人,多沟通。

    他本来对张玉娥的印象就一般,自从丁红豆离开之后,他也没心应付单身女人,虽然对方是妻表姐,偶尔还有一些业务上的往来,可平时很少交流谈话。

    此刻,突然间开口问,“你们说啥呢”

    还把张玉娥吓了一跳。

    尴尬的笑了笑,“啊就,就说一点女人之间的话呀”

    丁红豆用胳膊肘怼了一下他,娇嗔的白了他一眼,“你管那么多呢”

    打是亲,骂是爱,稀罕不够用脚踹,这是楚南国作为一个东北老爷们儿,对爱情的定义。

    媳妇儿白了他一眼,他不但不生气,反而满心欢喜的抿着嘴笑。

    张玉娥识趣儿的往一边坐了坐,“我是不是话太多了,你们两口子聊吧我跟爷爷说会儿话去。”

    拽着椅子,坐到了丁文山的身边,细细的询问了一下这几年在美国的情况。

    这边呢

    楚南国边给丁红豆剥虾,边用眼角瞄着她坏笑。

    丁红豆在桌下面踹了他一脚,“干啥呀贼兮兮的”

    楚南国把剥好的虾仁直接塞到她的嘴里,这才一挤眼睛,“我觉得吧,你姐这么多年,就说这句话说对了”

    “啊”丁红豆一时没反应过来,“啥话”

    “人丁不旺,继续再生啊”

    原来他都听见了。

    “滚你的吧”丁红豆的脸红成了一片云霞,“咱俩才刚”

    她咬着嘴唇,把没说完的话咽回去了,“你想得美”

    楚南国借机跟她商量,“咱俩办婚礼的事儿,得赶紧提上日程了啊,我现在有老婆有家,还弄得偷偷摸摸的还有啊,关于楚儿”

    他虽然当着父亲的面,竭力维护丁红豆,可两口子私下了,总要说些贴心的实用的话,“孩子的事儿也得加紧,他总这么个个楞楞的,咱俩啥时候能搬到一起住啊”

    分开这么多年了,他受够离别了。

    丁红豆又何尝不是呢

    然而,还是安慰的在桌下面轻轻拍了拍他的腿,“别急啊,我和爷爷这不是正在想办法吗你放心吧,用不了几天,他就会喜欢你们的,在那之前,咱俩就先分开”

    “不行啊不行”楚南国像个孩子似的,赌气的皱了皱眉,“还分开咱俩都分开5年了”

    丁红豆瞪了他一眼,“那你说怎么办孩子这么犟说什么也不上你家去,那你咋的,你还非得住过来,睡在我和他中间”

    楚南国摇头叹了口气,就像千百个拿儿女没有办法的父母一样,“唉这孩子的犟劲儿随谁呢”

    “随你呗,跟你一样一样的他犟,你也犟,你们爷俩犟一起去了”

    楚南国不服,“要我看,他随你你原来就是个小马驹儿,尥蹶子的时候,谁也弄不了”

    “你说谁呢”丁红豆趁着没人注意,在他的大腿上使劲掐了一把。

    楚南国“嘶”了一声,“真掐呀疼”

    两口子在一起,正是蜜里调油的时候,说话的尺度当然宽了,“你等着啊,你等着回家的,没人的时候我好好也掐掐你”

    “你给我滚”

    “往哪儿滚要滚我也带着你。”

    “呸”

    两口子小声的在一边打情骂俏了。

    这也难怪。

    夫妻团聚,合家欢乐这是人生中最惬意的时刻,两个人尽情的享受着放松的时光,这也是人之常情。

    丁文山虽然和张玉娥说着话,可眼角却不时的瞄着孙女儿一件丁红豆笑眯眯的样子,自己仿佛也快乐着。

    楚云松又何尝不是呢

    瞧见儿子脸上又重新露出了男人的活力,青春的朝气,大孙子又就在左近他也觉得人生自此,夫复何求了。

    酒足饭饱之后。

    所有的人起身准备回家。

    众人走到台阶上,丁红豆拉着张玉娥的手,“姐,天晚了,让我的司机送你吧”

    张玉娥笑的摇了摇头,“不用,我自己开车来的”

    这年月

    女人开车还是新鲜事儿,尤其是开自己的私家车。

    丁红豆欣慰的望着她,“姐,我发现这5年,就你的变化最大”

    抓着她的手臂,轻轻的捏了你,“姐,哪天我去看看小宝,他也快7岁了吧还有,看见你现在的日子过得这么快乐,我也放心了,你也别总说我,你也赶紧找个人下半辈子有个伴儿多好。”

    张玉娥苦笑了一下,“找个伴儿听着挺容易。可像南国这样长情的男人不好找一般人我又不愿意嫁我是离过婚的人,更是不想再错第二回。当初,赵东海唉,不说了,提他我都闹心”

    丁红豆随口问,“嗯你们还有联系吗”

    “他最近总来找我,拿看孩子当借口”张玉娥实话实说,傲娇的挑了挑眉,“他当初出轨那个小会计,以为人家是城里人,能够帮他在事业上飞黄腾达,可现在呢,工厂改制,那女人也下岗了,他自己混的也好不到哪里去,回头一看,我有钱了,他就往上贴呗”

    丁红豆有些担忧的“哦”了一声她不是多话的人,可毕竟还是担心表姐会一时糊涂,再上贼船。

    话虽然没出口。

    张玉娥已经瞧出了这个意思,坚决的摇了摇头,“老妹儿,你放心吧,就算世上的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吃回头草尤其这个回头草还是烂了的我更是连瞧都懒得瞧一眼我现在想想都后悔,当初我是怎么瞎了眼在老赵家忍了那么久”

    她说到了兴奋的地方,不禁有些眉飞色舞,“以前的气,憋在心里一直没出,我总觉得是个事儿,上次我回村儿,故意弄的动静挺大,又是盖房,又是买地,老赵家那个叼老婆子瞧见了,羡慕的眼睛通红,傍晚的时候拎着俩破苹果来家了,明着说是要看小宝,实际上呢,话里话外的让我和他儿子复合,我啐了她一脸花我当着她的面儿就回了做梦吧以前你们瞧不上我,现在你们高攀不起”

    丁红豆乐的一拍手,“姐,你早就该这样了”

    “嗯”张玉娥使劲点了点头,“我呀,心态平和了,我要是放坏,我就把赵东海两口子搅黄了,我让那个小会计也常常被出轨,被抛弃的滋味,可我转念一想,费那劲呢我可不跟赵东海狗扯羊皮的弄不清了,我没工夫搭理他我心里有”

    话说了一半顿住了。

    丁红豆眯着眼睛瞧着她,“咋不说了,心里有人了,谁呀改明我帮你看看”

    张玉娥忽然脸红了,在月色下,倒显出了一种别样的妩媚,“去我不理你了”

    一扭身,大步奔了停车场。

    丁红豆站在台阶上瞧着她,眼睁睁的看着一辆全新的红色桑塔纳开了出来,张玉娥在方向盘后按了按喇叭,又向妹妹招了招手意气风发的去了。

    丁文山老怀大慰毕竟是自己没出五福的小辈,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张玉娥好了,他能不开心吗

    忍不住摸着下巴壳点了点头,“这孩子现在出息的有点人样了明白事儿了,长大了他泉下的父母知道了,也该安慰了”

    丁文山会办事儿,还是得夸孙女婿,“南国,刚才在饭桌上的时候,玉娥都跟我悄悄讲了,说这几年你没少帮衬她,服装厂无论出什么新货,你都无偿的赊给她卖,我得说声谢谢啊”

    楚南国笑着没说话,。

    眼神儿飞快瞄了一眼媳妇儿谢啥呀爱屋及乌张玉娥是丁红豆的表姐,他能不照顾吗

    丁红豆假装没看见他的目光,可心里也觉得甜滋滋的。

    她清了清喉咙,拉着小丁楚到了自己的身边心里知道孩子有情绪,为难的看了一眼楚南国,“那,你跟楚伯伯回家吧我司机还在呢,我送爷爷回去,然后带着孩子回酒店”

    楚南国拧着眉,单手纠结的插在裤袋里当然是不想就此分开了。

    说实话,他也不是个感伤的人,可此刻就是觉得心里酸酸的眼睁睁的看着媳妇和孩子就这么离开,他觉得好像是有人用线扯着他的心,一抽一抽的有点疼。

    丁文山会看眼色。

    也理解他的心情,悄声的对孙女说,“要不,我把楚儿带回去”

    丁楚听到了这句话,立刻反过身子,用双手抱着妈妈的腿,“妈妈在哪儿我在哪儿”

    丁文山没办法了,用手一戳他的额头,“你挺大个老爷们儿,你粘人精,你害不害臊”

    楚南国咬了咬牙,“算了”

    也没再多说,和丁文山告别以后,带着楚云松和楚爱丁,直接开车走了。

    丁红豆望着他的车身消失在拐角,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间觉得心里缺了一块。

    回了酒店

    安置好儿子睡了,她舒舒服服的泡了个热水澡,换上了丝滑的睡衣,正依在床上看书,忽听得有人轻轻的敲门

    ------题外话------

    谢票,,,逗号,剪不断情
其他书友在看:最强小鬼大机械灵珠后传之天玄地黄未知的世界宿羽盗墓笔记2019毒与罪无限之幽灵战舰我不是废柴法师部落冲突之召唤师